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我是陈灿,和他纠缠了十年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5-21 18:57:4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今天去监狱看他后去了他家,他老婆带着他女儿刚买完菜回家,小孩在前面跑,她老婆在后面喊,阿灿,慢点跑。

我是上高中的时候知道他的,高一刚开学,他坐在我旁边,中间隔了一条不宽的走道,大概就一个手臂能碰上他的桌子,那个学校我中考拼了命才考上,他却是发挥失常迫不得已才上的,虽然挂着省级示范性高中的牌子,但是说实话我觉得没有特别好。

开学第一天,班上竞选班长,我竞选的副班长,在班上我的成绩一般,我是被老师点上去的,副班长的官名最大但是事情不用做什么。唱票的时候,我得的票数最多,他是写票数的,他下了讲台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你是陈灿吗?不错啊你。

我尴尬的笑了笑,反问他的名字。

他在本子上写了他的名字,很有气概,有种我就是这么屌的感觉。

他的成绩很好,穿的也很好,因为初中就是本校的原因,朋友圈也很广。

他很随性,别人和他说什么也会答。第一次月考后,老师按组分座位,我是他同桌。

开始我不怎么说话,坐在他旁边很尴尬,那时候他叫我的时候就叫我副班长副班长。

有天我起晚了,没来得及吃早饭,饿趴在桌上,他给了我一盒饼干说,副班长,又起晚了吧,早饭不吃对胃不好。

读到半个学期,班长忽然转走了,转去了给更好的高中,有时候老师要开会就叫我管纪律,每次我都是坐在讲台上,班上有人说话只要不是太吵我也不会管,等老师一出会议室的门我就说大家不要吵了老师来了。

班上没有班长是不行的,老师这次没有投票,直接任命他做的班长。

他笑得很欠揍,要我叫他老大。

我和他的差距大概就是上一节数学课,我们说了一节课的话,最后他弄懂了老师说的说啥,我连老师说的哪一节都不知道。

有不少老师反映陈灿上课不守纪律,包庇同学。没多久我就被撤了职。

其实我不在意什么,我那天真的太困了,一下课就趴在桌上,他放学前问我是不是不开心,我说没有不开心,他请我吃了晚饭。

之后有一天他突然问我一个朋友好不好看,我说你喜欢她吗?他鸡啄米似的猛点头,他准备追她了。

我们说的最多的就是她,我会和他分享她的好,还有生活上一些比较好笑的事,会告诉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让他送东西的时候好有个参考。她每天也会和我说他今天怎么怎么样了,送了什么东西给他,局促的问我要不要回礼。

我觉得要是对他有意思就回礼,她点头,第二天早上,他兴冲冲的叫我,阿灿,我们在一起了。

我一边吃烧麦一边说恭喜啊,喷了他一脸饭。

下课的时候,我也会很自觉的去找别人玩,让他们方便卿卿我我。

就像我做他暖床助理的时候,他带别的女人回家我也会很知趣的给他关上门一样。

初恋大多数都死得早,高一一结束他们就分手了。她哭着对我说,陈灿,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喜欢他。我没有跑过去质问他,我不想为谁出头,我只要不惹祸上身就好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高一填分科表,我选的理科,他也选的理科。我在二班,他在三班。

我坐在窗户边上,他路过二班的时候会拍一下我的头,然后和我聊几句天,顺便看一看我的班上有哪些美女,扫视一圈之后笑着对我说,还是文科班美女多。

高二聊得最多的就是成绩,排进理科班后我的成绩一直在中下游,他的成绩也只排在十名左右,有一回我路过他的班,他站在走廊上问我考得好不好,我特别得瑟的说这次进了前十,他夸了我一番之后才告诉我,这次他的理科成绩是班上第一。

我很怂的从他眼前消失了。

他考得最好的就是那一次。

高二的时候,我爸公司裁员,我爸被刷下来了,我妈闹得不可开交,那一段时间我一直精神不振的。他问我怎么了,我说我爸被裁员了。他问我爸干嘛的,我说搞贸易的,他特牛逼的把手一挥,说他爸贸易公司缺个助理,要我爸去应聘,有工作经验的最好。

我觉得朋友之间扯上这种经济利益就变得特别不单纯,他说咱们还用得着说这见外的话吗?

我爸应聘成功了,在他爸手头下做事,他爸对我爸也特别好。有时候还会请我们家去他家一起吃饭,我爸和他爸就在一起下棋聊天,我和他就在客厅打游戏。

他妈每次见我来的时候,都会抱着我叫我灿灿小女儿,他就在后面阴阳怪气的接一句,灿灿小宝贝。

高二下学期,他在楼梯间堵住我,带着一大帮兄弟,那阵仗跟他妈要群殴我似的。

他旁边有个男的拦住我说,灿姐,他有话要对你说。表情十分严肃。

我被那个男的的表情感染了,我也收起了嬉皮笑脸的样子很严肃的看着站在中间的他。

他说,陈灿,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我木讷的点头。

旁边的人就在起哄,他笑起来抓着我的手和我一起下楼,大学毕业,他再也没有对我那样笑过了。

放学的时候,我们一起坐在教室里学习,偶尔不懂的会问他,会做题的人真的太帅了!会讲题的人真的太帅了!

