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并购交易案前如果你是李嘉诚的律师你能怎么办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8-23 16:59:0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律师事务所机构

(文章中人物等名称均为化名)

近期,有关李嘉诚旗下资本转向欧洲的消息,在坊间引发热议,而在英国,话说李嘉诚打算“抄底”整个英国,因为这事弄得人家当地的小伙伴前段时间都快要哭了。但终归那是别人家的地盘,这不,他的一桩跨国收购案,却遇到了一点麻烦。9月16日,英国反垄断机构竞争与市场部门CMA发布声明称,正在考虑审查李嘉诚旗下的和记黄埔,提议收购西班牙电信巨头旗下英国移动运营商O2的交易。这意味着,和记黄埔希望成为英国最大移动运营商的计划,需要经历一番鏖战了。

那好,现在问题来了,如果李嘉诚是你老板,作为律师你能为李老板提供哪些法律服务呢?当然,上述嘉诚是你老板这只是一个假设,这也并非法律君今天想跟大家聊的重点,今天的重点想围绕并购业务,作为律师你如何才能做好进阶攻略,以飨读者

(毕竟嘛,律师作为一个服务行业,纵然服务的当事人瞬息万变,但终归而言:老板一定是有的,万一是嘉诚呢!是吧?)

假装以李嘉诚老板为你服务的当事人来要求自己

企及在聊以下话题之前必须有个事情要声明

”首先,你得是一名律师“

否则下述内容对你而言仅仅是”花边“

我本科读的是环境工程专业,是被调剂分配的,我实在无法适应整天在实验室里摇试管的生活,便考了人民大学的法律硕士。研究生毕业的时候,没考上公务员,也没有接到什么价格不菲的offer,想着从律所换到公司容易,但从公司换到律所就不一定能做得来,而且在学校时已经“随大溜”拿下了司法考试,那么辛苦考下来的证不用,着实可惜了,便入了律所。

入了律所,实习一年,诉讼的非诉的,什么案子都做,后来所里做并购的合伙人缺人手,让我去,我便入了并购这一行,一路上并没有太多的左右权衡和另行选择。我也确实喜欢上了律师这个职业,喜欢尽职调查时就像读故事一样去读一个企业的感觉,喜欢出具法律方案时就像历尽艰辛为疑难杂症找到解药时的那种成就感,喜欢奔走于这个项目那个项目之间时的那种充实感,喜欢被奉为专业人士咨询来咨询去的那种满足感,但我也遇到了很大的心理障碍,至今仍然无法很好地驾驭整日里盘算着如何拓宽人脉、签下客户的压力,这也正是很多律师后悔入了这一行的重要原因。

任何职业都不是十全十美的。选择职业就像挑男女朋友一样,关键看自己是不是最看重他(她)的优点,是不是可以忍受他(她)的缺点。所以,在入行前,不妨先问问自己,要入这一行吗?要回答这个问题,可能先要为下面这些问题找到答案:

什么是并购?

并购是指兼并(Merger)和收购(Acquisition),简写为M&A。兼并是指一家企业吸收合并另一家或另几家企业,被吸收合并的公司不再具有主体资格。收购是指一家企业用现金或者其他资产购买另一家企业的股票或者资产,以获得对该企业的全部资产或者某项资产的所有权,以便获得对该企业的控制权的行为。并购实质上是各权利主体依据企业产权做出的制度安排而进行的一种权利让渡行为,通常在一定的财产权利制度和企业制度条件下实施,表现为某一或某一部分权利主体通过出让其拥有的对企业的控制权而获得相应的受益,而另一部分权利主体则通过付出一定代价而获取这部分控制权。因此,企业并购的过程实质上是企业权利主体不断变换的过程 。

