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无法开口的爱.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19 22:11:1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文:林深深  图:何大大


直到青苔覆盖我们的嘴,再爱都无法说出口。文章来自林深深,当年的信誓旦旦你侬我侬,也不过是过往云烟,美好即逝,青春不再。当再次相遇,你我各自有家室,尘封往事再次打开,你我该如何?


01


再次见到他,是在2014年的除夕夜。

 

苏紫没有想过,时隔五年,他们会在这个时间点见面,正是快到12点的除夕夜,街上熙熙攘攘有几个提着烟花爆竹的行人。

 

他们面对面驻足在街心花园,隔了好久,他才缓缓开口:“苏紫,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林浩楠。”苏紫紧捏着斜挎包的包带,她的声音却装得异常平静。

 

就在这时,所有的烟火都在黑寂的夜空炸裂,五颜六色的烟火像盛放的花朵绽放在深蓝色的夜幕中,照亮所有人的脸庞,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彻在他们的头顶。

 

12点到了。新的一年开始了。

 

02

 

苏紫的家乡在西南部,从来没有见过海的苏紫填志愿的时候选择到一个沿海城市上大学。

 

第一天跨进大学校门,苏紫就暗自庆幸自己的选择非常正确,因为这所大学正修建在大海旁,苏紫每天都可以看见大海。

 

苏紫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唯一的爱好就是看书,所以,当大学里的女生们都在忙于追赶时尚和谈恋爱的时候,苏紫每天都泡在图书馆里。

 

“直到青苔长到我们唇边,且淹没了我们的名字。”


读到爱蜜莉·狄金生的《我为美殉身》的最后一句时,苏紫忍不住大声地念了出来。

 

正思考着这句话的含义时,苏紫忽然感受到一个灼热的目光,抬起头来,桌对面的男生正皱眉看着自己,苏紫这才意识到自己身在图书馆,图书馆是不能说话的。

 

“对不起。”苏紫垂下眼帘,脸红红的,有些不好意思。

 

男生瞟她一眼,低下头继续写着什么,苏紫这才打量他,细碎的刘海慵懒地搭在前额,眉毛又直又浓,睫毛长长的,在白皙的脸颊上扫来扫去。


苏紫还想看看男生在写什么,于是伸了伸脖子,忽然他抬起头来,苏紫吓了一跳,急忙缩回脖子,胡乱翻看着诗集,心跳骤然加快。

 

就这样,两个小时过去了,男生似乎写完了,合上本子去放书,趁着这个间隙,苏紫伸长脖子向前一看,那本子上用好看的行楷字写着:“建筑系二年级一班 林浩楠”。

 

林浩楠。

 

苏紫还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的时候,林浩楠已经走过来,拿起本子离开了。

 

但那时候的苏紫没有想过,她和这个叫林浩楠的男生在后来会有那么多的故事。

 

第二次遇到林浩楠是在学校的食堂里,刚放学,苏紫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了食堂,可还是来晚了,等排队到苏紫的时候,苏紫最爱吃的卤肉面已经卖完了。

 

“卖完了啊……”苏紫看着空空如也的卤肉面窗口,无奈地转过身准备离开,可是右边的男生忽然把饭盒递到了苏紫面前。


“最后一份卤肉面被我买了,给你吧。”


苏紫愣了愣,在自己最爱吃的卤肉面的面前,苏紫还是抵挡不住诱惑伸出手接了过来,那男生松开手转身便要离开,苏紫拉过他的衬衣衣袖:“我把钱给你。”

 

“不用了。”他回过头,一脸的无所谓,苏紫的手僵了一下,是林浩楠。

 

在苏紫反应的这几秒钟里,林浩楠已经迈开步子走了。

 

“谢谢你,林浩楠!”苏紫高兴地笑了,林浩楠听见苏紫叫自己名字的时候,身子僵了僵,但还是头也不回地很快离开了,苏紫看着林浩楠的背影消失在食堂,她的手紧紧抱着手上的那个饭盒。

 

那一次的卤肉面,是苏紫吃过最好吃的卤肉面。

 

03

 

周末,寝室里的女生买了啤酒和零食,大家围坐在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

 

几轮下来,苏紫还是中枪了,对于大学女生们提出的各种丢脸刁钻的大冒险,苏紫选择了真心话。

 

“呐呐,苏紫,在我们学校有没有喜欢的人啊,如果有,就把相识的经过讲给大家听听!”没想到,寝室里的八卦女琪琪会问这个问题,脸皮一向薄的苏紫脸立刻红了。

 

“看这个反应一定是有了,快说,快说!”