晚自习我分到他们班,和他一起坐,我们有一个专属的日记本,他写一天,我写一天,里面的话很矫情很好笑很感动,那个日记本我保存了好多年,最后看着他当着我的面撕掉了,,他撕完后对我说,陈灿,你也配?

晚自习放学,他明明可以第二节课下课就先走,但是他偏偏要等到第三节课下课,把我送回寝室后再一个人走路回去。我担心晚上夜路不安全要他早点回去,他说不,想多跟我待会儿。

高三学习很忙,晚自习的时候我们渐渐不说话了,日记还是照写,有次下课老师还在讲台上改作业,我和他悄悄把日记本立起来,躲在日记本后亲了一下,两个人看着对方笑得跟傻逼似的。


因为老是坐在教室里写作业搞复习,很容易长胖,每天早上我住校,六点起床,六点二十学校跑步,他必须要五点半就起才能赶到学校,陪我在操场上一起跑步。

跑完之后陪我一起吃早饭,送我到教室,再一个人回到教室。

高三老师都管的很严,晚上的时候会有老师拿着手电筒在操场上巡查抓情侣。

有次我们不幸被抓到了,带到老师办公室,老师当着我俩的面打电话给家长,我和他木木的杵在那儿。

我妈先到了,我妈大致了解情况之后把我带回家,语重心长的说,阿灿,我们家里没什么钱,你的起点就比人家低,你的未来还要靠你自己,爸妈帮不了你,只有读书你才会有出息。

我大概听懂了我妈说的什么了。但是我还是不死心的说,妈,我这样也可以搞好学习的。

我妈第一次拿扫帚打我,一边打一边哭。

我一边逃一边哭。

第二天,他找我问我昨天有没有事。我摇头,始终没有和他说分手的事,我也不愿意分手。

我建议他和我暂时保持距离,等高三一过,我们再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他说好。

我们在一层楼,那次之后,我出教室的次数慢慢变多了,我和他站在各自的教室门口,趴在栏杆上望着对方会心一笑,刻意制造偶遇,假装上厕所碰到在厕所门口聊几句天,上课铃响再回教室。

高三过得比任何一年都快。

高考前一天,他偷偷溜出来站在我家楼下,用粉笔在每一个电线杆上写了陈灿加油,一直写到了高考考点。

我妈问我是谁写的,我说很好的朋友。

高考之后我觉得我发挥得还行,他也是。

高考完了那天晚上,他站在我家楼上等我,我三两步跑下楼跳到他身上抱住他,两个人走到学校的冷饮店,说起了未来的打算。

他说他想考沿海的大学,因为发展比较好。

我跟他一起去。

他说以后毕业就结婚,然后养一个很乖的孩子。

我说我就放弃事业相夫教子。

我和他一起去了沿海的城市上大学,当他情妇我怀过两次孕,第一次他说,陈灿,你少恶心我,带我去医院打掉了。第二次我们吵架,孩子被他一脚蹬掉了,他说,哦,早晚是要拿掉的。

大学开学,我和他一起去报道。他高兴的说,阿灿,这下我们不用偷偷摸摸的了

了。

大学军训,他们系在我们旁边搞,我看着他流汗顶着大太阳站军姿的样子觉得特别帅。

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我不善交际。他倒是玩的开,没一会儿就与大学同学建立起了革命友谊。

大多数时候,如果不和他在一起我几乎都一个人,后来慢慢的,他开导我要去多认识新朋友,才慢慢好转。

大一的时候只要我来例假,不管我痛不痛经,不管春夏秋冬,他都会帮我洗衣服,帮我买饭,接热水,要出去玩的话,只要稍微远了一点,他都背我走。

有一次,他背起我的时候,叹了一口气,说,比上次重了。

我很诧异,这难道还能感受得出来?

有时候生活费我妈没有定期打过来,他就请我吃饭,虽然我好几次都是说算借的,他都不以为然的说,我的就是你的,不分借不借。

有次我妈很久没有打钱过来,他也比较忙,给了我一些钱叫我自己和同学一起去吃饭。隔了一段时间,我打电话给我妈,我妈说,陈灿,妈妈给你说点事。

我说,好你说吧。

我听见我妈在那头说她和爸离婚了,我爸把他爸走私漏税的事揭发了,还和他老婆搞上了。

我听见这件事后第一个想的不是爸爸会怎么样,我想的是他。

我不确定他知不知道,我也不敢找他。

那段时间他也没来找过我,直到有天他站在我们宿舍楼底下要我出来,才算是见到他了。

他问我,陈灿,你知不知道你爸的事。

我点头。

他说,你为什么要瞒着我?

