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斯琴琪琪格|不要堵住余秀华的嘴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15 12:07:0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作家在线 · 散文天地


作者简介
  斯琴琪琪格,蒙古族,成吉思汗黄金家族后裔,汉名包艳军。80后,祖籍辽宁。甘肃省金昌市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文学作家培训班毕业生。擅长散文创作,曾在国内各大刊物发表散文多篇。




 不要堵住余秀华的嘴


甘肃斯琴琪琪格



  
  

  我先说说我这张嘴,端正,健康,口齿伶俐。谁要是擅自过来堵住我的嘴,剥夺我说话的权利,我第一个想法就是把他胖揍一顿。我活了三十几年,也就只有感冒那厮限制过我说话的自由,但每次恶战的结果,一定是我的嘴赢了。我的嘴还要继续说话,没完没了的说,想什么时候说就什么时候说。

  人都喜欢自己的嘴,从来不会想嘴里发了酵的唾沫星子飞出多远,把谁给淹了,我们总是乐意让自己的嘴抄起话茬眉飞色舞,四处招摇。让自己的嘴练就一身的好本事,这是人一辈子的营生。

  余秀华也有她自己的嘴,据我推断,她作为一个脑瘫患者,会比我们这些正常人更加珍视自己的嘴,会更频繁的使用自己的嘴。她身体上最强大的器官绝不是她“江水汹涌的肥屁股”,而是她那张嘴,基于这一点,傻子也知道利用自己最强大的功能换取生存之道的道理。想要在文坛上生存的人,一定需要自己的生存之本,也或者说必须拥有自己独特的生存武器。这是每个文学人必须要有的一种能力。

  我多次说过,不管余秀华在诗歌里是和何三坡“误入了彼此的禁区”,还是和陈先发来个“我的肥屁股之下,江水汹涌”,又或者和朵渔“产生交合的冲动”,这都是她在文坛的用兵之计。“兵者诡道”、“兵不厌诈”,这两种兵法是她的法宝。没有人不会对一个脑瘫的,极力鼓吹自己那衰退殆尽的荷尔蒙的人做到毫无反应。基于这种特殊性,人们是要有所反应的,厌恶也好,喜欢也罢,总是要多看几眼。但是你越看越想说点什么,但结果是,你永远堵不住人家的嘴,反倒让人家通过意淫,撂倒了无数个英雄好汉。这是余秀华的诡道。余秀华作为一个特殊的文学人,大声的呐喊道德约束中最无法启齿的问题,甚至以自己的身体作为介质,让你愤愤,又或者让自己名声大噪。这是诈,兵不厌诈,你诈得过人家吗?

  很多人想堵住余秀华的嘴,但她的嘴越来越像洪水猛兽,谁也堵不住。人们越来越想从她嘴里听到高尚的、节操的话,又或者想听到什么民族的、大爱的、传承的、深度的等等东西,还有甚者,一直鼓励文人们都像李白、杜甫那样含蓄内敛,风度翩翩,但是人家余秀华不要诺贝尔,想说啥就说啥,就算她是文坛的一个搅屎棍,人家乐意,谁能管得着。借用她说过的话:鼓励个屁。

  作为一个身体残缺的农民,作为一个离异的可怜的女人,就给她点意淫的空间,让她说吧。她没嫖娼、也没乱搞,只是思想抛锚了,喜欢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一个人。余秀华她代表不了谁,更代表不了文坛的大趋或是风貌。她只能代表她自己,在文坛这片瀚海里,她简直渺小极了,她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的,只是那张嘴发出了一点不一样的海浪声而已,大海上有龙卷风出没,这很正常。中国的文坛还是那个文坛,清清白白,深深浅浅。余秀华还是她自己,不要堵住余秀华的嘴。

  (在线责编 尚书)







推荐阅读

【北京】梁晓声|心灵花园
【河南】王剑冰|通州,大运河之首
【内蒙古】张继炼|张继炼散文短章选粹
【黑龙江】王  菲|春天的使者(外一篇)
【陕西】耿永君|家在绥德
【云南】马永欢|阳春三月龙门美
【湖南】廖静仁|无字墓碑
【北京】周天鹤|那棵樱桃树
【青海】李欣玲|梨花风起正清明
【内蒙古】赵剑华|地中海的风(组诗)
【贵州】梁  军|写给远方的你(组诗)
【湖南】赵  厅|春风遇上柳搔头
【河南】旭  姗|四合院的往昔
【江苏】张  镭|清明小品四篇
【青海】彭吉明|爱在江源(组诗)
【山西】王海荣|西口风
【特别关注】风信子|印象生态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