几个女生推着苏紫的肩膀,苏紫只得举白旗投降,把图书馆和食堂里卤肉面的事情讲给了大家听,琪琪听了,笑着说:“那么,你说你看了卤肉面同学的名字,那他到底叫什么名字啊?”

 

苏紫抿着嘴,脸颊热热的:“他叫林浩楠。”

 

所有的人在这一刻都沉默了,一向只喜欢泡图书馆的苏紫根本不认识学校里的谁谁谁,可是林浩楠,似乎她们都认识。

 

隔了好久,琪琪才开口说:“苏紫,我劝你还是放弃这个林浩楠吧,林浩楠是我们学校年年都拿奖学金的学神,他这人虽说长得帅,可是他眼里只有学习,追过她的女生有一车,但都失败了。”

 

苏紫的心震了震,手指抓着裤管。

 

“听说林浩楠是本地人,他父母在外打工,他为了照顾他奶奶,才放弃了名牌大学在这座城市上大学的,”


另一个女生小贞说,“反正他家很穷,幸好他成绩好,又是奖学金又是助学金的,加上他在外面做家教,应该还是能上完大学的,不过,长的帅成绩好又怎么样,女人要现实,有钱人才是我们的目标。”

 

听着这些,苏紫心里不是滋味,看见苏紫的脸色不太好,琪琪立刻又开始新的一局,但是苏紫已经玩不下去了,只好说自己困了就上床睡觉了。


其他的女生叽叽喳喳玩了好久,寝室才清静下来。

 

苏紫一直都没睡着,她的手指在床单上来来回回地划着,一遍又一遍,写着林浩楠的名字,不知写到多少遍的时候,苏紫忽然想通了。


就算是你不会喜欢我,可我已经对你动了心了,虽然家庭条件不好但是这么努力的你更值得我去喜欢啊。想到这里,苏紫笑了,这才闭上眼睛安心地睡去。

 

第二天,苏紫早早起了床,加入了学生会宣传部的苏紫要去教学楼办板报。

 

“呀,绿色颜料没有了,苏紫,帮忙去办公室拿一下吧。”


一起办板报的一个女生对苏紫说,苏紫点点头,放下手中的粉笔向办公室走去,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苏紫看见了林浩楠,他和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老师站在一起,苏紫停下脚步,只听见那个女老师说。


“林浩楠啊,不是老师不帮你争取,可这次比赛,报名费是三百元,今天是最后一天的期限了。”

 

林浩楠嘴角动了动,可是什么都没说。


苏紫这才注意到林浩楠的额头和脸上都有伤,苏紫不清楚林浩楠发生了什么,但她知道林浩楠想去参加比赛,可是没有三百元。


苏紫把手伸进裤包里,自己的包里正装着三百元,那是苏紫当学校图书管理员每月发的工资三百元。

 

苏紫深呼吸了一下,快步走了过去,微笑着说。


“林浩楠,这是前些天我向借你的三百元,现在还给你,正好做你的报名费。”说罢,苏紫把三百元递给了女老师,女老师看了他们俩一眼,心领神会地离开了。

 

原地的林浩楠盯着苏紫,他的脸色有些铁青,苏紫心里大叫不妙,难道林浩楠生气了?


因为知道男生爱面子,所以苏紫故意在女老师面前假装是还钱给林浩楠,可是这样,他还是生气了吗?

