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彩画语 | 走近甘南

中国书画报2018-05-24 11:55:21

  甘南是许多人向往的地方,那里有藏族人民独特的民风民俗、金碧辉煌的寺院、美丽辽阔的草原以及神秘的色彩与气息。在春暖花开的四月,我带领二十多名美术毕业班的学生,去甘南藏区采风写生,搜集创作素材。

  我们从宝鸡出发,沿途领略了关山牧场的温馨、崆峒山的风雪交加、六盘山的陡峭盘旋和麦积山的险峻绝峭,长途跋涉之后来到了位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拉卜楞镇城西的拉卜楞寺。

  拉卜楞寺创建于1709年,是西藏佛教六大喇嘛寺庙之一。走进拉卜楞寺庙的大门,立刻会被浓郁的宗教神秘色彩所感染,更会被佛教信徒们虔诚地心灵所震撼。许多藏族民众、藏族僧侣围着讲经堂从左向右顺时针虔诚地转经,口中念念有词,大概是在祈祷佛祖保佑平安吉祥;大经堂里许多藏族僧侣在专心致志地诵经、做法事;寺院里转经轮的男女老少更是络绎不绝……他们与棕红色、紫红色、金黄色、白色等色彩斑斓的建筑和装饰物交相辉映,构成了拉卜楞寺独特、肃穆、神秘的色彩和气氛,不由令人发出感叹,产生几分敬畏。

夕阳西下时,走过大夏河,站在拉卜楞寺对面的晒佛台,那里是鸟瞰与欣赏拉卜楞寺全貌的最佳地点。放眼望去,全寺尽收眼底,依山而建的寺院建筑群、金碧辉煌的佛殿和素净的白塔,在斜阳的照耀下是那样的壮美。

雪后

  告别拉卜楞寺,我们乘车继续向南行进,来到了位于甘肃、青海、四川三省交界地的郎木寺。那里是一处四面环山、风景秀丽的偏僻小山沟。翻过郎木寺后边的秃山,在山脚下一个较平缓的地方,就是藏民们死后的归宿之地——天葬台。插在山坡上的各色经幡将山坡隔成了一块块小空间。飞旋的老鹰、满山遍野的尸骨、布块、首饰和空气中弥漫的腥臭味,让身临其境的每一个人都不寒而栗,也深深地感受到了藏族人民宗教信仰与风俗习惯的独特、悲壮与神秘。

  次日天还未亮,我们便乘车前往若尔盖草原。汽车在坎坷弯曲的山路上摇晃着爬行。中午时分,在翻越海拔1000多米的高山时,天气突变,风雪交加。此刻,我们乘坐的中巴客车犹如飞翔在云雾之中的飞机,四周是白茫茫的一片。坡陡路滑,司机装上防滑链后车轮依旧在原地打转。无奈之下,大家只好下车体会了一次在风雪之中推车上山的艰辛。同车的一名外国人还好奇地不停拍照片。

  汽车在大雪覆盖的蜿蜒曲折的山路上继续小心翼翼地行驶着。山高、坡陡、弯急,藏族司机的神情异常严肃。他一边开车,一边不停地祈祷着,旁边的一位藏族小伙子还不停地向车窗外抛撒一叠叠印有图画的小纸片,嘴里也是念念有词。此时的车厢内早已没有了欢笑声,也无人打盹,只有几十双睁大了的眼睛。车厢内的空气像凝固了似的,一片寂静,大家觉得似乎走进了另外一个异常紧张甚至恐怖的世界。

拉卜楞寺的僧舍

  经过半天的颠簸和紧张的旅行,终于到达了与若尔盖草原毗邻的若尔盖县城。那里阳光明媚、风和日丽,我们紧张的心情也终于放松了。然而,第二天一觉睡醒,却发现一场大雪在一夜之间给绿色的若尔盖草原披上了银装。

雪后太阳初升,这大概是若尔盖草原最美丽、最迷人,也是一般游人无缘领略和欣赏到的独特风景。阳光下,一望无际的雪原静默、洁白、晶莹、耀眼。白皑皑的原野上,黑色的牦牛、棕色的马群,还有融入雪原中的羊群在缓缓漫步;藏民的小屋青烟袅袅,房前屋后一个个彩色的经幡随风飘动,远处不时传来狗的叫声;在雪原上流淌的一条条小溪边、在清澈明亮的湖泊畔,服饰艳丽的藏族妇女在欢快地洗衣、挑水、唱歌……眼前的一切好似一首银色的诗篇、一幅绝美的画面、一首优雅无声的乐曲。洁白的若尔盖大雪原把我们带进了犹如童话般的梦幻世界。

  甘南之行,虽然充满了艰辛,然而,蕴藏在甘南的神奇和美丽,却是值得每一个曾经拥抱过它的人永远自豪、留恋和回味。(附图为肖亚平水彩画作品)


来源:《中国书画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