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家常事】有父母就有家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5-24 22:23:5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我的母亲王芙蓉,1929年出生,山西省忻州市奇村人。她的名字是我父亲刘仁义改的。我父亲参加八路军时,也就初小水平,被领导挑选为电台报务员。我母亲原叫王福鱼,我父亲嫌福鱼这个名字土,给她改名王芙蓉。

1946年,16岁的母亲嫁给父亲。父亲在家只住了一个星期便返回部队。母亲住在父亲家乡刘家庄,但也经常回娘家。我姥姥孙双梅是个苦命人,1940年死了丈夫,40岁的她带着4个孩子艰难度日。母亲从小就承担起照顾弟弟、妹妹的任务,还要干各种农活儿。

当时,晋北的解放军一度被阎锡山部队打散,母亲和父亲失去了联系。那段时间敌军经常到村里抓人,母亲这样的“匪属”不敢在村里待,经常从一个村庄躲到另一个村庄。

1949年,父亲突然捎回口信,说他所在的解放军部队正在围打太原。知道父亲还活着,母亲大哭一场,她决定要去找父亲,我姥姥和爷爷、奶奶决意不让。她没听他们的话,毅然和同样去找丈夫的媳妇们结伴上了路。从忻州乡下到太原有100公里,到处炮火连天,一路上,母亲她们3个人饿了就向乡亲们讨点水就着干粮吃,夜里就求乡亲们留个宿。她们硬是凭着脚板,用了3天时间走到了太原。

太原的硝烟还未散尽,到处是残墙断壁。母亲碰见解放军的兵就打听父亲的下落,可她说不清父亲是哪支部队,只说父亲是山西忻州刘家庄人,在老家参的军。她在太原打听了3天,急得嗓子冒了烟,也未打听到父亲的消息。其他两个人,同样寻夫无果,加上没了钱,她们只能靠要饭填饱肚子,怀着极度失望的心情回了家。


直到父亲的部队进军大西北,在甘肃甘谷稳定住了一段时间,他才给母亲写了信。母亲不顾晕车劳累,去甘肃甘谷和父亲团聚。这已是1951年的事——两人婚后一别已5年多。母亲在甘肃甘谷住了一个月左右又回到家乡。1952年6月,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我降临人世。

之后,和大多数军人一样,父亲仍四处辗转,与母亲聚少离多。1956年,父亲所在的铁道兵五师修建鹰厦铁路;1960年,父亲他们修建贵昆铁路;1966年,父亲调到基建工程兵61支队修建映秀湾水电站;1974年,父亲部队修建潘家口水库……直到1978年,父亲转业回到山西太原,从此我们才有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家。这期间,母亲总是拉大带小地去看望父亲,有一路的艰辛,也有短聚的欢乐。

记得1966年,父亲在四川都江堰时得了肝炎,我经常看见母亲偷偷落泪。当时我们4个儿女还小,最大的我才14岁,最小的才4岁。但母亲擦干眼泪,一边照料儿女,一边天天到医院看望父亲。长大后,养儿育女的我才慢慢体会到母亲当时的无助与悲痛。

岁月无情,父亲如今已88岁高龄,眼睛看不清,耳朵听不见,生活全靠87岁的母亲照顾。母亲也是残疾人,早年摔断胯骨落下残疾,如今又得了腰椎间盘突出,心脏也有些毛病。父亲一日三餐靠母亲做,甚至倒水、点眼药、拿东西都让母亲来做。有时母亲也会有一些牢骚,会“训斥”父亲几句,说他现在像一个小孩子,但我看得出母亲一直真心实意地爱着父亲。

不少朋友非常羡慕我们,说你们这么大岁数了还有父亲母亲。是啊!有父母就有家,父母爱我们,我们爱父母,亲亲一家人,这就是我们的幸福!


(本文详见2016年第8期《军嫂》杂志)

编辑/牛鹏飞


 “军嫂微平台”(junsaozazhi)为《军嫂》杂志社官方微信公众号,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欢迎投稿(010-53636717、528152233@qq.com)和订阅(010-53636722、QQ528176633)。如需转载《军嫂》杂志原创作品,请与我社联系

最美期刊、最美《军嫂》

让我们因共同的军旅情怀一起营造温暖的精神家园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