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共读 | 《毛毛》(10)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13 11:31:0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毛毛》

 

第十章 一发疯狂的追捕和一次从容的逃遁


老贝波骑着他那辆嘎吱乱响的破车连夜回城。他拼命地往前赶,好像那个灰法官的话仍然在他的耳畔回响:“我们将会了解那个值得注意的孩子……您现在可以确信,被告先生,她再也不会伤害我们了……我们将想尽一切办法……”

 

 

毫无疑问,毛毛面临着极大的危险!必须立即赶到她那里去,警告她当心这种可怕的情况。必须保护她免受灰先生的伤害──他虽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去行动,但他确信一定会想出办法的。老贝波使劲地蹬着车子,他的一缕缕白发随风飘动起来。到圆形露天剧场废墟还有很长一段路程。

 

 

然而,整个圆形露天剧场废墟已经被许多豪华的灰色小汽车团团围住,小汽车的前灯把那里照得一片通明。几十个灰先生在杂草丛生的台阶上下匆匆地搜索着,不放过每一个洞穴。

 

 

终于,他们发现了小石屋的入口,几个灰先生爬了进去。他们将毛毛的床底下,甚至那个砖头砌的炉子里都查看了一遍。

 

 

他们爬出来,拍了拍外衣上的灰土,耸了耸肩膀。

 

 

“这孩子已经远走高飞了。”一个灰先生说。

 

 

“真可气。”另一个灰先生说,“孩子半夜三更不睡觉,到处乱跑什么?”

 

 

“我觉得最可气的是,”第三个灰先生说,“看起来,好像有人及时地警告过她似的。”

 

 

“不可思议。”第一个灰先生又说,“除非那个人比我们还先知道我们的决定。”

 

 

灰先生们你看我,我看你。

 

 

“如果这个孩子真的得到了那个人的告诫,”第三个灰先生琢磨说,“那她肯定已经不在这附近了,我们在这里继续我下去只能是白白地浪费时间。”

 

 

“你有什么更好的主意吗?”

 

 

“依我看,我们必须立即报告中央。这样中央就会下令派大批人力来增援。”

 

 

“那么,中央首先会问我们是否真的彻底搜查过这一带,这样问是很有道理的。”

 

 

“好吧。”第一个灰先生说,“现在,我们首先彻底搜查这周围一带。如果那个小姑娘此刻真的得到了那个人的帮助,我们就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可笑。”另一个灰先生恶狠狠地呵斥道,“在那种情况下,中央可以随时下令投入更多的人力,现在的全体职员都将参加追捕。那个孩子根本逃不出我们的手心。怎么样──行动吧,先生们!你们知道,不认真对待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这天夜里,附近许多人都感到奇怪,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汽车总是一辆接一辆地疾驶而过,即使最偏僻的街巷和颠簸难行的石子路也充满了隆隆的马达声,一直持续到黎明时分,而平时只有在主要的大街上才有这种现象。

 

 

汽车的喧嚣声弄得人们难以入睡。而此时此刻,小毛毛却跟在乌龟后面慢慢地穿过了这座彻夜不得安宁的城市。

 

 

灰先生们成群结队地拼命追逐着,你追我赶,乱成一团,有些人不耐烦地把别人推到一边,他们骂骂咧咧,有些人排成望不到头的纵队,无精打采地跟着前面的人慢慢吞吞地走着。

 

 

大街上汽车拥挤,把巨大的无轨电车围在中间,汽车发动机不时地发出隆隆的响声。商店门口的灯光广告一闪一闪的,一会儿将五颜六色的光洒在杂乱的车辆和人们身上,一会儿又熄灭了。

 

 

毛毛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景象,她像做梦似的紧跟在乌龟后面。他们越过宽阔的广场和明亮的街道,小汽车在他们面前飞驰而过,行人簇拥着他们,但是谁也没有发现这个孩子和这只乌龟。

 

 

他俩用不着给别人让路,一次也没被别人碰着,同时也没有一辆小汽车因为他们的缘故而紧急刹车、因为乌龟好像事先就非常有把握地知道,某时某刻某处没有汽车驶过、没有行人走过似的。因此,他们不必匆匆忙忙,也不必停下来等候。不过使毛毛感到奇怪的是,他们虽然走得非常慢,但却能前进得非常快。

 

 

清道夫老贝波终于来到了古老的圆形露天剧场,他还没有从自行车上跨下来,就在车灯那微弱的光线中发现废墟周围有许多轮胎的痕迹,他把自行车往草地上一扔,便向墙洞跑去。

 

 

“毛毛!”他先是轻轻地叫了一声,然后声音又稍微大一些喊道:“毛毛!”

