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这一场去他妈的人生

Lemon慢镜头2018-06-12 16:29:05


1、

我从没爱过这个世界,它对我也一样。

 

乔任梁抑郁症自杀让抑郁症再一次引起人们的重视。

 

张国荣、翁美玲、崔永元、薛之谦、阮玲玉、三毛,还有一些我们不知道不认识的名字。他们最后有的克服障碍,走了更长的路,有的选择结束,不是因为他们脆弱,而是因为这个世界上可能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吧。

 

这些让我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本书《过于喧嚣的孤独》。

主角是一个处理废纸的工人,在三十五年来每天要压毁无数书籍文献,但他竟然在这三十五年当中饱览群书,包括政府禁读的经典,成为了一个学问高深的人。最后,他抱着心爱的诗集走进了压纸机里,让机器里的沉重书籍渐渐压断自己的肋骨。

 

我总在想人生到底是什么?

生命是由欲望推动的,欲望便是想要。只是有时候所渴望的求而不得,遥遥无期,现实的琐碎又总会使人自我困缚。于是也就知道了,其实,人根本不必等待岁月的侵蚀和摧毁,一个人是可以从内部自我摧毁的,只要到了一定程度的失望和绝望。

 

但是面对自杀这个问题,我想我是不会自杀的。理由和张爱玲一样,她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做过“不自杀”的决定,并将这个决定贯彻了一生,他看懂了生死,当然也看清了自杀这件事,她知道自己自杀之后,这个世界一定不会放过她,鲁迅先生早在几十年之前就说了“小市民总爱听人们的丑闻”,所谓人言可畏。你们想看她自杀,但是她才不会死给你们看呢,你们想以此来满足自己嚼舌的快感,在她自杀后对她指指点点地说,看,我早知道她会自杀的。

 

但是你们休想。

 

普鲁斯特问卷里有一道题:“你最害怕的事情是什么?”

我的答案是:“不能自杀。”




2、

从苏格拉底到叔本华到尼采,博尔赫斯到米兰昆德拉,再到阿兰德波顿,在面对这些问题时,他们都指向了同一处:解题的办法有两种,在生活中绽放凋零,或者在生命的自然中获得平静。


就像世间很多事物,人们并无方法从它寂静的表象上猜测到暗涌,比如几个人和另一个人的相遇,或者他们的离别。

 

最近看了《喜剧总动员》,其中很喜欢沈腾的一个小品。沈腾在剧里是一个话癌患者,因为说了太多的话导致剩下的时间只能说有限的字数,超过字数就会死亡。人的一生也就是这么回事情,需要面对的事情就是这些,必须完成的任务在我们完成之后,我们存在的意义也就没有了,之后再多的东西,恐怕我承受不了。就像小品里的,在这段人生里,说完了该说的话,达到了额定的字数,人生也就该结束了吧。

 

非著名哲学家马男杰波克说了:你要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是却得不到,要么得到了可是却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人生总是如此,对吧?

 

有人会问我:“你上次真正开心是什么时候?”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无论凋零或是平静,你现在唯一该做的,就是继续生活。因为人们只想听自己已经相信的故事,没人会想知道真相。




3、

从甘肃一家六口自杀的销声匿迹到乔任梁抑郁自杀的喧嚣尘上,一个热搜榜首的下滑和崛起需要多久?

 

媒体将这些爆炸性话题一次次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在这个评论成本极低的时代,这些生命、这些话题让每个人过足了一把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看风景的瘾,包括我在内。

 

当#乔任梁自杀#这一话题出现在公众视线的时候,正值甘肃母亲杀子事件处于媒体和公众的胶着状态,受众需要知道一个真相,一个能逼死一家六口自杀的真相。而在媒体记者第一次详细报道这一事件,《盛世的蝼蚁》这一通稿刚刚发布不久,我们会发现所有关于这一事件的大V评论、,微信微博的深度文章,包括这篇通稿全部被删除,当我再输入这个词条时,只剩一些最开始出现的短消息。也就在这个时候,大量媒体的视线引领着公众开始关注乔任梁事件。

 

传播学和新媒体学中都有一个概念:议程设置。

大众媒介往往不能决定人们对某一事件或意见的具体看法,但是可以通过提供信息和安排相关的议题来有效地左右人们关注某些事实和意见,以及他们对议论的先后顺序。

 

于是,各大媒体对于乔任梁事件的大量报道充斥了满屏,让人们不得不将视线转移,在信息爆炸的今天,只要有一个足够谈资的话题,让另一个话题悄无声息的被删也不是一件难事了。

 

近年来这种“匹诺曹式”的议程设置屡见不鲜,作为一个新闻专业的学生,学得一些基本知识,也只不过是在一些消息出现时,比之前看得更清楚一点罢了。记得刚上大一的时候,专业老师总在讲新闻理想什么的。但我觉得记者这个职业距离太远,我的理想还没有那么伟大。

 

我一直很喜欢一个说法:“大人”就是“好吧,算了”凝结而成的砖块。

从不知一腔热血为何物,我就是这样一个现实而凉薄的人。




4、

以前我总在想长生不老是不是一件好事,但对于现在的我而言,

不是。


看《悉达多》里有很多醒世恒言,但我记住了一句话;天真的人们能够爱,这就是他们的秘密。

谢天谢地,我不用孤独而死。

 

给我一杯酒,忘记忧与愁。

以上。



End.

文/考拉

微信公众号:Lemon慢镜头

新浪微博:Lemon考拉

荔枝fm:fm642917 芥末和柠檬的一场宿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