 

“我不需要你帮我。”林浩楠倔强地说。

 

苏紫两只手的手指交缠在一起,心绷得紧紧的:“为了感谢你的卤肉面……”可是,苏紫的话还没落音,一个清亮的声音划破了紧张的空气。

 

“谢谢你。”

 

“啊?”苏紫抬起头,她不敢相信这三个字是从这个傲娇的男生口中说出的,但是,苏紫的心里划过一丝欣喜。

 

“你叫什么名字,哪个班的?”林浩楠问。

 

“我叫苏紫,汉语言文学一年级二班。”苏紫想都没想就报出了自己班级姓名,林浩楠点点头:“我会还钱给你的。”


说罢,便要离开,苏紫急忙叫住他:“林浩楠,你受伤了,我们去校医院看看吧。”

 

男生清瘦的身影在从窗口射进的光线里无限地拉长:“可是,我没钱了,昨晚遇到劫匪,我这个月做家教的收入都没了。”

 

苏紫这才意识到林浩楠脸上的伤是从哪里来的,可是,苏紫身上唯一的三百元也给了那个女老师,自己现在也是身无分文了。

 

“你等我一下!”苏紫说完就往楼下跑,她很快很快地奔跑着,就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苏紫有一个医药箱放在寝室里,因为苏紫经常磕磕绊绊的,所以有处理伤口和消毒的药水和纱布。


苏紫回到寝室拿了医药箱就跑,也不管室友们差异的眼神,因为苏紫想快点去林浩楠的身边,她怕她到了林浩楠就不在了。


可是当她气喘吁吁跑到楼梯口的时候,林浩楠依旧站在那里,看见他的白色板鞋,苏紫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跑这么快干嘛,我又不会跑。”林浩楠看着气喘吁吁的苏紫,脸上有几分无奈。


苏紫脱口道:“我就是怕你跑了。”说完,便意识到自己说话太直白,苏紫红着脸低下头,打开医药箱,拿出酒精和棉签转移了话题:“我给你的伤口消消毒吧。”

 

没想到这一次,林浩楠却很是听话,乖乖地让苏紫给自己的伤口消毒、包扎,苏紫这才知道。


除了脸上的伤,林浩楠的手臂和腿上也有淤青,她拿药水揉了揉他的淤青。林浩楠看着认真为他处理伤口的苏紫,她的额上渗出细密的汗水,眉宇间有一个小小的“川”,林浩楠的心忽然就软了下来,像是棉花糖一样软糯糯的温暖的心脏。

 

楼道窗子里斜射进来的阳光,照射着坐在楼梯上的两个人,有一些缱绻的青春情绪在这暖黄的光线里开始发酵。


04

 

冬天毫无征兆的来了,为什么说毫无征兆呢,在这座沿海城市没有刺骨的寒风,就算是在北方已经飘雪的寒冬里,这座海城依旧是阳光普照。


圣诞节的化妆舞会是每年最盛大的一次晚会,全校的学生都要参加,这次晚会早在一星期前就已经成为大家的热门话题,女生们更是津津乐道。

 

下课铃刚响,琪琪便环过苏紫的脖子:“苏紫,化妆舞会你准备扮演什么角色啊?”其他几个女生都凑过来,苏紫却无奈地摇摇头:“我还不知道呢。”

 

“苏紫!”一个略带磁性的男声突如其来,几个女生全都顺声望去,两米外站着对于苏紫而言无比熟悉的身影。

 

他走近苏紫,转头对其他几个女生说:“我有事跟苏紫说。”


琪琪一行人看到来者竟然是林浩楠,全部都大吃一惊,虽然内心充满好奇,但是林浩楠的意思就是有话要跟苏紫说,叫她们闪人,她们只得依依不舍地离开。

 

又剩下他们俩了,苏紫的心“砰砰”地跳着。

 

林浩楠从口袋里掏出三百元递到苏紫的手上:“其实很早就想还你的,但上个月我一直忙着准备比赛,这个月又到北京去参加比赛,昨天才回来,我就去找了你们专业的课表,才来教室找你了。”

 

“噢,没关系,我不急,”苏紫接过三百元,她触到了他的手指,凉凉的,“那你……比赛怎么样?”