 

 

没有人回答。

 

 

老贝波咽了口唾沫,他感到喉咙干燥。他爬进墙洞,来到下面那间漆黑的房间里,不知什么东西把他绊了一跤,脚也扭伤了。他用颤抖的手划着一根火柴,向四下看了看。

 

 

用箱子板做的小桌子和两把小椅子翻倒在地,被子和床垫也被人从床上扯了下来,却不见毛毛的影子。

 

 

老贝波咬紧嘴唇,努力克制着自己沙哑的啜泣声,一瞬间,他感到一阵撕心裂肺般的难过。

 

 

“上帝啊!”他自言自语地说,“啊,上帝,他们已经把她带走了。他们把毛毛带走了。我来得太晚了!现在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呢?”火柴烧疼了他的手指,他扔掉火柴,木呆呆地站在黑暗中。

 

 

他很快地又爬到外面,拖着那只扭伤的脚一瘸一拐地向自行车走去。他一跃跨上自行车,飞快地离去。

 

 

“快去找吉吉!”他不住地自言自语着,“快去找吉吉!但愿我能找到他睡觉的仓库。”

 

 

老贝波知道,最近,吉吉为了多挣几个钱,每星期天晚上睡在一个存放汽车零件的仓库里,给人看仓库,因为那里存放的零件以前经常丢失。

 

 

老贝波终于来到那个仓库,他用拳头将门捶得邦邦作响。起初,吉吉在里面屏息静听,还以为是有人要偷汽车零件呢!后来,他听出了老贝波的声音,便开了门。

 

 

“出了什么事?”吉吉吃惊地问道,“你这样粗暴地把我从梦中吵醒,让我怎么受得了。”

 

 

“毛毛……”老贝波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毛毛遇到危险啦!”

 

 

“你说什么?”吉吉问,同时不由自主地一下子从床铺上坐了起来,“毛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反正不是好事。”老贝波仍然喘息着说。接着,他对吉吉讲述了自已经历的一切:垃圾堆上最高法庭的审判,废墟周围的车辙以及毛毛的失踪。当然,他好半天才把这些事情全部讲完,因为他对自已经历的事情很害怕,也担心毛毛的安全,所以显得有点结结巴巴。

 

 

“从一开始,我就预感到。”他最后说,“我就预感到不会有什么好事。现在,他们开始报复了。他们把毛毛劫走了!啊!天哪,吉吉,我们必须赶快帮帮她!可是,该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就在老贝波讲述的时候,吉吉的脸上也渐渐地失去了血色。他觉得,脚下的土地好像猛地被人抽走了似的。一直到刚才,他还以为这一切都不过是一场大游戏。他像对待每次游戏和每个故事那样,虽然十分认真,但却从不考虑后果。有生以来,他头一回感到有一个真实的故事在向前发展,世界上任何想象也不能使它倒退,而他却没有参加!他感到像瘫痪了似的浑身软弱无力。

 

 

“你知道,贝波。”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说道,“也可能,也可能毛毛只是出去散步了。她确实常常出去散步。有一次她甚至在乡下游逛了三天三夜。所以我觉得,现在我们也许完全没有理由这样愁眉苦脸。”

 

 

“那车辙是怎么回事?”老贝波不服气地问道,“还有那被扯到床下的被褥呢?”

 

 

“哦,那,”吉吉支支吾吾地说,“我们假定真的有人到过那儿。但是,谁又告诉你,他们真的发现了毛毛呢?也许她事先已经走了呢。否则,他们就不会这么翻天覆地地到处乱捏了。”

 

 

“如果他们真找到了她呢?”老贝波大喊着说,“那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他抓住这个少年朋友的衣袖,使劲地摇晃着说,“吉吉,别犯傻了!灰先生确实存在!我们必须采取行动了!应该立即行动!”