专家的定义总是比较拗口。通俗地讲,并购实际上就是各个企业“大鱼吃小鱼”,或者强强联合,或者抱团求援。这其实就是一个买卖的过程,买的一方为了完善自己的产业链,实现战略规划,或者投资获利等目的,在市场上寻找“猎物”,找到合口味的了,并且主人也愿意出手,双方便坐下来谈个买卖的意向,然后买的一方再对“猎物”做个深入了解,双方再谈个价格,把如何买、如何卖的各个细节白纸黑字地写下来,便是进行买卖的合同了。接下来,按照合同的约定,买的一方给钱,或者支付其他等价物,卖的一方给货。有的是给完钱给完货,买卖双方就没什么关系了;有的是给完钱给完货,买卖双方就联姻了,还得共同抓生产抓发展,这个取决于买卖的东西是什么,买卖的方式是什么。

在这个过程中,购买股权或者资产的一方称为收购方,出售股权或者资产的一方称为转让方或被收购方,被出售的股权或者资产对应的公司称为目标公司或者目标公司。股权收购中,转让方是目标公司的股东。资产收购中,转让方就是目标公司本身。

因为收购方付出的常常是摸得着看得见的“真金白银”,想要换回的却是不甚了解的资产或者股权,所以对律师尤为倚重,以下我们主要从收购方律师的角度去谈。其实,反之亦然。

并购业务市场怎样?

中国的并购可以追溯到1984年7月,保定纺织机械厂以承担全部债权债务的形式兼并了保定市针织器材厂,开启了中国并购重组的先河。

此后的三十年,并购便愈演愈烈,日渐成为企业借壳上市,完善产业链,产业结构调整,抢占市场的重要途径。中海油151亿美元收购加拿大尼克森公司,光明食品收购新西兰新莱特乳业、澳大利亚马纳森食品集团、法国红酒制造商,复星医药斥资2.4亿美元收购以色列医疗器械企业,中国知名肉类生产商双汇集团71亿美元收购美国最大生猪及猪肉生产商史密斯菲尔德等,更让中国企业加快了把企业卖出去和从海外买企业的步伐,中国已经掀起了海外并购的热潮。

很多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咨询公司,力图对历年并购的案例数和金额数作个统计,但实际他们只对自己研究或者抽样调查的并购项目进行统计,并不全面。目前,只有海外并购受到商务部门和外汇部门的监管,上市公司的大额并购受到证监会的监管,而其他国有企业的并购,民企的并购和关联企业之间的并购,并没有统一的统计口径,是无法统计的,这个数量也是相当巨大的。根据中国工商银行披露,其2013年参与的重组并购项目就有近800个。经济形势好,大家手头上有钱,乐于投资,于是并购项目就多;经济形势不好,国家要加大投资力度,刺激经济,大企业要趁势吞掉小企业,小企业要合并要重组,并购项目也少不了。

还有一些与并购相互关联而又略有区别的项目,如收购、合并、兼并、资产重组、重组、重整、接管、托管、合资新设公司等,因为律师的服务内容都主要是对目标公司进行尽职调查、协助当事人谈判、起草协议等,所以在律师的服务领域分类中已经不对这些项目作细致的区分,只要是为企业的这些活动提供法律服务的律师,都称为并购律师。这本书所讲的内容,也不仅涉及一方买、一方卖的纯粹的并购业务,还涉及双方合资设立新公司等业务。

并购项目中律师的服务内容主要包括三个部分:

一是尽职调查,调查目标公司的公司概况、注册资金、验资、年检、资质、法人治理、股权变更、对外投资(子分公司)、重要资产(土地、房产、设备)、债权债务、重要合同、关联交易、知识产权、劳动人事(职工安置)、诉讼仲裁、行政处罚、其他需要事项;

二是谈判与协议,与审计、评估等中介机构沟通,制定收购方案,参与谈判,起草协议、章程等法律文书;

三是后续服务,见证协议签署,协助办理工商变更、产权变更。

但并购律师的业务往往并非只局限于此,他们也提供常年法律顾问服务,甚至接手一些由并购引发的诉讼。律师的并购业务其实是源源不断、生生不息的。

并购律师收益如何?

