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但君择臣,臣亦择君:刘秀比刘邦英明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12 13:12:2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刘秀自己平定河北,冯异与寇恂平定河南,耿弇平定山东,冯异又收拾了关中。至此,刘秀已经掌握天下十之八九,只剩西方还没平定。


西方有二雄:割据陇右(甘肃南部)的军阀隗嚣与割据四川的成家皇帝公孙述。


更始称帝那一年,新莽内部发生未成功的政变(事见第四十二章),陇右豪族隗崔、隗义聚集同志起义,袭杀地方官,打起“灭莽兴汉”旗帜。




豪族与变民作风不一样,不会个个抢当首领,隗氏推出族中名声最好的隗嚣为领袖,而隗崔、隗义甘愿作为隗嚣的属下。隗嚣的称号是“上将军”──因为他知道天下人心思汉,所以不称帝也不称王。隗嚣敦请夙负盛名的方望为军师,方望建议隗嚣放置汉高祖刘邦的祭庙,盛大祭祀高祖、文帝、武帝。隗嚣等人自称“臣”,斩马宣誓效忠刘氏、恢复汉室,然后向甘肃各郡、国发出文告,声讨王莽,一时集结十万之众。等到更始称帝,王莽败死,隗嚣乃响应玄汉。


更始皇帝入关,隗家班前往长安宣誓效忠,刘玄封隗嚣为御史大夫。张卯阴谋叛变时(事见第五十二章),曾拉拢隗嚣参与。刘玄声称有病,不参加大祭,反召张卯、廖湛等入宫,当时隗嚣感觉不对劲,就没有一同入宫。及至张卯等人杀出皇宫,隗嚣也逃回天水(今甘肃省天水市)。


回到天水,隗嚣集结旧部,重振声势,自称西州上将军(西州指关中之西,以示不称帝,仍属汉家正统)。三辅的士大夫因赤眉入关,大批逃难到陇右,隗嚣礼贤下士,亲切接待,不自恃身份,折节下交,网罗其中优秀人士为幕僚。

之后,邓禹“驱狼赶虎”时,隗嚣曾配合攻击更始,赤眉出长

 

 

【原典再现】

宾客皆乐留,援晓之曰:“天下雌雄未定,公孙不吐哺①走迎国士,与图成败,反修饰边幅,如偶人形,此子何足久稽②天下士乎!”因辞归,谓嚣曰:“子阳,井底蛙耳,而妄自尊大!不如专意东方。”

………

帝在宣德殿南庑下,但帻③、坐、迎笑,谓援曰:“卿遨游二帝间;今见卿,使人大惭。”


援顿首辞谢,因曰:“当今之世,非但君择臣,臣亦择君矣!”

──《资治通鉴·汉纪三十三》

 

①吐哺:周公礼贤下士时,吃一顿饭,三次将口中食物吐出,求才的优先性高于一切。


②稽:用法同“羁”。久稽天下士:留住天下人才。

③帻:音“则”,文士包头发的方巾。此出做动词用,意谓不戴皇冠,只包头巾。

 

安,流窜到陇右,被隗嚣派兵击退。光武帝刘秀派来歙出使陇右,隗嚣也派出使节去洛阳友好访问。刘秀给隗嚣的书信,称呼都采对等字眼,等于承认隗嚣是一方之主。


东汉平定河南,隗嚣派出手下最优秀的人才马援,出使成家皇帝公孙述。马援跟公孙述小时候是邻居,马援去成都,公孙述大阵仗欢迎,要封马援为侯、拜为大将军。马援随行的宾客都私下高兴,但马援对他们说:“天下未定,公孙述不但不礼贤下士,还摆出皇帝的架子,如同一个巨大人偶,这种人何足依靠?”回到凉州,对隗嚣说:“公孙述是个井底蛙,不如专心侍奉东方(刘秀)。”


于是,隗嚣再派马援“往观”刘秀。


刘秀完全不摆架子,在洛阳宣德殿南边的走廊下接见马援,却只在头上包了帻巾(儒士装束),坐在席上,笑着说:“阁下遨游二帝之间,今日相见,令人惭愧”,意思是“你先去看公孙述,然后才来我这里,显然有先后轻重之别,令我惭愧”。


刘秀有什么好惭愧的?其实那是以退为进的客套话。他有情报得知马援去过了成都,而且仪式隆重、场面盛大,公孙述肯封马援为侯,而他“给不起”。因为马援是隗嚣的部属,封马援为侯,隗嚣自然得封王,可是刘秀以汉室正统自居,谨记高祖刘邦教训,打死不封异姓为王,他之前不肯封张步为“齐王”,又岂肯封隗嚣为“凉王”?所以一方面刻意做出与公孙述截然相反的风格,口头上不能不为礼数上的“寒酸”惭愧一下。


马援是当世英雄人物,只是没有称王、称帝的机运而已。这一场会面,堪称当世两大高手过招。刘秀称帝,但努力放低姿态;马援是使者身份,叩首拜谢,但却说出了旷世名句:“处在今日的国际局势之下,不只是君主选择臣子,臣子也选择君主啊!”


马援回到凉州,隗嚣问:“东方(刘秀)怎么样?”马援说:“开诚布公作风如汉高祖刘邦,博学能干则前世无人可比。”意思是刘秀比刘邦还优秀。隗嚣内心不服,却因此在公孙述与刘秀之间,选择倾向刘秀。恰好,公孙述发动大军进攻关中,被东汉征西大将军冯异痛击。这时,隗嚣派出军队协助冯异,算是“西瓜偎大边”。


刘秀亲自写信向隗嚣表示感谢,说:“将军位处关键所在,向南抵挡公孙述,向北镇压羌人与匈奴,而冯异全靠你的支持才能在三辅立足。若没有将军相助,恐怕长安早就被他人占领了……愿我俩友谊永固,如管鲍之交。今后我俩都以亲笔信件来往,免得他人挑拨离间。”
黎民恨:汉朝衰亡录》(一本书看懂汉衰真相。政权成败,皆在民心。张大春、王伟忠、何飞鹏等台湾知名学者媒体人联合力荐)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