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里坤叫做镇西时失踪的那一批宝藏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5-11 22:01:1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微故事】失踪的宝藏

 特约评论员:简单



清末民初的时候,镇西这地儿出了不少有钱人。那时的镇西城就像是商家的天堂,只要有点生意头脑的人在这里随便开个铺面,银子就会如流水般的滚来。在那条满是吆喝声的大街两旁,是店铺林立,生意兴隆,所以镇西城就落得了"西域三大商都"之一的美誉。

 

从镇西商业的起步到逐步走向兴旺,再到后来的节节衰败,历经了一个很长很复杂的过程。这期间发生过无数个故事,有艰苦创业的,有离奇发财的,有破落逃离的,还有带着悬念的。到现在,有些故事还是像传说一样吸引着众多人的眼球。

 


说到带有悬念的故事,没有比一笔宝藏的下落更具诱惑力的了。它会使每个人都眼前一亮,毕竟这是渴望一夜暴富人的发财梦。在镇西,确实流传着有一批宝藏被埋在了城中某个角落的故事,它刺激着寻宝人亢奋的神经。但上百年过去了,没有人能找到这批价值连城的财宝。更为夸张的是,在街头居然有人向寻宝人兜售起了真假难辨的藏宝图。

 

这宝藏据说是一个叫阿根的商人留下的,之所以被埋藏起来,是因为当时的形势逼人,逃亡的紧迫也不允许他有时间带走这批财物。阿根本想有机会再回到镇西时取走这些东西,可土匪的追杀使他命断在了山南,这就使宝藏更增加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阿根本是个来自甘肃的驼客,最初做的是驼队中最下贱的工作。它随着驼队整年往返在镇西与京城之间,后来他攒了些钱就在镇西定居了下来,并进了当时最大的一间商号做伙计。由于他的踏实,再加上干活又能吃苦,很得老板的赏识。日子久了,老板也传授给他一些商场的经营之道,聪慧的阿根都一一记在了心里。

 

没过几年,阿根凭借着在商号做伙计积累下的经验,另起炉灶在这条街上开了一家很小的杂货店,门面虽小,但阿根的心里却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没有人知道阿根后来的家底有多厚,一直到他逃离镇西前,很多人仍然以为他只是这条街上最小一间店铺的老板,就连本地的商会都没有邀请他的加入。当那批宝藏的消息浮出水面时,大家才对他的地下生意有了些了解。

 


原来,阿根在经营自家店铺的几年后,他嫌杂货生意赚钱太慢,于是就把眼光投向了一种足已使他掉脑袋的暴利行业。这高风险与高利润并存的生意就是在黑市上倒卖军火。他的驼队不停地往返于镇西城与惠远城之间,把京城驼队中偷偷贩运夹带的枪枝整理成箱,一小部分卖给当地的马帮,剩下的大部分卖到了遥远的惠远城。

 

阿根的军火生意做的是神不知鬼不觉,是因为他很少亲自出面去谈生意。所有抛头露面的事儿全由他店铺中的一个心腹伙计去做。这个伙计叫阿志,与阿根的年龄相仿,曾经与阿根在同一驼队中当驼客。阿根自立门户后就请来阿志帮他打理生意。俩人都十分信任对方,所以无论是店铺生意还是地下生意,都做的十分红火。


 


阿根并不想扩大自己的店铺生意,但又不能放弃这条街,因为这是他掩护自己军火生意的一个幌子。

 

提着脑袋赚的钱来得实在是太快了,也就是不到十年的光景,阿根就已腰缠万贯。但他生性不喜欢张扬,再说这种生意也不能晾晒在阳光之下,所以他表面上仍是镇西街头不起眼的一个小人物。如果街上所有商号的老板出来斗富,相信阿根的财产应该算是这里数一数二的。阿根的钱见不得光,他更不敢存在钱庄,于是他把所有的财宝都藏在了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

 

阿根一直没有结婚,他是担心自己所做的这些不定哪天就会惹上大麻烦,而单身一人怎么说也容易摆脱,就等着钱赚到足够多的时候全身而退,带着阿志回到甘肃老家去享下半辈子的清福。

 


阿根的生意一直做的很顺,几乎没有遇到过什么坎儿。运枪途中也曾发生过几次有惊无险的事儿,但都被阿志的英勇和机智化解了,只是在阿志身上留下了几个子弹穿过的伤疤。那个兵荒马乱的年头最好卖的就是枪枝弹药了。驼队马帮需要枪来自卫,土匪需要枪来占山头,就连商家也会购买几支枪看家护院。

 

