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乐农事》之十五——难忘静乐烧山药

微一静乐2018-06-11 09:03:06

《静乐农事》之十五——难忘静乐烧山药

王彦峰

我出生在静乐,成长在静乐,静乐的山山水水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中;静乐的风土人情深深地融入到我的骨骼、血脉以及灵魂深处。爱好文学的我习惯把文字放在故乡岁月的年轮里去,把美好的情思化作飘逸的云朵,把绽放的情愫化作绵绵的春雨,穿透大地,沁入心扉。文字是心情的宣泄,是表达自己发现的最好途径。离愁别绪,喜怒哀乐,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总有太多的感慨,把我的诗情宣释在那不为人知的画卷中。用心灵之笔,书写故土情怀,用心灵之弦,弹唱山欢水唱。

也许是我孤陋寡闻,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见过哪一位妙笔高手为“烧山药”这种最为普通,却又别具特色的美味成文颂扬。烧山药在静乐究竟流传了多少年,这我无法考究,但它作为一种极为方便普通的食物,早已被静乐人所接受,并且深深地热爱着它。久在他乡,很难吃上一顿地道的烧山药,我常在思绪中慢慢咀嚼烧山药那种带有泥土的清香和焦煳状的味道,心儿就一下子回到了家乡静乐,回到一望无际的田野上,吃起风味独特的烧山药,享受那份回归自然的欢乐和轻松。于是,为烧山药写一篇美文,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我的夙愿。

静乐盛产山药,缘于这里昼夜温差大,黄土深厚。生长在静乐的山药不仅个头大,品种多,淀粉含量也颇高,吃起来软绵香甜,回味悠长。于是山药就成了静乐人的主要食物,几乎天天都要吃,而且花样翻新,百吃不厌,因此乡亲们对山药有着深厚的感情。烧山药并不一定要经常吃,但因为烧山药美味可口,简捷快速,于是便成为静乐人特别青睐的一种食物。我小时候食物较为短缺,没有什么方便面、爆米花、锅巴之类的零食,所以烧山药便成为了儿时最常见的方便食品。吃上一顿烧山药算得上是一种享受,于是每到秋收,总会央求大人们烧山药。场面宏大,味道纯正的烧山药给我的童年带来了莫大的乐趣,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

秋天是烧山药最频繁的季节,农民们秋收季节特别忙,在地里收割庄稼或刨山药,如果回家吃午饭,就要浪费很多时间,为了争分夺秒抢收庄稼,午饭就是烧山药。正宗的烧山药不仅要选择不大不小,表面圆整光滑的好山药,而且对烧山药的柴禾也比较讲究,一般不能用枯死的山药蔓子和湿柴烧,这样烟熏火燎烧出的山药味道不纯。烧山药的行家里手会选择干圪针(沙棘)和柱柴柴(一种发火性很好的落叶灌木),或是干枯的杨柳、松柏枝,这样烧熟的山药清香可口,味道纯正。烧山药一般要选择高地,河沟也行,总之要通风。烧山药有“架火烧”和“底火烧”两种方法,架火烧要把山药放在柴禾堆上,然后点起熊熊之火,让火焰充分和山药接触。底火烧则要将山药放在柴禾下面,用烧过的灰烬焖熟山药,两者的区别是架火烧的山药表皮烧透,擦出来金黄灿烂,吃起来脆生生的,年轻人最爱。底火烧的山药需要在烧过的灰烬里焐一段时间,烧出来的山药软绵可口,是老年人所喜欢的。