 

林浩楠笑了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还不错,我的设计获得了第一名。”

 

“真厉害!”这是苏紫第一次看见林浩楠的笑脸,他的眼睛亮亮的,上扬的唇角写满了无限的暖意,苏紫心里很是为他高兴。

 

“这都得谢谢你啊。”林浩楠依旧笑着,这样的笑,让苏紫的小鹿乱撞,她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对了,晚上化妆舞会你想扮什么?”


林浩楠忽然问道,苏紫吃了一惊,隔了好久才开口:“其实我还没想好,但我最喜欢的是《千与千寻》。”林浩楠点点头:“我知道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苏紫抬起手掌晃了晃:“再见。”

 

林浩楠奔跑着离开了,直至他的背影消失不见,苏紫才回到了寝室,刚一进门就被琪琪一把抓了过去,几个女生像审犯人一样注视着苏紫:“说,你和林浩楠现在是什么关系?”

 

“什么……什么关系……”苏紫脸一红,急忙转过身假装收拾书桌。

 

琪琪跳到了苏紫面前:“哟哟,别装了,姐们儿几个都看出来啦!”

 

“随你们怎么想,我还要准备化妆晚会的衣服。”


苏紫打开了自己的衣柜,拿出了高中时在网上买的《千与千寻》里千寻穿的和服,室友们全部凑了过来:“哇,好漂亮。”


苏紫抚摸着和服上的花纹说:“我一直很喜欢宫崎骏的《千与千寻》,高中的时候在网上买了这一套和服,可惜一次也没穿过,这次终于有机会可以穿了。”

 

小贞撇撇嘴:“刚还说自己没想好呢,结果衣服都准备好了。”

 

“我也是刚刚才决定的。”苏紫笑着,脑海里还是回忆起刚才林浩楠问自己想扮演什么角色,他会来吗,他会扮演守护千寻的白龙吗?

 

化妆舞会终于如期而至,因为特别的地域优势,化妆舞会就在海边举行。


苏紫早早地吃了下午饭,换上了和服,把头发扎成一个马尾,胸前别了一块小牌子,上面写着“千寻”。


寝室里的其他女生也打扮好了自己,琪琪化装成性感的兔女郎,小贞是多愁善感的林黛玉,还有自从来到大学已经换来了无数次男朋友的薛丽丽打扮成了妩媚的吸血鬼,苏紫的造型在他们当中显得格外的普通。


但是,在苏紫的心中,却有一丝她们都不知道的小小的期待。

 

夕阳一点点渲染了海岸线,红色的光映在海面上和苏紫的脸上,所有人都在热闹地跳舞唱歌,只有苏紫一个人坐在远处的海滩上,可是他的身影却迟迟没有出现。

 

不知道等了多久,黑色一点点吞噬了天空,喧闹的人群一点点地散去,只剩下学生会的一些学生在收拾残局,海风微凉,轻轻拂过苏紫散在耳边的头发。


苏紫捡了一个贝壳,在沙滩上写下一行字:“直到青苔长到我们唇边,且淹没了我们的名字。”

 

“你很喜欢这首诗吧?”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苏紫的心里一震,隔了三秒才缓缓回过头。


男生笔直地站在她的身后,穿着白色蓝边的和服,还戴了一个和琥珀川一模一样发型的妹妹头假发。


要是在平时,苏紫看到男生带这样的假发肯定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可是那个诡异的发型下面,是那张自己期盼了很久很久才出现的脸,而且林浩楠真的打扮成了白龙来见她,尽管化妆舞会已经结束了。

 

林浩楠走上前,在苏紫的身边坐了下来:“我是学理科的男生,也不喜欢读诗看小说,但我却读过爱蜜莉的这首诗。


要不是因为最后这两句诗,我可能也不会对这首诗有这么深的印象。


这首诗讲的是两个死去的人被埋在两隔壁,一个为美殉身,一个为真理而死,美和真理是一家,所以他们像亲人一样隔墙交谈,日日夜夜,直到青苔覆盖了他们墓碑上的名字,长满他们的唇。”

 

“嗯。”苏紫点点头,拿起贝壳走上前去,在沙滩上把这首诗前面的诗句全部写了出来,沙滩上出现了一首诗:

 

“——在墓中

 

刚适应不久

 

便有一为真理殉身者,

 

被停放在邻室——

 

他轻轻问我「为何阵亡」?