没有统计数据显示律师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介入企业并购领域的,也没有统计数据显示究竟有多少律师以并购为主要业务领域,但律师总人数越来越多,进入并购领域的也越来越多,律师的并购业务技能也越来越成熟,从网上免费下载并购业务的文档模板越来越容易,抢夺客户的竞争越来越激烈,收费也越来越低。

由于所服务的客户具有典型性,所适用的法律具有很强的专业性,并购律师中有三类异军突起:

一是主要为上市公司的并购项目提供服务的,他们往往和证券律师紧密相连,经常和证监会、证券公司打交道,比较典型的是嘉源律师事务所,几乎只有上市公司业务;

二是主要为中央企业和地方国有企业的并购项目提供服务,非常关注国资委、发改委的政策动向,通常以团队的形式分布在各个大中型律所,比如我们的团队,天元律师事务所、大成律师事务所、观韬律师事务所、尚公律师事务所等都有这样的团队;

三是主要为“走出去”的企业提供服务的,这样的涉外业务目前被金杜律师事务所、君合律师事务所、通商律师事务所、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以及外国律师事务所在我国的分支机构垄断。

并购律师的收入也因为服务的客户类型不同而有比较大的差异。最赚钱的当然是涉外的律师,同样的项目规模,涉外项目的收费大概是不涉外项目收费的2.5倍以上,律师的收入当然也是有很大差异的。很多法律专业毕业生挤破脑袋都想往里钻的外资所北京部,通常实行公司化管理,由律所(而不是合伙人律师)发工资,即便刚入门的associator,也有20万元左右的年薪,干上四五年的成熟一点的律师,年薪就到40万元了,再厉害点的,就global pay了。至于外资所的合伙人,虽然单个项目律师费收得高,但是需要承担的成本也高,而且外资所每年能完成的项目远少于国内所,所以合伙人一般也就几百万元的净收入。在国内所做涉外业务的涉外律师,涉外业务的单项收入比外资所的律师略逊,不过外资所不能接诉讼业务,而他们可以接,所以业务范围要更广些。当然,涉外律师的门槛也是很高的,海外名校的学习经历几乎是基本要求。也有的只要求英语好,基本素质好,入门以后律所会送出国去培训,比如高纬绅律师事务所,早期是律所出资送新员工去美国留学一年,后来改为律所出资一半,另一半由新员工个人向律所借资,完成学业回归岗位后用工资偿还。律所在员工身上花了成本,也会要求员工签署至少两年的服务期。

另外,外资所受经济形势的影响很大,经济形势不好,“走出去”或者“走进来”的项目就少,律所的业务就明显下滑,律师就有被裁掉的风险。2013年年末,我有个在美资所北京办事处工作了三年的朋友,就因为律所的business不好,被lay off了。不过,即便被裁,有涉外律所的工作经历,工作是不难找的。同样是涉外,在跨国大公司工作的in-house legal counsel,入门也有20万元左右的年薪,做到总监级别,大概就能到百来万元甚至几百万元了。