 

 

“安静点,贝波。”吉吉有点惊慌地口吃着说,“当然,我们要采取行动,但我们必须好好考虑考虑。我们还不知道,究竟该到哪儿去找她。”

 

 

老贝波松开吉吉。“我去找警察!”他激动地说。

 

 

“别慌!”吉吉害怕地大声说,“不能这样做!假如他们真的出动并找到了我们的毛毛,那你知道,他们会怎样对待她吗?你知道吗,贝波?你知道他们会把没有父母。无家可归的孩子送到哪儿去吗?他们会把她送进收容所,那里的窗户上都钉着铁栏杆,你愿意让我们的毛毛遭受这样的痛苦吗?”

 

 

“不愿意。”老贝波一边喃喃地自语着,一边不知所措地呆视着前方,“我不愿意这样,可是万一她真的遇到了危险呢?”

 

 

“可是,你也应该想一想,如果她没有遇到危险呢?”吉吉继续说,“如果她真的只是闲逛去了,而你却向警察局告发了她,那又会怎么样?当她被抓走,最后回头看你一眼的时候……我可不愿意处于那种地位。”

 

 

老贝波一下子坐在桌旁,把脸伏到胳膊上。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叹息道,“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觉得,”吉吉说,“无论如何,我们要等到明天或者后天,然后再采取行动。如果那时候她还没回来,我们再去找警察也不迟。不过,那时候也许一切都恢复正常了,到时候,说不定我们三个人都要为这些不必要的烦恼而捧腹大笑呢!”

 

 

“你这样想吗?”老贝波嘟哝着说,同时,他感到一种难以忍受的疲倦猛然向他袭来,对这位老人来说,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有点太多了。

 

 

“肯定会这样,”吉吉一边回答,一边为老贝波从扭伤的脚上脱下鞋子,扶他躺到床上,并用一块湿毛巾包住他的脚。

 

 

“会恢复正常的。”他温柔地说,“一切都会恢复正常的。”

 

 

当吉吉看到老贝波已经进入梦乡时,长叹一声躺在地板上,把外衣当了枕头。但是他却睡不着。这一夜,他翻来覆去地想着灰先生,在他那迄今为止无忧无虑的生活中,他头一次感到了害怕。

 

 

时间储蓄银行指挥部发出命令,要投入更多的人力。城里所有的代理人都接到了命令,他们将停止一切正常的工作,全力以赴去寻找小姑娘毛毛。于是,每条街上都布满了灰色的人影,他们甚至爬到屋顶上,钻进下水道里,偷偷地监视着火车站、飞机场、公共汽车和有轨电车──总之,他们无处不在。然而,他们却没有找到毛毛。

 

 

“喂,小乌龟,”毛毛问,“你要把我带到哪儿去呀?”他俩正在穿过一个昏暗的后院。

 

 

“别怕!”乌龟甲壳上出现两个字。

 

 

“我没有害怕。”毛毛认出乌龟甲壳上的字以后说。

 

 

实际上,她主要是说给自己听的,为了给自己壮壮胆,因为她的确已经有些害怕了。

 

 

乌龟带着她走的路变得越来越奇特、越来越复杂了。他们走过花园,越过桥梁,穿过立交桥的地下通道、一座座城门和一条条楼房的过道,是的,他们甚至穿过好几条地下道。

 

 

如果毛毛知道所有的灰先生都在追捕她,寻找她,那她可能会更加害怕,但她对此却一无所知,所以她现在能够耐心地跟着乌龟走在错综复杂的道路上。一切都很顺利,就像先前走过交叉路口时乌龟能准确地找到正确的方向那样,现在,它也能预知追踪者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出现。有时候,他们刚从某处离开,灰先生就赶到了。但他们彼此从未碰上。

 

 

“真高兴,我现在已经能很好地认出你甲壳上的字了。”毛毛无忧无虑地说,“你没有发觉吗?”

 

 

乌龟甲壳上像报警似的闪烁出这样的字迹:“安静!”

 

 

毛毛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她明白了这个指示的含义。忽然,三个黑影从他们面前匆匆地走了过去。

 

 

此时,他们已经来到市区,这里的房屋显得越来越灰白,越来越破旧。高高的公寓楼房上,墙皮已经驳落,大街上,坑坑洼洼的,积满了水。这里四周暗淡无光,行人稀少。

 

 

时间储蓄银行指挥部得到消息说已经发现了那个小姑娘毛毛。

 

 

“好。”指挥部的人回答,“抓住她了吗?”