夜路走多了难免会遇见鬼。果不其然,在一批枪枝从镇西运出的一个月后,负责押运驼队的阿志回来了,满身是血的他在午夜敲开了阿根的院门。阿根大吃一惊忙问缘由,阿志道出了驼队途经迪化时被一伙来历不明的土匪洗劫的遭遇。顿时阿根觉得天好像塌了似的,因为惠远城的买家已付了双倍定金,要求这批货必须在指定的时间内到达惠远。突如其来的变故使阿根一愁莫展,就算再组织一批货已没有足够的时间了。于是阿根骑着一匹快马连夜赶往惠远城,准备向买家说明情况并寻求谅解。

 


到达惠远后,阿根见到了那批货的买家。这是在当地很有名的一个匪帮,在他们听到货被抢劫的消息后暴跳如雷。从土匪头子恼羞成怒地言语中阿根知道了这批军火的重要性。原来这些土匪从阿根手里买到货后,然后再以高价卖给另一个匪帮。这次惠远的土匪也收了另一方限时到达的定金,如果不能及时交货,必将引发两个匪帮间的冲突,这个责任阿根是负不起的。阿根在惠远城差点就回不来了,不是他答应了买家用最快速度以半价再组织一批货源,他是无法活着回到镇西城的。临走前,他记住了土匪头子给他扔下的一句话: 若再有闪失,斩掉你的脑袋。

 

回到镇西,他联系了多家有秘密生意往来的驼队为他从京城带货,还好,没用多长时间货就准备齐了。这次阿根对阿志是千叮咛万嘱咐,他让阿志带领驼队在夜间过迪化城,以确保这批货的万无一失。

 


阿志走后,阿根是如坐针毡,整日打探着路上阿志的消息。可三个多月过去了,运货的驼队好像在人间蒸发了,既没有阿根的一点音信,也没有收到惠远城买家的到货信息。这让阿根感到了莫名的恐惧,并生出了一丝不祥的预感。但他还是决定再等上一个月,如果消息还是处于一片真空,他就要离开镇西去逃亡了。

 

阿根做好了一切最坏的打算,他准备在这批货平安到达惠远后就洗手不再染指这种生意。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他把自家的杂货店铺盘给了另外一个商号。


 


一天,阿根偶然在阿志的房间桌子上发现了一封信。信是阿志写给他的,信中说自己鞍前马后地追随了阿根这么多年,却没有得到应得的报酬。他承认上次那批货并非是被抢劫了,而是被他卖给了迪化的一个匪帮,所有一切只不过是给阿根导演了一出戏。信中还提到了这批发往惠远的货,他已联系好了买家,之后就远走高飞。

 

看完信后,阿根大惊失色,就在他思量着如何以最快的速度逃出镇西城时,门外响起了一阵哒哒的马蹄声。透过窗子,阿根看到了一群持枪的人在指手划脚叫嚷着什么?这时他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阿根看到那个为首的人竟然就是惠远城的匪帮买家。已来不及收拾细软了,他快步从马棚牵出一匹马,翻身上了马背,从后门直奔镇西城外。出城后,阿根听到了来自身后的枪声,这场截杀将他一直追到了山南,最终阿根还是没能逃脱这场劫难,暴尸在了荒野之中。

 


阿根到死也不明白阿志为什么会背叛他,本想最后带着阿志一起回老家享福的,没料到作为朋友的阿志会给他带来杀身之祸。而阿志此次的带货逃离也得到了老天的报应,这次他是真的在迪化遇到了劫匪,而且是死在了众匪的乱枪之下。

 

阿根死了,身上只带着一些很少的零钱,关于那批财宝,阿根是一个子儿都没来得及拿走。当阿根的事儿在镇西城被曝光后,那批财宝成为了众多势力找寻的目标,但最后谁也没能找到。

 

后来,城内出现了很多手拿藏宝图的外地人,他们甚至拆了阿根生前的老宅,但掘地三尺也没有挖出过一块银元。

 


对于阿根宝藏的真实性,没有人会怀疑。毕竟这是一个做了十几年黑市军火生意的商人,而且平时深入简出。没有理由不相信他身后会有一大笔钱存世,况且他临逃跑时根本没有时间去取回自已财物。诸多的推测使宝藏成为了一个谜,这个谜存在于镇西城内每一个人的心里。

 

宝藏到底藏在了什么地方?只有死去的阿根知道,虽然没有一丝线索指向那批财宝,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批宝藏至今还在镇西城的某一个角落。


往期哈密潮生活热门原创

1,你知道哈密有一个夜不闭户的地方吗?

2,香港成报对哈密潮生活评论员简单(李炜)的专访实录回顾

3,新疆历史揭秘  一个哈密英雄人物背后那个鲜为人知的历史真相

4,新疆地理揭秘  那些从哈密东天山草原消失的狼群

5,新疆历史揭秘  哈密古墓中那一柄致命的铜刀之谜

6,新疆历史揭秘  哈密人一定要知道唐玄奘在哈密的那些事儿


本期责任编辑:葡小萄,微信号:PXTLW0223

投稿邮箱:67636411@qq.com

  喜欢哈密潮生活就关注一下哦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