做国内业务的,无论是为上市公司服务的,还是为中央企业和地方国有企业服务的,除了金杜等为数不多的几个知名律所按公司化管理外,大部分律所还是合伙型的 “散养”,由各个独立执业的合伙人或者律师个人(而不是律所)统一给助理发工资。一般的行情是,起步的助理每月3000元,干上四五年的成熟一点的律师,每年各种工资提成奖励全算上,税后也就20万元多点,再往上就难了。至于独立执业的合伙人或者律师自己,全靠自己收的律师费吃饭,这样给助理当老板或者仅仅给自己当老板的律师,我们通常称为“老板”(也是我们后文常常提到的Boss),他们独立执业的前几年一般是比较艰难的,收入很少,甚至为负数,上了轨道以后,每年一般能收三五百万元的律师费,也有带助理多、做项目多的极少数并购律师,可以收上千万元,但是这些都是毛收入,扣除税、给助理开的工资、办公成本等,剩下的也就一百万元到几百万元不等。在一个综合性的律所里,并购律师的收入通常并不是最高的。名列律所年收入前几名的,往往是根据案件所涉金额按比例提成收费的诉讼律师或者融资律师。比如,某知名律所2012年的收入冠军,就是因为参与了一个私募项目,按比例对融资金额提成,这一笔律师费便是律所年总收入的一半。我们所前几年的收入冠军,是参与北京旧城区改造的律师,提供拿项目、做项目、融资“一条龙”服务,一单做下来便是普通并购律师三五年的收入。还有一些诉讼律师,接了诉讼标的额大的案子,前期不收费或者收很少的费用,胜诉后根据诉讼标的额按比例收取律师费,也能坐上收入冠军的宝座。不过,这样的案子并不是时时有,而且一个案子一做好几年,所以做融资、做诉讼的律师,是典型的“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而并购律师虽然每单收费不高,但是差不多能一单接着一单,不停地有项目做,有钱进账,属于细水长流型。

并购律师在国内律所干上几年,要换到公司做法务,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如果到大公司做法务,非涉外的,在房地产、网络软件、投融资这些利润丰厚的行业里,工作没两年的初入门者也能拿到10多万元的起步年薪,干上几年,就有三四十万元往上了,坐上总监的位置,就是百八十万元甚至过百万元了。万达曾经开价70万元年薪招法务,不过要求比较高,很久都没有谈到合适的。一般的小公司的法务,熬多少年都熬不过10万元年薪,就不能跟并购律师比了。

所以,做并购律师赚钱吗?如果没有自己的客户,只是给别的律师打工,那么是真正的“拿着民工的工资,操着老板的心”;如果独立执业,业务上了轨道,那么确实是赚钱的,但赚的不是大钱。赚大钱还得做企业。

并购律师的基本技能

基本功——听、说、读、写

有人说,律师个个是人精。这话不假。世上最难对付的是人,律师天天和人打交道,自然百炼成精。尤其并购律师,面对最多的就是老总,没有点能耐,怎么能坐上老总的位置?并购律师要不是百年道行、武功高强,又怎么对付得了他们?

百炼成精也好,百年道行、武功高强也好,都离不开扎实的基本功。律师的基本功,我们且从听、说、读、写这种有形的技能说起。

基本功一:怎么听?

把握有效信息,过滤无关紧要的信息

普通人接受访谈往往想到哪说到哪,毫无章法,你只要听关键点就可以了,比如:

(1)做访谈的时候,如果实在把握不到关键点,你就用“是否”句型提问,可以直接问“是否有长期贷款?”“土地是否是划拨的?”“员工总数是否是×××人?”,并要求被访谈人只用“是”或者“否”回答。

(2)遇到长篇累牍读稿且有效信息少之又少的领导,你昏昏欲睡,但又必须在领导讲完话后予以总结,那么就听层次,领导的讲话稿通常都有个“一”“二”“三”,或者“首先”“其次”“再次”“最后”,一个层次一个意思,你听这些“一”“二”“三”或者“首先”“其次”“再次”“最后”后面带着的一两句话就行。

(3)参加讨论会,大家七嘴八舌,滔滔不绝,有时候会离题万里,有时候讨论半天也没个结论,其实讨论本身的目的就是大家坐在一起,谈谈自己的观点,你要听的不是结论,而是大家的观点和理由,再以这些观点和理由作为参考,作出自己的判断。

(4)谈判桌上双方你言我语,意见不一,常常由一个问题引发一个新的问题,你可以在双方发言结束时再总结一下他们的观点并请他们确认。谈判桌其实最考验基本功,这个我们在后文聊“协议谈判”的时候单独说。