我有点奇怪,我也是刚知道的,正准备解释的时候,他问我,陈灿,你他妈是怎么想的?

我嗫嚅着,我也是刚知道。

他说,刚知道?是昨晚还是今晚,肯定比我早吧,我他妈今天下午才知道我爸破产了!

我没有说话。

我很害怕他因为这件事恨死我,一直跟在他后面。走了很长一段路,他走在前面,一直走一直走,抽了很多烟。

突然他停住了转过身,一把抱住我,埋在我肩上哭了。

我任他抱着,一下一下吸着鼻子。

他说,阿灿,我怎么办?

我无言以对。

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我应该说什么事都没发生,我们好好的吗?

没有用的。

他哭着吻我,冬天很冷,他的唇很冰。我木讷的回应他。

最后,他送我回去,他说,陈灿,我还是爱你。

我们的关系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怎么样,反而比以前更喜欢黏着对方。他说,只要看见陈灿笑,他就觉得开心,没有什么事情大不了。

我也每天很开心的笑给他看。

生日的时候纪念日的时候随便什么节只要是节的时候,我都会制造各种惊喜,我对他是史无前例的殷勤,我想只有这样,才能弥补我心里的一点愧疚。

大二放寒假,我回家过年,家里只有我和妈妈,我不知道他家里是两个人还是三个人,我只知道他爸找了好多关系,罚了好多款。

大年三十那天晚上,春节联欢晚会显得特别喜庆,外头放鞭炮的声音也很喜庆。

他打电话给我祝我新年快乐对家里的事只字未提

我不知道,我爸卷了他爸一大笔钱逃走了,他妈也跟着我爸走了。

那一整个寒假,即使我们在同一个城市,我们也没有见过一次面。放完寒假开学,我发现他整个人都变了。我去找他的时候,他都视而不见,要不就是找人推辞。我想我大概知道他什么意思了

坚持一个月后,我也没有再找他。偶尔图书馆遇见,他抬头看到我,也是迅速把头低下去,笑也不笑。每次我都是笑得脸都僵了。

他冬天生日,有次生日,雪下得很大。我站在他宿舍楼下等他,他和一群朋友玩完回来。

我拦住他,他不明其意的看着我。

我说,我们能好好谈谈吗

他反问我,你是想向我解释吗?我没有说话。

他讽刺的笑着,对我说,陈灿,你别来恶心我了,我现在一看见你我就觉得恶心,你们一大家子都是那样的人,良心都被狗吃了的畜生。

我惶急的开口解释,李牧宇,不是这样的,我真的都不知道。我想拉住他。

他后退闪开了,一脸厌恶的望着我。

我一直跟在他后面,不管他听不听,一直在解释。越到后面我越急,突然一下子哭出来了。

到他要进宿舍大门,我在他身后喊,我爸欠的钱我都还给你还不够吗?

他转身望了我一眼,冰冷的语气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他说,你值几个钱?

我没有放弃。大三的一整年,我制造各种偶遇,只为能够多看他几眼,知道他感冒,我让他室友送药给他,还嘱咐要室友说是他自己买的。

他早上不爱吃饭,我每天会托人带一盒牛奶。

他从来都不知道。

升入大四,大家都要实习了,他爸为人和善,很会做人,提携帮了不少人,他凭着这些关系在沿海慢慢发展,大学里面他交的朋友家里条件也比较好,也很乐意帮忙。当时赶巧,正好政策也大力支持大学生创业。

有不知情的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工作,是一个助理

我也知道我的上司是谁,不管成功与否,我也去应聘了。

面试的人就是他,他看着我,开口第一句话就是,陈灿,你是不是也准备骗走我的钱跑路?

我没有理他,一直在说个人介绍。

最后我说,我说了要还你钱。

综合考虑,我的工资要求最低,最有能力,我被聘用了。

我妈打电话问我有没有找到实习单位,我说找到了,待遇挺好的。其实我的工资真的不多,大概就一千多一点。我拿的是微薄的工资,做的是海量的事情。公司刚起步,很多事情都还要处理,有时候要和一些有关部门交涉。事情很多,每次都要加班到很晚。