 

 

“没有,她好像突然被大地吞没了似的,又在我们面前消失了。”

 

 

“这怎么可能呢?”

 

 

“我们自己也这样问。她不会在那个地方的。”

 

 

“你们看见她的时候,她在什么地方?”

 

 

“只是一瞬间。那时候是在我们完全不熟悉的一个市区。”

 

 

“这样的市区是没有的。”时间储蓄银行指挥部的人肯定地说。

 

 

“但是,很明显,情况就是这样。那时──怎么说呢?──好像那个市区位于时间的边缘。那个孩子正在向那个边缘靠近。”

 

 

“什么?”指挥部的灰先生惊叫起来,“赶快!你们必须抓住她,要不惜一切代价!明白吗?”

 

 

“明白!”一种死灰般的声音回答道。

 

 

起初,毛毛还以为是天亮了呢,这罕见的光来得的确很突然,也就是说,那光是在他们刚拐过墙角,来到一条大街上的那一瞬间出现的。这里既不是黑夜,也不是白天。那种朦胧的景象使人觉得既不像黎明,也不像黄昏。这里的光使一切物体的轮廓勉强清晰地呈现出来,可是,看起来,又不是从某一个地方发射出来的,更确切地说,它是同时从四面八方射来的。

 

 

因为又黑又长的阴影同时向各个方向延伸,甚至街上最小的石子也像那棵树那栋房屋和那边的纪念碑那样,同时被前后左右的光照亮。

 

 

另外,那座纪念碑看起来也非常特别,巨大的黑色石头基座上立着一个特大的白色的蛋。

 

 

这就是那座纪念碑。

 

 

这里的房屋也和毛毛见过的房屋完全不同,它们外面很白,窗户里面却一片漆黑,所以也无法看出里面究竟有没有人居住。因此毛毛总是觉得这些房屋根本不是为了居住的,而是为了另一个神秘的目的。

 

 

这里的街道也都是空空荡荡的,不仅没有行人,也没有狗、小鸟和汽车。一切都是静止的,就像扣在玻璃罩里面似的。这里甚至连一点风丝儿也没有。

 

 

毛毛感到十分惊讶,尽管乌龟现在爬得比刚才还慢,但他们在这里前进得却更快了。

 

 

在这个奇特的市区之外仍然是黑夜,那里有三辆豪华的小汽车,开着明亮的前灯,正沿着一条坎坷不平的街道追赶着,每辆汽车里都坐着好几个灰先生。当他们快要拐进那条出现奇异光辉的、两边都是白色楼房的街道时,坐在最前面那辆车里的一个灰先生发现了毛毛。

 

 

然而,当他们刚到达街角时,却发生了一些令人极其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在那个地方,小汽车突然不能前进了。司机用脚猛踩油门,车轮发出阵阵的怪响,但汽车仍然原地不动,好像它们停在一个以同样速度向相反方向转动的传送带上似的。他们越加快速度,汽车越前进不了。灰先生一发现这种情况,就立即骂骂咧咧地从汽车上跳下来,想徒步追赶毛毛。这时候,他们恰好能够远远地看见她。他们咬牙切齿地向前猛跑,当他们精疲力竭。不得不停下来时发现自己不过刚刚向前跑了十米左右,而毛毛却在远处雪白的房屋之间消失了。

 

 

“完了。”灰先生中的一个说道,“完了,全完了!现在,我们再也抓不住她了。”

 

 

“我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先前那个灰先生说,“不过,现在的主要问题是,我们是否能争取把汽车失灵这件事作为减刑的条件而使我们得到宽恕。”

 

 

“您的意思是我们将会受到审判,是吗?”

