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溪近作‖《洋瓷碗》(十首)

北方诗歌2018-06-03 07:40:45




子溪近作‖《洋瓷碗》(十首)

 

《洋瓷碗 

 

一滴清油,滴在倒扣的碗底上 
寒冷的冬夜,洋瓷碗 
我喝完了稀粥的洋瓷碗 
又是一盏多么温暖的油灯 

我翻开小学课本 
那微弱的光亮 
只是一行黑黑的汉字 
而母亲的纺车 
却从窗外漏进的月光里 
扯出一根又一根的棉线 

我那时多像母亲精心制作的小油灯 
有一颗洋瓷碗一样易碎的心 
记得我曾经打碎了那只洋瓷碗 
母亲就用她的眼泪 
粘贴地完好如初 

只是那密密麻麻的裂痕 
后来变成了母亲满脸的皱纹

 

《这个上午我把自己坐成了植物的颜色》

 

这个上午,我在河边上的植物里独坐 
那些植物的颜色一直困扰着我 
植物们各有各的的颜色 
有的翠绿,有的鹅黄,有的霜白 
这是因为,它们的长势不同,它们的位置不同 
它们的姓名也不同 
譬如那朵蓝色的牵牛花 
不知不觉开到河堤上了 
那一簇霜白的芦苇,一直待在水边上 
那一堆翠绿的冬青树里 
落满了一大群的麻雀 
我是一个心事很重的人 
看到那些修长的竹子就感到自卑 
看到那棵高大的垂柳就想到了孤独 
看到池塘里的荷花就意乱神迷 
这个上午的时间多么漫长 
天空,大地,远处的山峰都在我的视线里 
出现了不同的光芒,那神性的光芒 
也渐渐弥漫在植物们身上 
我突然发现我自己,一个上午的时间

就像在历史的河流里走了一趟 
全身上下都披满了植物的颜色 

 

《一株草站在路边》 

 

一株草站在路边 
用风的手势 
向我打招呼 
它就像我过去的时光 
吸引着过路的每一个行人 
其实我知道 
它是我用多年的心血 
细心浇灌的 
而路就像我敏感的神经 
我看它一眼也不是 
不看它一眼也不是 
现在它站在路边 
也在等待未来的风霜 
我只是偶尔的路过 
但时间的深处 
它就像一个人一样 
让我走也不是 
不走也不是 
而它一直保持着 
那种惯有的姿势 

 

《寺院的落叶》

 

我看到落叶

在寺院的周围起舞

众神目击的地方

也是如此

 

端坐于庙堂的神

不沐风,也不淋雨

季节在他们眼里

只是出家人的袈裟

 

法力无边的神啊

你也是这片林子的主人

在秋天,我们敬香,点蜡

纸钱落叶一般燃烧

 

《这个秋天我有些孤独》

 

这个秋天什么都不缺

就是缺少一种宽容

让我在某些时候

一度陷入孤独

 

在这样的时候

我寻找风

风吹向了树林

我寻找雨

雨返回了云朵

我寻找你

你困在茫茫人海里

 

秋天还会这样下去的

我发现自己,就像一朵

落了耔的向日葵

空洞的脸盘

吸引不了过路人的眼睛

 

不过有时候我想了想

秋天就是它本来的面目

它让水凉了些,让草木枯黄了些

让我把孤独放在掌心里搓了搓

如果你的手伸过来

就能触摸到发热的部分

 

《山水之间》

 

水逃离山谷

于平静中,开成莲花的形状

山远远地看着

沉默不语

用大片的森林

遮掩内心的忧伤

 

水没有回头

水以柔弱的姿态

让石头发音

石头也会开花啊

它总是开成骨头的形状

让山站起来

离水更近些

 

《爱上一块石头》

 

我撇过风,撇过雨

撇过秋天的草木

爱上了那块石头

而你就在我的身后

我能听见你的心跳

 

我在石头上坐了坐

你身边的风

再一次吹了过来

你眼里的雨水

再一次打湿了那朵秋菊

 

现在,石头和你一样沉默不语

我们刚刚走过的小径

就像一条柔软的绳索

缓慢地,缚住了我的手脚

缚住了更深的秋天

 

《挖洋芋的人》

 

我看见两个挖洋芋的人

一个挖,一个拾

就像一个晒出心事

一个藏下心事

他们是一对中年夫妻

 

风吹着洋芋的叶子

太阳照着洋芋的皮肤

洋芋也想起了心事吧

因为在泥土里待的太久了

只记得春天下种的日子

 

我是一个过路的人

我看了看洋芋

看了看挖洋芋的人

我也想起了心事

因为我也是吃洋芋长大的

 

《山坡》

 

一面山坡的走向

也是父亲和母亲的走向

其实父亲活着的时候

总是用一把撅头

把那面山坡,从东挖到西

再从南挖到北

他一直想让山坡的走向

换一个角度,让庄稼们快活地活着

而母亲,总是用一把菜刀

赶走那些不听话的杂草

让整个山坡,在春天是一个样子

在秋天,是另一种样子

而山坡总是固执地

等到他们把撅头和菜刀

最后又交给儿女们

 

《疼痛》

 

其实我的疼痛和你的疼痛是连在一起的

就像一根绳子的两头挽着两个结

如果斩断其中的任何一个

这根绳子,就会被风吹散,被雨淋湿

然后在时光里,一丝一丝地腐烂成泥

 

其实我的疼痛和你的疼痛不相上下

就像南山有沟壑,北山有风霜

两山之间,还有一条几近枯竭的河流

我们都站在时间的堤岸上眺望远方

头顶一道闪电,也多么像一根易逝的绳子

 

其实我的疼痛也无法代替你的疼痛

我用大片大片的药丸消解仇恨

你用大块大块的往事掩盖伤口

我们只能在漫长的夜里寻找踏实的睡眠

天亮的时候,就会有一缕阳光

像绳子一样,搭在我们彼此的肩上

 

作者简介:子溪,本名余普查,甘肃天水人。上世纪六十年代生。自由写作。诗歌、散文、小说散见于各类报刊,获过多项奖励,有作品入选文集,出散文集三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