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识活佛:宗喀巴大师晚年的著作才是最成熟的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5-07 10:37:4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多识仁波切——甘肃天祝藏族自治县朵什寺第六世寺主活佛,西北民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雪域当代深孚众望的学者、藏汉翻译家和教育工作者,以现代语言为您诠释博大精深的藏传佛教文化!


第二佛陀宗喀巴大师的著作共有一百七十三部,从内容上划分,有阐释显乘和密乘两个方面的内容。佛法共分大乘和小乘,小乘分为声闻、缘觉二乘;大乘分为波罗密多乘和金刚乘,金刚乘也称密乘。前者又称因乘,后者也称果乘。因乘果乘法是有一些修法上的区别,这就不多说了。因乘、果乘是从所采取的修道方法来命名的。


显乘和密乘是大乘佛法的两个有机组成部分,显乘是大乘的基础,密乘是大乘的上层建筑。大乘如车,乘就是车的名字,显密二乘如左右车轮。单轮车虽然能行走,怎比得上双轮车的稳健呢?这个双轮车就说的显密双修。地上跑的车可以有单轮,但在天空飞行的雄鹰,必须要具备双翅。显密是有机的结合,不是说可有可无的东西,整个佛法它的基础是显乘,最高的最深的是密乘,所以必须要显密双修,这是我们藏传佛教的一个特点。


在宗喀巴大师之前,藏传佛教中曾出现过重密、轻显;持律排密这两种倾向。宗喀巴大师从思想理论和僧侣修行制度上大力进行了改革整顿,建立了显密双轨学修制度,在很大程度上改善了藏传佛教内部的各行其事、一盘散砂的混乱局面。宗喀巴大师从知与行两个方面重新审视佛陀的思想道德体系,知与行呢?弥勒的《经庄严》里头就说,佛教有两难:一个是知难,一个是行难。知难,是因佛法不是世俗法,世俗当中很多是没有的,新的,这才叫佛法,本身它高深、难度很大,这叫知难。一辈子研究佛学,不一定能精通佛学,这就是太大,面包括得太广。


第二个是即使懂得了知道了以后,做起来很难,修行很难。所以叫知难和行难,两个难。宗喀巴把佛陀的思想道德体系进行了有序的排列和高度的概括后,是文殊和弥勒、无著对大乘佛教思想知行体系的系统化。知就是知识部分,行就是修道部分、实践部分。理论化的总结工作之后,进行了又一次全面的、开创性的整理和总结。


在佛教的历史上,继承、弘扬佛陀教义的圣位、贤位弟子多如天空中的星星。显位就是没有开悟之前,资粮道和加行道的修行人叫做贤位,没有开悟,没有成为圣之前的叫贤位菩萨,圣位就是开悟以后,居于十地的菩萨,叫做圣位菩萨。圣贤弟子,多如天空中的星星,各个星星都发出了不同亮度的光芒。


绝大多数先贤、先圣,都是执一经,修一法者,很多过去的历史上,比如成就师这些,就是修一法的某一个方面修的,不是学者。知一经的,就像我们中国历史上研究《华严经》的、研究《金刚经》的这些。知一经,修一法的,当然也有精通数部经典而随机行化的,但此类为数不多。在中国整个佛教史上,像全面掌握佛教知识这样的大师很少,其中有的侧重于治学,有的侧重于自修,有的侧重于教化,他们都对佛教事业从不同侧面做出了不同程度的贡献,但在总体上,全方位地掌握佛教显密思想体系的、总揽全局者,在佛陀之后,只有龙树、弥勒、无著三圣,开拓性的继承三圣伟业的宗喀巴大师而已,他们堪称佛教宇宙的太阳。第二佛陀就是佛陀之后的佛陀,在历史上,把龙树称做第二佛陀。在藏地,把宗喀巴称为第二佛陀。


宗喀巴大师的著作从内容上分为显密两类,其中概括性纲领性的著作有菩提道次:《菩提道次第广论》,有的人说第广论,这个说错了,分句、断句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次第就是次序,程序的意思,广论就是广说,略论就是略说。菩提道次第广、略论,就是整个佛教知行、显宗全部的总和,就是概论,二论就是显宗的概括。《密宗道次第广论》,就是密乘的总论。前两部是显宗佛法的概论,后一部是密宗佛法的概论,三部论可称做显密的纲领,对佛教思想全局做了充分的展示。


智慧正见是佛教的“大脑”和“眼睛”,在宗喀巴大师的系列著作中,阐释智慧正见的专著共有六部:《缘起理赞》、《辨了义不了义论》、《中论大疏理海论》、《入中论释》、《释义显现论》、《大胜观》、《小胜观》。大胜观就是广论里头的胜观部分,小胜观就是现在我们这本书的后面这个小胜观。胜观是讲哲学的,正见的。小胜观,菩提道次略论的胜观篇,是宗喀巴大师临终前的著作。宗喀巴大师享年六十三岁,克主杰才五十多岁。所以从宗喀巴当时的年代来说,六十多岁,很高寿了。但是现在看起来,很可惜。宗喀巴如果能活上个八、九十岁的话,那著作就更多了。宗喀巴在临圆寂的上半年开始写作略论。所以这个人呀,宗喀巴大师的著作也是一样的,前期、后期,人都是一样的,前期不太成熟,年纪大了成熟了,最成熟的就是略论、胜观,把前面的好多东西的说法都修改了,所以是非常重要的。


学问,各种学术,都是有个前后继承关系。宗喀巴在开始的时候,萨迦派,他的主要几个上师是萨迦派的,任达瓦呀,主要是萨迦派的,所以前期的思想印象比较深,四十岁以前,一般的指四十岁之前的著作,象《般若经注蔓论》,是三十二岁写的,这个简直就是奇书,达唐朵达瓦,译师在开始的时候批判宗喀巴的观点,他提了十八点错误给宗喀巴,后来他成了宗喀巴弟子的弟子,就是现在嘉木样曲吉,就是修哲蚌寺的宗喀巴的大弟子,他成为嘉木样曲吉的弟子。以后他系统以参阅了宗喀巴的著作以后,他很后悔自己的行为,后面写了一个宗喀巴赞,就是忏悔性的。他特别地赞到:宗喀巴大师的著作,简直就是般若的天空,整个地照亮了这个天空。在之前的时候,很多学者,印度和西藏,没有一个象宗喀巴这样全面地阐述这个般若庄严论,广、略论,非常地佩服、赞美。


传递是积善,功德无量!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