边听边记

每天这会那会,这个项目那个项目的,从项目信息、行业动态,到各种联系方式,各种时间地点,甚至人的长相、爱好、品性,样样都要记。很多人疲于应付,往往忘东忘西、丢三落四。还好,科技发展的时代,我们有很多高科技产品可以借助,最常用的是手机。

被人招呼,却不知道对方是谁,明明觉得见过、认识,却唤不出对方的名字来,多么尴尬。这也难怪,那么多人,很多也就见过一两面,光凭脑子,哪能记得住,不妨用手机偷偷拍个照,下次踏进客户大楼前,温习一下。

顺便说一下,尽量把手机号、座机号、传真号、照片、邮箱、地址、公司名称、职位都存进通讯录里,以便随时查用。当然别忘了给手机加密,并且定期备份。所里有个助理,企业老总给她发了两次短信,告诉她邮箱地址,可是她没有存进通讯录里,也没有备份,结果因为删错了短信,她弄丢了企业老总的邮箱地址,只好又跟企业老总要。企业老总觉得她太不用心,直接给她的老板打电话,要求换人。这个企业老总还算客气的,没有连她的老板一起换掉。

手机还有个摄像的功能,可以当录音用,录音笔就不再是律师的标配了。我们去律协听讲座,就常常用手机录音,带回去给没有时间去现场听课的同事。手机也有office,不过只用来记简单信息,会议记录、访谈记录等,正式记录还是要借助于最传统的纸笔和电脑。

听不懂就问

在客户面前,Boss和道行深一点的助理可以直接提问,因为他们知道怎样的问题是关键,他们也会问得比较有水平。初入律所的助理,有问题不要直接问客户,因为很可能你的问题太浅显,Boss带你见客户,可不是希望你表现你的天真幼稚孤陋寡闻,但你要勇于问Boss、问有经验的助理,问了,懂了,才能进步。

基本功二:怎么说?

作为听众的时候,你最希望对方怎么讲话?关注焦点,切入要害;直接答问,观点明确;思路清晰,层次分明;简单明了,不要废话;声音洪亮,表情达意。对了,所以你在说的时候,就要以此为标准。

关注焦点,切入要害

是指直接讲关键点。每一个项目,都有很多“点”,这些“点”直接影响着领导的决策。举个例子,中央企业收购时,涉及是否清退员工持股,那么员工持股人数,员工入资总额,员工的意愿,法律规定的清退流程,所需时间,就是决定是否清退的“点”。无论是口头汇报,还是书面意见,都要围绕这些“点”来说。当然,要准确把握这些“点”,是需要功力的。大家不妨把自己想象成领导,假设你是领导,你要决策这件事时需要知道些什么,这些就是“点”。

直接答问,观点明确

是指领导问什么,你就答什么,不要答非所问。没听懂领导的问题,可以请领导明确一下。如果领导听完你的口头汇报或者读完你的书面意见以后还有问题,那就是你的口头汇报或者书面意见还不足以用以决策,领导还需要进一步获取信息。你回答领导问时,就不能只是重复口头汇报或者书面意见的内容,要有所拓展和深入。所表述的观点要明确,不要你说半天,领导仍然不知道你是个啥意见。最好用一句话给出结论性意见:是合法的,就说法律上不存在障碍;不是律师可以判断的,就说不属于法律范畴,律师无法给出意见;所掌握的事实还不足以判断,就说还需要调查了解之后才能给意见。

思路清晰,层次分明

是指说话要一层一层意思地一一展开,不要眉毛胡子一把抓,东一下西一下地搅成一锅粥。有个很好的习惯就是,常常使用“第一……第二……第三……”自己说得轻松,听的人也明白。发言完了,还可以给个结束句:“我说完了”。还有个很好的习惯就是,如果时间来得及,说之前尽量列个大纲,不需要很详细,一两个词概括要说的点就行。说的时候对照着来,就不会说着说着,自己也不知道说到哪里去了。