 

「为美」,我答——

 

「而我是为真理——美和真理原一体,那我们是兄弟」,他说——

 

所以,如同亲人相见在一个夜晚

 

我们隔墙交谈——

 

直到青苔长到我们唇边——

 

且淹没了我们的名字——”

 

默写完这首诗,苏紫回过头问林浩楠:“是不是青苔长满了唇,就说不出话来了?”


被苏紫这么突兀的一问,林浩楠愣了愣,微笑道:“如果真的有青苔长满唇,把它抠下来不就好了!”虽然只是林浩楠的一句玩笑话,但是苏紫笑了起来。

 

“苏紫,对不起。”林浩楠忽然说。

 

“嗯?”苏紫有些不解,但林浩楠已经凑到了她的面前,两个人坐在沙滩上,海浪扑打沙滩的声音伴着两人略微急促的呼吸声。


林浩楠的手握成拳头,好久才开口:“对不起,让你等了我那么久,做完家教赶车回来的时候堵车,所以来晚了。


不过这身衣服我倒是很用心准备的,几经周折才找话剧社借来了服装和假发,自己做了一些修改才改成了这个样子,我其实真的很想做你的白龙的。”

 

苏紫忽然觉得夜空亮了起来,不知道是星星的光还是月亮的光,反正她觉得世界亮了起来,很亮很亮。

 

林浩楠伸出手握住了苏紫的手,苏紫的手很凉,是因为吹了很久海风的关系吗,他用手包裹住她的手放到自己的嘴边哈了一口又一口的热气,苏紫的手热了起来,但她觉得,更热的是她的心。

 

05

 

自化妆舞会之后,苏紫就成了林浩楠的正牌女朋友,他们出双入对,一起去图书馆,林浩楠学习,苏紫看书,一起去食堂。

 

林浩楠总会把苏紫喜欢吃的菜挑给她,起风的时候林浩楠会脱下自己的外套替她披上,夏天的时候林浩楠会带她去图书馆吹空调,并且给她一支她最喜欢的西瓜味的冰棒。

 

那时候的苏紫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她甚至幻想过和林浩楠结婚时会拍什么样的结婚照,要举行什么样的婚礼,那时候的她觉得自己未来一定会嫁给林浩楠,却从没有想过现实的残忍。

 

都说毕业季就是分手季,可是苏紫却觉得足够深的感情并不会像他们说的那样,林浩楠答应过她,要和她一起留在这座海城找工作,然后结婚生子。


苏紫觉得她和林浩楠的未来都已经规划好了,就像火车一样,会按照轨迹一点点行驶。

 

学校召开了招聘会,专门是来聘用各个学校的优秀毕业生的,琪琪很想去凑热闹,于是假装自己是大四的学生拿着个人简历去了招聘会。


一回寝室,琪琪就尖着嗓子大叫着:“爆炸消息!林浩楠已经被上海的XX房产公司聘用了,而且那个公司还和美国有合作关系,可以有出国发展的机会呢!”

 

正在画画的苏紫,手中的铅笔一下子划破了绘图本,纸上美丽的女孩子脸上多了一道破洞。


苏紫放下笔摇摇头说:“林浩楠不会去的,他和我约定好了要留在这个海城。”


琪琪无奈地撇撇嘴,站到苏紫面前说:“苏紫,你傻啊,林浩楠怎么可能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这对于他来说,可是前程似锦,你觉得他会为了你留下来放弃这么好的工作吗?”

