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烦你们撒狗粮的让一让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11 01:25:4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我也有

一波狗粮要撒





2016 年的初雪是在南京度过的,那天晚上下起冰碴儿的时候,几乎是惊慌的。我对冬天的雪已经司空见惯,所以没什么兴奋的感觉,当时脑袋里只装着一件事,就是行李箱里单薄的几件衣服能不能撑住降温的这一周。去南京时气温还处在十几度左右,因为没有想到会待这么长时间,所以没有备着过冬的衣服,有天甚至穿着衬衣在四五度的大风里逛了几小时,居然没感冒。

那天雪下得浩浩荡荡,我打开窗户向外面哈白气,有几粒冰碴儿拍在脸上,才切实感受到冬天的气息。实际上,这和北方的雪还是有很大差别的,南方的雪多半掺杂着雨,来得没那么纯粹,因为湿气缠绕,寒冷程度却不亚于北方,还没暖气。我已经很多年没有看过因寒冷结在玻璃上的窗花了。

这依然无法改变我喜欢冬天的事实,尤其喜欢大风里的下雪天。我趴在窗口,举着手机伸出窗外,拍了一条小视频发给当时联系甚密的人,他说,药片要去哪儿请裹成熊。

哦,这么冷的天我当然不会出门了傻鸟。

12 月下旬回杭州和他一起吃饭,看罗曼蒂克消亡史。从家出发,到西湖银泰用了近两个小时,等车,坐错车,走路,从一处赶到另一处,移动中独处的时间让我觉得尤为宝贵,这过程中,因为路过的地方太熟悉,是我路过很多很多次的地方,感慨极了,因此一心想离开杭州,再也不回来。即使这个决定此前就已经摆在这儿了,那天的那段路,又帮我确定了一次。

我决定的去成都待一个月,完成 16 年最后一件能力所及的事,然后去其他地方,随便哪里都好,就此不再回杭。因为不擅长离别,所以没有告诉任何人,他们总会出于本能或情面说几句挽留的话,这将使我困扰。那就谁也不说了,我想。

最后还是在饭桌上的寒暄里投降。他问我之后的打算,面对这个人我一贯说谎的本性无法实施,老老实实交代了。

“我家挺多东西,你有需要的都送你,剩下就打包五十卖了。”

“我不要,你也不许扔。你要回来。”

就此陷入两难的境地。这个人真是讨厌啊。

在南京准备吃素的时候也是,都说了在吃素,非要回来带我吃肉,并且开始胡说八道,“虾是素的,不要紧。”

我:我不。

他:你咋这么坚定。

我:因为我现在吃饱了。

他:我要等你饿了,再劝你。

我:是朋友就请支持我。

他:是朋友怎么能饿着你。

我:请支持沙薇的每一个决定,并一直站在她身后。——萨特

他:萨特还说他人即地狱呢,是朋友才会拉你一起下地狱。

我:如果不想堕落,就不要和倪体运做朋友。——川端康成

他:沙薇早已坠入堕落,深渊之下等待着她的是倪体运。——乔伊斯

我:世人总爱胡说八道,妖言惑众,比如倪体运。——太宰治

他:太宰治在放屁!——维特根斯坦

我:……你太过分了。

圣诞节那天,我们决定在一起,究其原因我想是因为他说太宰治在放屁吧……

他是个攻击性极强的直男,他说吃米饭才是正经事,吃面都是不正经,以至于我想携手山东、山西、陕西、甘肃等地人民攥起小铁拳捶他胸口。他说大部分女生都毫无生活常识不知道啥是路由器,姐们儿明明登了他家路由器找到了 Wi-Fi 密码,他还更着脖子不服气。分不清化妆品和护肤品,这才叫毫无生活常识,说的就是他。

目前让我非常头疼的事是,倪同学非要控制着我戒烟,可我从来都没产生过戒烟的念头啊,因为这事儿昨天真想跟他打一架,考虑到万一下手没轻重给打残了要负责任,还是算了。

反正,也不是不可以戒烟啊,以后慢慢儿来嘛。

除夕零点,他发红包给我,红包名字是“药片不要不开心地胖哦”,那好吧,我要开心地胖[微笑],“不行!不能再胖了!”

年十三回杭州,他在机场捏着我的脸说,还好,没胖太多。“……好了,什么都别说了,我要订机票回去。”

可是,所有想揍他的念头,都在我困的时候他悄悄凑过来的肩膀上化解了。这么一看,倪同学还是挺乖的。

倪同学说,天气好我们就一起晒太阳,下雨就帮我撑伞,头发太长他来帮我梳,帮我剥虾剥螃蟹剥橘子剥核桃,我只要吃吃吃吃(= =)。他剥核桃手艺可以的,夸一下。总之,看起来我可以做个生活上的废人了。

我觉得,现在好像有把伞来遮我头上的雨了。

好了好了,我真的不擅长撒狗粮,就这样儿吧。

然滚滚下班之后快回来,我们还要过节呐~

这是我的药瓶儿。


本文由“135编辑器”提供技术支持

文 / 药片



今天和平常一样,对吧

和平常一样喜欢你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