烧山药的烟雾在深秋空荡荡的山野上升腾一阵之后,火苗就会随风发出欢快的歌声,似在礼赞这丰收的金秋和勤劳善良的劳动者。此时柴火也不甘寂寞,发出脆裂的爆响,为刨山药的人们鼓劲加油,田野愈发显得生机勃发。深秋的静乐大地,中午时分那会,田野里一个个火堆便会次第燃烧起来,缕缕青烟直上云端,酷像古代传递战情的烽火,遥相呼应,蔚为壮观。不一会儿,山药就会变得焦黑,此时可用柴棍翻动山药,让没有烧到的地方充分接触燃烧的柴禾。十几分钟后,从灰堆里扒拉出黑乎乎的山药,用手去捏一捏,如同鉴别柿子一样,看其是否可捏动,如能捏动,说明其已经熟了,可以下手吃了。吃烧山药有两种吃法,有的人为干净,不想吃外面焦黑的部分,就干脆把焦黑的部分去掉,露出里面沙软疏松的山药瓤,一边吹一边吃,还得一边换手,因为刚烧出来是很烫的。其实外面焦黑的那部分完全去掉也很可惜,因为我的感觉是那部分吃起来别有风味,与众不同,有焦味儿,口感有硬度,里面的部分则没有这种感觉。随手捡起一块平整的涩石头,或是顺手抓些柴草,慢慢把山药外面黑皮摩擦干净,里面焦黄色的脆皮就露了出来。色是黄澄澄的非常美观、诱人,味是焦糊的香味。馋得你立刻就垂涎欲滴了,不顾烫手烫口之险,猛的一口咬下去,那股憋了很久的热气就会冒了出来,那种香甜难以言表。吃烧山药一般会准备大葱,吃一口烫、绵、香的烧山药,咬一口辣得出眼泪的大葱,迎着扑面而来的秋风,那绝对是一种千金难买的享受。

小时候听大人们说有一种青草串过的山药特别好吃,这种山药我是见过的,所谓青草串过的山药,是指在泥土中,山药和青草这两种各不相干的植物,在各自的生长中,青草不知不觉从山药中穿透过去,人们挖到这种山药时总要仔细的观赏一番,并且为这种大自然的杰作惊叹一番,这种山药据说烧了吃味道特别好,我想大概是因为有了青草的芳香之气吧!

秋天是烧山药的季节,秋天的烧山药最好吃,因为山药刚从地里挖出来,新鲜的山药和着泥土的清香有种全新的感觉,让人感到新鲜和喜悦。劳累之后,农人们紧张的心情和身体一下子放松开来,很多人在田野里围着火堆席地而食,天高云淡,秋风送爽,在遍野丰收的美好景色里,在空旷明亮的田野里,大口大口地享受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吃得津津有味,热气腾腾,浑然不觉与天地融为一体,这种场面,这种盛况,是多么的宏大啊!

我特别怀念烧山药这种最亲近自然的吃法,可以说没有任何一种吃法让我如此的动情。如此的难以释怀,烧山药深深地留在了我的记忆深处。这种感情犹如一位老朋友多年不见后突然相遇,让我倍感激动和万分亲切,它是那样的朴实、那样的可口。

不管过去多少岁月,我相信烧山药那一道独特的风景,那纯正的味道永远会留在我的记忆中,它不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淡忘,反而会越来越清晰,愈来愈深刻。烧山药是我心中最清澈的一泓碧水;是我生命旋律中最悠扬的一声欢唱;是我优美诗文中的得意篇章……当我在外地喧嚣,拥挤的生活里停下来休息时,我的心总会飞越万水千山,一次又一次的回到家乡静乐的田野里,点燃那一堆堆希望之火,回味壮观的烧山药场面,品味香甜可口的烧山药……

作者简介

王彦峰:男,汉族,生于197512月,山西静乐人,中共党员,大专文化。1993年从军西北边塞,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安陆军学院(现中国人民解放军边防学院),2007年军转入警。爱好文学、新闻写作,系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世界华人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国际文学艺术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二十三届高研班学员。迄今已在《解放军报》《国防》《中国文艺》《人民军队报》《人民公安报》《甘肃日报》《山西日报》《党的建设》《先锋队》等多家报纸、杂志、网络发表诗歌、散文、小说、新闻、评论、通讯、报告文学等作品计200余万字,出版64万字的文学专辑《边地星光》(上下卷),撰写完成100篇散文、25万字的文集《我在静乐等你》;200首诗、5万字诗集《行吟静乐》,现正在撰写长篇军旅小说《边关有我不寂寞》。

识别二维码,一览“忻晋商”商城,你的宝贝就到家门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