 

“他答应过我的……”苏紫这样说着,可是心里却像打鼓一样有太多的不自信。

 

“你不信自己去问他吧,我刚才听一个学长说,林浩楠已经把合同都签了,马上就要走了。”


琪琪对执着的苏紫有些无语,爬到床上看杂志去了,苏紫站在原地好久,才换上鞋子出去找林浩楠。

 

大学三年了,苏紫从来没有进过男生宿舍,这一次,苏紫竟然无视宿管的吼叫,直接冲到了三楼林浩楠的寝室,门虚着的没关。


苏紫推开了寝室门,寝室里只有林浩楠一个人,他正在收拾行李。

 

“你真的要走了?”苏紫的心一凉,觉得鼻子一酸,眼泪就快要掉出来了,听到苏紫的声音,林浩楠拿着衬衣的手一僵:“苏紫,你都知道了?”

 

看来,琪琪说的是真的,他真的要去上海。

 

“你不是答应过我吗?”苏紫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很像言情剧里的女主角,明知道无法挽回却还是要问出这么苍白无力的问题。

 

林浩楠放下衬衣,走过来拉住苏紫的手:“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你知道的,我父母在外打工,我奶奶有病在身,我希望能有更好的生活才能更好地照顾家人,苏紫,我在上海等你,好吗?”

 

苏紫抬眼看着林浩楠,他的眉宇间写满了忧伤,她知道的,他的家庭,他的梦想,她没有理由阻挡他去上海。


忽然间,苏紫的眼泪从眼角溢了出来,可是她自己没有察觉,她只是用很轻很轻的声音告诉他:“一年后,我去上海找你。”

 

“嗯!”林浩楠伸开手抱住了苏紫清瘦的身体,苏紫也伸出手抱住了他,这样的温暖她很是贪恋。

 

林浩楠走后,苏紫成了形单影只的一个人,因为过去一直黏着林浩楠,导致她没有一个真正交心的朋友。


也正因为这样,苏紫更加认真地学习,在大四的时候竟然考过了苏紫一直没有过的英语六级。


一年的时间,苏紫仅靠着电话那头传来的那个温暖的声音作为自己的动力,毕业的时候,苏紫去了上海。

 

但那时候苏紫并没有告诉林浩楠她去了上海,她想在那里找到工作了再去找林浩楠,可是,在上海耗了三个月,苏紫什么工作都没找到,还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苏紫只得灰头土脸返回海城。

 

她考上了海城的教师公招留在了海城中学里当一名教师。

 

她给林浩楠写过一封邮件:“浩楠,我去了上海,但是我找不到工作,我没有办法所以回来了,你愿意为我回到海城吗?”


可是这封邮件却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复,苏紫死了心,换了电话号,两人从此失去了联系。

 

在海城上班的第一年,苏紫向校友打听过林浩楠家的地址,想去探望林浩楠的奶奶。

 

可是当她找到那个地方,却没人居住,只有邻居的一个大婶说,林奶奶去上海治病了,就没了音讯,苏紫只好离开。

 

五年过去了,苏紫和林浩楠再也没有联系过,只是苏紫会经常回到海城大学,在校园栏里看优秀毕业生的照片,那里面有一个就是林浩楠。

 

她以为今生都不会再遇见他,可是在这个欢喜的除夕夜里,竟然再次遇见了他,对于苏紫来说,就像是一个梦境。

 

06

 

“去海边走走吧。”林浩楠的提议打破了两人的僵局,苏紫点点头,两人并肩向海边走去,这样的并肩散步的场景熟悉又陌生。

 

“五年过去了,海城一点都没变,海边果然还是看星星最好的地方。”


林浩楠的目光远远地,苏紫侧头看着林浩楠高挺的鼻梁,他还是林浩楠,可他不是从前的林浩楠了。


苏紫低下头,用鞋尖踢着脚下的软沙:“我毕业之后,想去探望你的奶奶,可是邻居的人说你的奶奶去了上海治病。”

 

林浩楠叹了口气,声音里带着一丝悲伤。


“那时候,我接奶奶去上海看病,可我并不知道奶奶已经是癌症晚期,就算去了全上海最好的医院也是无济于事,奶奶就这样离开了。


那时候我才明白,就算我拥有再多的钱也换不回奶奶的陪伴……”


顿了顿,林浩楠又开口:“奶奶的骨灰送回海城安葬的,我这次是和父母一起回来的,就是想回来看看奶奶。”

 