简单明了,不要废话

是指用平实的语言简明扼要地阐述。不要满嘴专业术语,让领导听得云里雾里。领导不会因为你用了几个高深莫测的词,就觉得你法律功底深厚。也不要长篇大论,领导都很忙,没有时间听废话。领导如果需要你再进一步阐述,自然会问的。适当地用一两句话概括一两个类似的例子是可以的,但不需要引经据典,谈古论今,这不是搞学术论证。

声音洪亮,表情达意

这个不难理解,虽然说有理不在声高,但说话一定要让你的听众都听得见。开会的时候,大家可以耐着性着捕捉领导的声音,但是没有几个人愿意竖起耳朵听你的低声细语。表情达意是很高的要求,虽然不需要像演话剧那么夸张,但是,根据所说的内容有些音调、表情、肢体动作的变化,则更容易感染听众。我天生是个大嗓门,爱说,胆子又大,所以从不羞于在人前讲话,但是性子急,总是语速太快。我讲完了,听的人不一定反应过来了。有个朋友建议我说,每次讲话前自己在心里念叨三遍:放慢,变稳。嗯,我得试试,改改这个语速过快的坏毛病。

基本功三:怎么读?

国外的教育,最重视的是读,从preschool(类似于国内的幼儿园)到大学,最主要的家庭作业就是孩子们回家要读多少多少书。国内的教育,最重视的是背,从小背古诗、背课文、背英语单词,入了法学院背法条。读是背的前提,会背书却不一定读了很多书。做律师,恰恰是要求律师多读,读的面要广,读的速度要快。读了,理解了,自然就记住了。

怎么读,首先要知道应该读什么?不同的读物有不同的读法。

法律书

先说读法律书。曾经有好几个小弟小妹让我推荐书。速食文化盛行的今天,已经不太有律师能够静下心来啃学者的大部头,了解某项规定的“美国说”、“日本论”,对于非涉外律师来说,也确实没什么实用价值。所以,出了校门,我买的书也就越来越实在。首选法官写的,比如我看了好几遍的《最高人民法院指导性案例裁判规则理解与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审判指导案例》,孔律师每集必买的《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法官写的,代表着实际的司法把握,让我知道最可能的结果。中国虽然不是判例法国家,但判例却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法官的自由裁量,难案、大案、多发案件也总是根据法院内部对这种类型的案件作出的指导性意见、会议纪要做出判决的。而且法官写的通常是案例,读起来也不那么枯燥。我最喜欢的是既有判决书,又有分析的书。判决书,我就从“本院认为”开始看,前面的部分仅供查阅。然后是法律出版社、法制出版社出版的或者法工委编写的法律释义,主要是公司法、合同法方面的,并购业务中用得最多。孔律师常说,一个律师,把合同法理解透彻了,就可以吃饱了,要是把公司法也读懂了,那就不得了了。我也看其他律师写的关于股权激励、并购重组、风险防范这样的关于新型公司业务的书籍,看看别人的办案手法是最直接的学习。

我是基本不买纯法条的或者法律数据库的。北京市律师协会购买了“北大法宝—中国法律检索系统”,免费提供给律师使用,中央的、地方的,法条、司法解释、案例、实务指南都有,还特别标注了生效日期、失效日期,足够用了。大家不要轻信百度出来的法条,很可能法条已经失效了,也不要轻信百度出来的律师解答,律师的素质本身就是参差不齐。百度出来的东西,我都会拿到“北大法宝—中国法律检索系统”再验证一下。