 

 

“不错,我们肯定不会受到嘉奖。”

 

 

所有参加追捕的灰先生都把脑袋耷拉下来,有的坐在汽车的水箱上,有的坐在保险杠上。

 

 

他们觉得,事已如此,着急也没有用了。

 

 

毛毛跟在乌龟后面,已经走了很远很远,她也不知道曲曲折折走过了多少空旷、雪白的街道和广场。因为他们走得十分缓慢,所以,她感到街道仿佛在他们脚下滑行,楼房好像从他们身边飞过。乌龟又拐进一个路口,毛毛在后面紧紧地跟随

 

──忽然,她吃惊地站住了。

 

 

这条街上的景象又是别具一格,与她刚才看到的更加不同了。

 

 

这实在是一条再窄不过的小巷,左右两边那些相互紧挨着的房屋,看起来就像小巧玲珑的宫殿,有漂亮的小钟楼,凸出的小窗户和小阳台,仿佛它们从不可思议的年代起就立在海底,现在突然上升并从海藻和海带中间冒了出来似的,还带着贝壳和珊瑚。整个小城如同珍珠贝那样闪着五颜六色的柔和的光。

 

 

小巷的尽头横着一幢楼房,楼房正中有一个青铜大门,大门上装饰着一些十分精美的人物雕像。

 

 

毛毛一抬头,刚好看见墙上的路牌。那是一块白色的大理石,上面刻着三个金字:

 

 

从没巷

 

 

毛毛只顾看路牌和那上面的字,稍微耽搁了片刻,乌龟却已经爬了很远,几乎已经到了小巷尽头的那幢楼房跟前。

 

 

“等等我,小乌龟!”毛毛大声喊道,可是,她感到奇怪的是竟然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相反,乌龟却好像听见了似的,因为它已经停了下来,在向周围观看。毛毛想追上乌龟,可是,当她走进“从没巷”的时候,突然感到像在水里逆着一股强大的急流游泳似的,或者说,像顶着一阵猛烈却又感觉不到的、简直要把她吹回去的飓风前进似的。她侧着身子抵挡着那种神秘的压力,同时用手扒着墙上凸出的石头,后来她甚至不得不手脚并用地向前爬去。

 

 

“我过不去!”最后,她向蹲在小巷尽头的乌龟大喊道,“帮帮我呀!”

 

 

乌龟慢慢返回来。当它终于爬到毛毛跟前时,龟甲上显示出这样几个字:“退着走!”

 

 

毛毛试着转过身,退着走。果然,她成功了,没有任何困难便又继续前进了。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与此同时她身上发生的事情。也就是说,她在往回走的同时,也在往回思索、往回呼吸并感到自己越来越小了,总之──她的生命也正在往回倒退。

 

 

终于,她的后背碰到坚硬的东西。她转身一看,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小巷尽头那幢楼房跟前。她不禁有些害怕了,因为那个雕有人像的青铜大门从近处看去突然显得巨大无比。

 

 

“我要不要爬上去?”毛毛疑虑重重地想。但是,就在这一刹那间,两扇沉重的大门已经自动地打开了。毛毛仍然站着没动,因为她发现门上有一个宽大的牌子。一只白色的独角兽驮着那个牌子,牌子上写着三个字:

 

 

无处楼

 

 

由于毛毛读得很慢,所以当她读完这几个字时,那两扇大门都快要慢慢地重新合上了。

 

 

她一闪身飞快地钻了进去,紧接着,沉重的大门就在她背后砰的一声关上了,发出一阵低沉的轰隆声。

 

 

现在,她站在一个高高的长廊上。左右两边各立着一排裸体的男女雕像,它们之间的距离完全相同,看起来,好像是它们在扛着屋顶似的。刚才那股神秘的逆流在这里已经觉察不到了。

 

 

毛毛跟着小乌龟走过长廊。在长廊的尽头,乌龟停在一个很小的门口,毛毛要弯下腰才能勉强通过。

 

 

“我们到了。”几个字出现在龟甲上。

 

 

毛毛蹲下来,看见自己正好面对着小门上的一个牌子,上面写道:

 

 

塞昆杜斯·米努土司·侯拉师傅

 

 

毛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下定决心,然后按了一下小铃。

 

 

小门打开了,她听见里面传来各种各样音乐般的滴答声和叮当声。毛毛跟着乌龟走了进去,小门在她身后也自动地关了。

 


打卡问题:


灰先生们完全不熟悉的市区是哪里?毛毛到了那里吗?


汛洲岛摆渡人
让孩子读得更有深度、更有温度!

阅读摆渡|整本阅读|每日共读

如果喜欢,别忘点赞!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