那时候大四我快毕业了,因为那个公司被他挂名到他爸朋友的一个公司下,成了一件附属公司,所以实习汇报盖章什么的我都没操心过。

毕业后我依然在那家公司工作,助理的办公室原来是设在经理办公室里面的,但是我的办公室被调到了外面,里面的办公室给了另外一个助理。

有好几次坐在他里面办公室的助理lily统计统错了,把错的数据给我,我被他骂了之后就会去挑衅lily。这个举动真的很蠢。

lily很委屈的样子让李牧宇心疼,他把我没做好的文件摔在我身上,对我恶狠狠的说,陈灿,你真的不值钱。

其实无所谓啦,看见李牧宇生气我还很开心,我觉得李牧宇就算讨厌我,也能证明我还在他眼里

公司慢慢在发展,李牧宇每晚都要应酬,他不带lily去,他老是捎上我,每次敬酒的时候我总是冲在前线,他就算看见我在厕所里喝到吐也不会拉我一下或者给我递张纸,我也从来没有怪过他,这是我欠他的,我必须还。

有一回吃完饭,他自己被灌醉了,他靠在我身上闭着眼睛,我看着他的脸,已经不像我高一遇见他时温柔的模样了。

那天晚上,我送他回到公寓,一进门他就开始抱紧我吻我,脱我衣服,我很害怕一直在用力挣扎

他往后扯着我的头发说,陈灿,就凭你当助理,你还得清吗?我没有再挣扎了。那天晚上他即便知道我是第一次,他动作还是很用力。

我疼得叫,他在我耳边喘气,其实我发现了,那晚,他刻意的避开了我想亲他嘴唇。

我们折腾到晚上一两点,早上七点,我醒来之后自己很自觉的跑到药店去买了避孕药。

回来的时候他已经出门了。我回自己住的地方换了衣服才去上班。

lily看见我进了公司要我去他办公室。

他给我一盒避孕药我面无表情的说自己已经吃了

他笑了一下说,很自觉啊,再吃一次。

我当着他的面倒了水,把避孕药服了,剩下的药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对他笑了一下说,留着备用好了。

那天之后,我留宿他公寓的次数越来越多,每次他都要得很凶,做之前他都带套。

我在他家留得衣服越来越多,有时候起晚了我在他家翻出了一个新牙刷拿着用。

用完之后他把牙刷扔进垃圾桶,低着头挤牙膏说,别用我房间的东西,要用自己买去。

我翻了个白眼自己买好了牙膏牙刷毛巾等日用品

他把我的东西拿进客房,让我自己打扫一下说,以后你就住这里,没事别出现。我说好。

我就像古时候等着皇帝召幸的妃子,每天等着他打开我的房门对我说,你过来。

一个星期里我们会做一次,每次做完我都很自觉的爬回自己的床,就算身体酸痛到不行我也不会在他床上过夜,他不准。

有好几次我已经在床上睡着了,他会半夜把我拉起来,就在我房间做,有时候我不叫,他会扯着我头发说,陈灿,你要是没被我操死你就给我哼几句。

隔了很久做了很多次我才慢慢主动起来。

每次做的时候我尽量使出浑身解数勾引他,我怕自己的身体慢慢老了他会嫌弃,怕我不够配合他厌烦我。

白天,我们是清白的上司和下属的关系。晚上,我们是纵欢的男人和女人。

公司里招的人越来越多,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老板一直不待见我这个助理,见风使舵的人多,每次我被骂都有一堆人幸灾乐祸的看我笑话。

我看着他们的嘴脸心里无力的反驳,你们还不知道吧,我和你们老板高中可好着呢。

月底是公司最忙的时候,也是我们做的最勤的时候,晚上大家都走了,我和他在公司里加班。我们会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做,完事了他就开车自己走,剩我一个人在路边拦的,很晚才回到他的公寓。

不幸的是有时候碰到他不高兴的时候,他就会站在门口睥睨着说,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我尽量让自己笑得很高兴说,打扰了。

然后走出公寓去旁边的宾馆住一夜,大多数时间我都在宾馆里工作,希望白天他少对我生气。

有次公司组织旅游,旁边有个游乐场,我有点恐高,他知道。

但是他还是拉着我去玩跳楼机,完了我在酒店睡了很久,他们都走了,没人叫我,我一个人坐了三个小时的车到的公司。

到了公司他就问我要报告,因为报告未完成他取消了我午休的时间,我趴在桌上小睡一会儿的时候,他拿水泼我一脸,当着同事面对我说,陈灿,你怎么活的跟个畜牲似的。

我一激灵赶快跑到洗手间洗脸开始工作。中午很少休息,晚上还要满足他。

我说陈灿,你真是太棒了。

有次我和他做的时候,我问他,李牧宇你还喜欢我吗?

他狠狠的顶了我一下。一次比一次用力。

最后他高潮后俯下身对我说,陈灿,和我上床的又不止你一个,你少给自己长脸了。

第二天早上我破天荒的早起煮了粥,他抿了一口,把勺子一摔,把粥倒了我一身,烫得我叫。


未完待续


我是赵志泽.❤️

快手不能更新的故事

我都更新到公众号

想看的宝宝直接

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赵志泽

故事多多  每日更新❤️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