为查阅方便,我把《公司法》、《劳动合同法》、《合同法》、国资委3号令等常用法条打印下来装订好,作为手边卷。我的笔记本里也随时备着电子版,上不了网的时候可以应急。

财务用书

除了法律,我自学过注册税务师、注册会计师的教材。学习一门新的专业知识,读相应的应试教材是最有效的。应试教育出来的孩子,已经习惯以考试来激励自己学习。最开始读注会教材的时候,什么都不明白,读着读着就犯困。但是“书读百遍,其义自见”这句话真是有道理的,硬啃了好几遍,每一遍都比之前多看懂一些。虽然最终没有通过考试,但所学的知识让我受益匪浅。并购谈的是买卖,买卖中最重要的就是钱,律师当然少不了要阅读大量的财务资料,还要跟企业的财务人员打交道,没有点财务知识,怎么行?我有一次给一家央企的子公司做项目,现场的企业负责人什么都不懂,其他中介也都撤场了。事前也没有通知,央企投资运营部的领导直接把电话打到我这里,跟我对着资产负债表一项一项地聊,固定资产多少,无形资产多少,负债多少,哪些资产比较虚,哪些资产比较实,哪些负债快要偿还了,央企什么时候支付多少款项,可以实际控制多少比较实的资产,等等。还好我心中有数,一一解答。看看,有时候,律师不仅是律师,还得是财务顾问。正因为如此,律师才更加不可替代。

报纸

读报纸,关注时事新闻、行业热点也是很有必要的。这个不是说让大家整体抱着手机电脑看八卦,很多新闻,知道人物、事件、结果,不要别人谈起来时你像外星人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就是了,不需要扒拉细节。倒是行业热点、客户企业的新闻,要好好读读。孔律师每日必看《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看到关于客户的正面新闻,就发短信给客户道贺,以示随时关注;看到由并购引发的诉讼,或者对他人并购项目的解析,或者对煤矿、风电、建筑施工这些我们经常接触的行业的观测,还要上网刨根究底。每个月,孔律师还要组织助理从新闻中挑拣一些典型事件,编一两期期刊——《公司并购、重组法律动态》,既发给客户参考,也传给所里其他律师学习。读得多了,尽职调查的时候读项目资料就不那么费劲了,谈项目也总能找到话说了,客户跟你闲侃薄熙来王志军、王老吉加多宝的时候你也有谈资了,你还可以卖弄一下上海外滩地王争夺战、双汇收购史密斯菲尔德这些并购热点,显示你真正是圈内人。

文学作品

一个律师,专业过硬是基本要求,如果还能有些文学修养,能够妙语连珠、妙笔生花,就更加分了,所以可以读点文学作品。我的入门老师和老板孔律师是典型的文艺青年,喜欢史铁生,喜欢韩寒,所以特能写,每每给客户发期刊,还要在正文里写篇引言。

基本功四:怎么写?

要是放在十几年前,我一定要先强调书法。字写得好看,给人的第一印象就差不了。但是在这个以电脑代笔的年代,练练签名就行了,需要强调的是电脑操作。

别去考计算机一级、计算机二级,或者NIIT、NIEH、ACCP什么的,在我看来,那些都是最没用的证。即便我先生这样的,在外企做了多年的“码农”,也没去考这样那样的计算机证书。对于并购律师来说,熟练使用word、excel、ppt、pdf,会做点图片编辑,会上网查资料就ok了。即便有哪个功能一时间找不到,百度一下,或者问一下,别人一提示,也就明白了。我最烦的就是谁对计算机一点都不熟悉,说半天还是一窍不通,如果真是这样,就花点钱花点时间去参加个office培训班吧。我要把年纪大的律师排除在外,他们不会用电脑,那是历史遗留问题,他们也有足够的资历让助理代劳了。以前遇到过一位老律师,好朋友给了个外号叫“一指功”,只会用两根食指打字。这样打字太慢,索性每次就先手写下来,再请人录入电脑。不过他是做诉讼的,法官或者当事人对文档漂亮与否要求并不高,所以对工作影响不大。

掌握了书写工具,才能谈怎么写并购文档,我们在后文尽职调查、谈判和协议的部分一一细说。

听、说、读、写,这些基本技能都不是一朝而就的,不要想着像司法考试一样,系统地学习一下,过关了才可以入律所的门,而是需要在入门前打底,入门后继续摸索。律师是最需要“干到老,学到老”的职业之一。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