旬邑唐家及唐家的传说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4-08 09:35:1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在蒙昧的童年,在我还没有读“天方夜谭”之前,唐家的故事就一个接一个的在大人口口相授里流传,或许因为距离近,或许因为那些曾经的故事还未走太远,总令年幼的孩子们觉得奇妙而荒诞。

我们村距唐家仅数十里远,但因为跨省,且隔着河川,所以唐家在童年的传说里就更扑朔迷离,而孩提时所了解到的唐家,也只是一个接一个的故事片段,那时候我甚至不知道家距唐家到底有多远,不知道唐十三的真名其实叫唐廷铨,更不知道唐廷铨就是康家最有权势的代表,不知道他有一个正五品的官职叫奉政大夫盐运使,关于他年轻时为一女子掷金十三万两赢得“唐十三”谐号的故事,也是很久以后才知道。

文化是一种习惯,一种符号,一个圈子或一个集团,在陕甘边,在旬邑和正宁相衔接的这块区间,流血的历史太多,盛世的名流太少,唐十三的影响力就经久不息,唐十三的故事也代代相传,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小伙伴间争吵,常常梗着脖子大吼:“你就日能的很,唐十三家还缺条金扁担”。这句话的意思无非是说明,这个世界总有你缺少或得不到的东西,你没有什和了不起,你并不是富可抵国,倾国倾城。而爷爷告诉我家族的历史,亦常常会述及同治年间的回乱,会讲述族人聚居的小城被攻破,先辈着背一盘井绳从南沟口的堡子城溜索而下,沿河谷逃命至唐家,依赖唐家的兵团保全了性命,繁衍了世系。

唐家兴旺于清朝中叶,号西北首富,老人家的传言里甚至有“唐家的过去简直比皇帝还奢侈”的说法,据旬邑《唐氏世系谱》记载,“三水唐家”的祖宗是唐应弼。其家族在清初便很有声望,晚清到民国时期,商号已遍及陕西、甘肃、四川、安徽、江苏、福建等13省50多个县,人称“汇兑中国13省、包捐知府道台衔;马走外省不吃人家草,人行四川不歇人家店”的说法。

关于唐家的故事实在太多,许多故事里都透露着奢侈和挥霍,兼或解说着唐家的败落因果,在乡间流传关于唐家的故事中,有一说是当时唐家的老太太一日出门看到别人家牲口粪堆成堆的象个小山包,就啧啧称赞人家的攒下了那么多的土肥,不想她身旁的孙子听了却极是不屑,回敬说那实在没什么好稀罕的,说自家的银子比这都多。老太太不信,笑说孙子哄自己,孙子就发了传信,让全国各地的商号迅速把银子盘收送回三水,半月后,老妇人被孙子牵了去看银子,看到自家大院白花花的银子堆积如山,果真比她曾看到的邻家的粪堆还大,一时激动,竟然笑死在银子堆旁。

还有一个说法,说唐家后来只所以败落,是因为唐家在祭葬礼中用童男儿童男女做祭损了阴公,生养了一个败家子,这笑之挥金如土,某次从各地商号收回三大车金银珠宝,在回三水途中住店时却为店家的女儿着了迷,情愿以三车珠宝换其一吻,店主谋财,谎说小姐害羞,需以纱绸蒙面,却暗里指使一长工假伴女子李代桃僵骗走了三大车珠宝;这不肖子吃喝嫖赌抽,一点点败光了家里百万家财,其父忧愤重疾,临终前遗言,家可败,财可散,祖宗牌坊不可毁,可这小子豪赌输狂,后来连祖宗碑坊也卖给了别人,可购买的人家却认为毁人祖祠不吉,一定要他亲手把碑坊砸毁才肯付现,这小子没辙,就找根麻绳拴着牌楼向前使劲一带,把碑坊的碑楼拉倒就走,甚至不曾回身一望,其实在碑楼倒下的那一刻,碑楼下满满的一窖金元宝已滚落露出。 

从古到今,即使你富可抵国,妻妾成群,华屋豪宅依然是无言的招牌,唐家的家居被称之为唐家大院,鼎盛时有八十七个院落,两千七百多间房屋。据传建造曾历时43年之久,当时每天参加修建大院的铁匠、木匠、画匠等十几个工种多达340多人,到咸丰元年(公元1851年)各种工匠增加到3200多名。 

关于唐家的败落,确切的历史原因是败于同治年间回乱,晚清同治年间,天平天国起义,陕军在左宗棠带领下前往南方镇压太平天国起义,陕西大荔一带回民结集,在白彦虎等带领下发动所谓起义,欲杀尽周边汉人,建立回民国家,多次侵犯关中及陇东等地,后乾元堡夜陷,唐家藏库各库被掠,精细昂贵珍宝被劫之一空,带不动的被回军随手丢弃,次日早晨太村村民拾得路遗发家的有许多。村人有拾得水晶石眼镜片两大抬箱的,绫罗绸缎弃于道路半里皆归捡者。从此以后唐家由胜转衰了,兼之唐家财旺丁不旺,后未能留下子嗣,解放后唐家唯一的养子也在文革中与唐家划清界线,文革中唐家被做为反面教材宣传,曾设地主庄园,阶级教育博物馆,唐家的陵墓被挖,唐廷铨尸骨抛掷荒野、痛加批判。

笔者曾于2007年夏季前往已更名为“旬邑唐家民俗博物馆”的唐家大院观瞻,唐家的八十多家院落现存仅三院,共有中下等房屋一百六十多间。集北方四合院与苏杭园林建筑艺术为一体,处处皆是匠心独具的造艺,可谓碧瓦飞甍,雕梁画栋,从堂屋到庭院,所有的砖雕、石刻、木刻均美仑美奂,令人惊叹。可悲是文革时代的破坏让许多精妙的石雕作品变得残缺不全,许多泥塑至今还保存着文革时的风貌,有红卫兵高举“打倒恶霸地主唐廷铨”的横幅造像,有“打土豪,分田地”类的政治宣扬,点点滴滴记录着那个年代的疯狂,穿越时空,让人感悟着那个时代的无厘头与淡淡忧伤,更为被损毁的艺术构筑感到悲凉。


唐家历史是创造财富的历史,是一份秦商崛起与衰败的历史,也是一份胜败起落的历史。本地有民谚:“穷不过三代,富不过三代。”一代富豪,终成粪土。却也让我们看到生活,“万顷良田,每餐只啖三两米;千间大厦,一宵只睡半张床。”创造财富固然是一种人性贯有的精神,爱和传承却需要社会文明的桥梁。


往期回放:

故乡的饸饹面

庆阳是黄帝的故乡

三月,你不知道故乡有多美!

正宁的腊八习俗

年离我们越来越远

庆阳窑洞——先民温床与温馨记忆

“故乡安兴老城里头”那些往事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