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山洼的汉子 | 平林新月人归去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12 19:37:3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现代作家文学社  

现代作家│微刊
欣赏修心品生活

感谢您抽出  · 来阅读此文

走出山洼的汉子,祖籍甘肃积石山,在柴达木腹地工作生活了近30年,退休教师,现居陕西西安。诗词散文及教研论文被多家报刊与微刊采用刊发、推介。写作理念:抒真情怀,写真心情。

平林新月人归去

作者:走出山洼的汉子



       淡远的山,清冽的风,陡然间疯长成梦中的涟漪,眼前是明晰的影子,脑海里翻卷着波涛,那是几十年前的记忆,如今仍是清晰如故。


       噢!记起了,那还是一个风情月白,孤山碧蛙的隆冽冬日的喜怡,似乎周围的一切都显得十分幽静,惟独那遥遥晃晃的烛光,诉说着心中的冤屈。


       倾泻如注的月光,透过漆暗的木搁窗棂洒进了屋里,葱茏幽雅的山体上散发出沁人的馨香,在明月的照耀中徐徐地缓行,激扬起情殇。平静的心在陡然间开始狂欢,湿润的喉也越发地干涸,涌起心头的那一种滋味啊,翻遍所有的字典辞书,恐怕也难以找到合适的字眼来形容了。那是幼稚年代里一种朦胧的好奇,那是懵懂年华一种欣喜的猎获,那是一种激昂心坎的激情,那是一种随心所欲的狂情。徜徉于山花的玉体上,品味那花馨的安然。山花那悠悠的花蒂,激荡溪谷的涟漪。于是,在那个花好月圆的冬夜充满了懵懂未化的好奇,充满了欢欣的寓意。那是我平生第一的失去睡意,无论怎样的努力,总是难能睡去。


       那一架山体静穆地伫立在眼前,咫尺的间距让那欢快的心跳个不停,激荡涟漪的溪谷里,那一屡温润的水滴,婵媛着冬日僵硬的心。慢慢长夜,在轻微的哼唧中过去,晨波的闪烁终于刺痛了心,给我留下30余年仍旧难能忘怀的记忆。


       30余年,在短暂的人生道路上,就那么一瞬。30余年后的今日,你那个悠然的倩影,再一次回旋于脑际的时候,一切都成了地道的“泪眼问花花不语”或是“泪眼倚楼频独语”了。


       那一轮圆月,依旧是昨天的模样;那一个记忆,仍旧清晰如初;那一个清亮,却换了人间。当年的山花啊!如今已变得老弱不堪。

 现代作家文学社

平台投稿邮箱

294207938@qq.com            

总监制:依凝

主     编: 圣湖雅韵

副主编:兰馨

副主编:宋赫

公众号:cqh294207938

主编微信:c294207938

审稿:现代作家文学社编辑部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选稿刊物【现代作家文学】社

杂志投稿邮箱

小说xdzxxiaoshuo@126.com 

散文随笔xdzxsanwen@126.co          

诗歌 xdzxshige@126.com

论文杂文xdzxzawen@126.co 

学生作品xdzxxinxiu@126.com 

书法绘画摄影 cnd666@126.com


【现代作家文学社】微信公众平台属【现代作家文学】杂志社,【现代作家  文学】杂志是【中国现代作家协会】  直属会刊,欢迎投稿。 


长按二维码关注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