苏紫听到这里,眼睛湿润了,她的心有些痛。

 

“可是,苏紫,你为什么没去上海找我?”林浩楠忽然转过头问苏紫,他有些哽咽。

 

“我去了,我怎么可能没去,”


苏紫的眼泪在这一刻决堤,“我去上海待了三个月,可是处处碰壁,我花光了所有积蓄,只得返回海城,回来之后我给你写了一封邮件,却一直没有收到你的回复,就在前些天我才发现,原来当时我给你写邮件的时候填错了地址……”

 

苏紫的脸颊一热,原来是林浩楠在伸手为她擦眼泪,他的手轻轻地抚着她的脸,问她:“那封邮件你写了什么内容?”

 

苏紫抽噎了几声,才开口:“我问你是否愿意为了我回海城,如果当时你收到了这封邮件,你会回来吗,你不会了。


我能做的都做了,但我无能为力,我知道你不会放弃在上海的生活,所以我只能留在海城。


你知道我在海城的前几年有多痛苦吗,这个城市里写满了我们的回忆,无论我走到哪里,那些回忆就像洪水一样将我淹没,可是,五年过去了,我慢慢地不再回忆了,我知道,我在渐渐地忘记……”

 

“苏紫,对不起……”林浩楠垂下眼帘。

 

苏紫摇摇头:“你没有对不起我,我只能说我们的爱情被现实打败了,你有你的梦想和追求,我也有我的生活,毕竟那些都是往事了……”

 

苏紫其实没把真心的话说出来,虽然那些都是往事了,可每每回忆的时候,心还是会隐隐作痛。

 

毕竟,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付出了所以青春去爱的人,就算今后会遇见更好的人,但也没有了当初的奋不顾身。

 

就在这时,林浩楠的手机响了,他接通了电话,因为海边很是安静,电话里的声音苏紫听得一清二楚。


那是电话留言:“老公,你什么时候回上海,要不是工作忙我肯定和你一起回来了,这是第一次你没和我一起过除夕,老家还好吧,去给奶奶上坟了吗?”

 

海风吹干了苏紫脸上的泪痕,苏紫忽然想起自己最喜欢的那句诗:“直到青苔长到我们唇边,且淹没了我们的名字。”

 

她曾经问过林浩楠,青苔长到唇边是不是就说不出话来了,现在的他们也一样,他们的唇早已被青苔覆盖。

 

苏紫低下头,从自己的斜挎包里拿出了一个红色的信封,递给林浩楠:“这是我的喜帖,一直不知道你的地址,今天遇到了你,正好就给你了,如果你有时间就来参加吧。”

 

林浩楠接过喜帖,脸上是一种复杂的表情。


苏紫向他摆摆手:“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苏紫便疾步离开了。


走到半路的时候,苏紫的电话响了:“老婆,快回家吧,我下班回来就给你做了汤圆,回来吃吧。”

 

“好,我马上就到!”


挂掉电话,苏紫加快了自己的步伐,她知道,现在的她有一个人在等待,虽然这个男人没有陪伴她度过最美好的青春年华,但这个男人却可以陪伴她共度余生。

 

END

小鹿的粉丝故事通道已开启

如果你有刺激、奇葩、有趣的故事

或者遇到了你人生中迷茫的事情

都可以来告诉我哦


我的邮箱:

646642606@qq.com


我将做一个优秀的聆听者

倾听你的故事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一场有预谋的“绑架”(上)

一场有预谋的“绑架”(下)

把丈夫推向第二春(上)

把丈夫推向第二春(下)

溺水后抓住了爱情(上)

溺水后抓住了爱情(下)

那就为他守寡 (上)

那就为他守寡 (下)

嫁给了别人的老公(上)

嫁给了别人的老公(下)

天真女人最不幸(上)

天真女人最不幸(下)

不生儿子就离婚(上)

不生儿子就离婚(下)

丈夫的第二只手机(上)

丈夫的第二只手机(下)

 · 榴芒鹿  ·

扫描二维码跟我走


【↓榴芒鹿需要你的❤❤才有动力写文↓】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