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与评】李德武 · 金 勇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4-03 16:24:1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13



诗与评

【诗与评】诗人读诗,欢迎来稿!




诗与评·13

 


诗:李德武


《虫 鸣》

村庄倒扣在虫鸣里。沙哑
紧紧咬住脚下的土地
深入泥泞,深入
村庄内壁上的铭文

每掘进一寸,就与心中的湖水
贴近一步,碰到坚硬的事物
就与喉结一同滚动
站直骨头,交换半透明的苇叶

一节虫鸣与另一节虫鸣
是时间的两个部分
一部分走向灰烬,另一部分赶去营救
用豁口勾兑时间围墙的高度

那些空心的叙事,回填
时间的土,底下积压着
更多陈旧的虫鸣。人类的耳朵
是你遗弃的盗洞

不是所有的注释和柔软
都能在指尖上打开,或者关闭
虫鸣列队经过的地方
最适合收集村庄的简历


(原刊《中国诗歌学会·公安诗人》2017.4.12,蝈蝈主持)



【作者简介】 李德武,公安诗人,生于1967年,宁夏固原人,写诗、诗歌评论。 



评:金  勇


一首好的诗歌作品,总带给读者视角上的享受和思想上的颤动。我在反复嚼读这首诗时,内心是极具不平静的,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叙述?值得我深思。


我是这样解析这首诗的,它是一首覆含多重寓意的象征体意象诗歌,此诗中作者仅仅只用了一个意象,‘虫鸣’贯穿整首诗的气场,把所蕴含的诗意无限扩展。虫鸣这个意象隐喻的多指含义,它可以单纯地指向一条物象的虫子存在,也可喻意一列穿过村庄的火车。


当作者写第一节呈现村庄的时候,如果用单纯的指向来理解,则是作者对于故乡家园的怀念与精神依恋。虫鸣,恰好就是一列穿过村庄的火车。

第二节他的喻意就浮出水面,虫,即是人的形象,道出了人生存的困境和做人的本真。

第三节,虫鸣形象地与一节节火车揉捏在一起,形成另一种画面视角。而后又转笔回到人的本身。

诗作者巧妙地利用虫鸣,用形象语言,把人,火车,村庄等物象紧密地镶嵌在一起,构成强大的磁场张力。


而他最终所叙述的,我想就是一个嗅着花香,听着虫鸣的宁静村庄,营造一个精神的憧憬和诗意栖居的人生吧! 



【评者简介】金勇,原名李金勇,甘肃陇南康县人,自由诗歌写作者,2013起否定自我书写诗风,从事个体生命的现代诗歌创作,安静书写,少投稿。


 

西汉水文学

智慧的视野  诗意的栖居

责任编辑:陇上犁

投稿邮箱:2311036899@qq.com

欢迎来稿

现代诗5-10首(散文、评论5000字,小说10000字)+清晰生活照(2张)+作者简介(200字)

原创首发 追求精品 谢绝抄袭 文责自负

平台公众号:XHS2016-06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