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批中国传统村落——井陉长生口村

井陉文艺2018-06-13 06:29:17

        太行东麓有一村,明清两代最繁荣,秦皇古道从中过,远近闻名小北京。

现有307国道穿村而过,有史记载唐代已有人在此居住,五代西梁开平年间从山西洪洞迁入一批居民,形成了村落。明正统二年(1437)此地设龙泉关,村东西阁楼各有一对张口雄狮,故以此取名“狮子口”,明天顺年间梁姓迁来一部分住户。梁(粮)和狮子相克,故以古长生沟定名改为长生口村。1937年由于日军入侵,军车在阁下无法通过遂野蛮的将我村东西两阁强行拆除,砸毁神像。并在路西侧建炮台一座,用来封锁晋冀之咽喉。

长生口从古至今就是通京大道(西安至北京),为晋冀咽喉之要冲。所以自然条件形成了以骡马店、商店、钱庄商店、村庄为主的秦皇古驿道店铺一条街,以古道大街为主轴,以山傍水、南北两排,北侧多为二进四合院的二层楼,南侧多为三进四合院的二层楼,依河的一侧、一层石窑为主,二层为砖木结构的大瓦房。大街两侧基本都是车马店和商铺后院供自己居住。村内遍布就地取材的砖木结构、石头四合院多为砖石土木结构,并独有屋檐以下,一色石灰石,屋檐以上雕花砖结构,整体直观层峦叠嶂,错落有致,古有“小北京”之称。现状所留存的多处完整建筑样式与众不同,由为一提的是进士楼院的建筑风格在省内也是罕见之作。这些古建筑群落古朴雅致,亟需进行修缮维护。

长生口村位于县城西20公里处,往西行7公里便是晋冀省界。东距旧井陉亦为7公里,属天长镇管辖。据记载,唐朝就有人在此居住。公元1437年,此地设龙泉关。由于这里交通便利,做买卖、走江湖、杂耍卖艺的、路过此地的很多,有的在这里定居,自然而然形成了一个较大的贸易市场,十里八乡的解放前称长生口为“小北京”。

长生口曾用名狮子口、市资口、士资口。

唐末五代907年,随着山西洪洞、甘肃陇西等地迁入大批居民而形成了村落。之后在明初又有山西娘子关(城西村)迁入一部分梁姓居民。现全村共有一千三百多口人,梁氏占七成,人杰地灵,堪称文化之乡。村民修城明礼,淳朴善良,乐善好施之民风世代相传。

长生口历史悠久,古民居在村内保存较完整的有158处。古建筑群以明清两代的老院为主,共有28家,保存较完整的有20家,其中最具风格的有12家(在物质文化遗产中已详述)。村北侧宋元时代的古老土窑洞,村西的张家窑和村东头的营房小区的高岸下的土窑洞是现在保存最古老的土窑洞。曾经有过先有张家窑后有长生口的传说。

进士楼院、郑录祥院、梁保柱院、白墨喜院、梁万明院、梁牛犊院等12家占地面积共3257平方米。

富有山区地方特色的石头文化:石碾、石磨、石子路、大石槽、石砌路、石砌院、石臼等,更多的是石民居建筑,依山而建,集中代表了我国北方山区居民的特点。还有古庙、古阁、古器农耕具及纺线用的纺车、古器家具等都有悠久的历史和鲜明的地方特色。

长生口地处太行山东麓山区,是由较长街道的山区农村,四周山岭环抱。现在的石太高速公路和307国道都在村中穿过,距井南火车站仅5公里,交通方便,物流繁荣,大车小辆,日夜络绎不绝,热闹非凡。

长生沟的和尚峪、大背坡、大挖垴以及村南南岭后的火焰沟、马店沟、百家洼都有美丽的民间传说。大挖垴的穿山防空洞和正营沟、将居垴、富态垴(后也称炮台垴)、郑沟、梨树峪的大岭、小岭等十几处半山腰的防空洞、郑营沟的防御战壕、抗日战争纪念碑、129师伏击战临时指挥所以及被日寇焚烧的残楼都是军阀混战和抗日战争以及日寇最新的真实写照。

这里山高坡陡,自然风光秀丽,野生动物资源丰富,野猪、野獾(猪獾、猫獾、狗獾)成群,野鸡、石鸡等野鸟满山飞,上百种野生药材,如柴胡、细辛、蒲公英等遍布山野,数百种野菜储量丰富。

长生口还是历代兵家角逐之地,传说战国时期这里便是燕赵战略要地,直到东汉末年的袁绍、袁术、魏将张辽、唐代的安史之乱、宋代抗金、元初铁木真及明清两代都在这里驻兵扎寨。这里不仅是古战场,更是军阀混战和国内革命战争、抗日战争激战之地。1937年的八路军129师伏击战就是抗战时期最具典型的经典之战。日军吃了败仗,曾在长生沟烧杀抗战八路军和无辜村民200多人,造成了远近皆知的长生沟惨案,也是井陉县境内日寇造成的第二大惨案。

平津战役之后,解放军经常在这里过兵住宿,每逢住宿村里老百姓主动腾出房子,借给生活用品,军民亲如一家。1941-1943年期间,八路军游击队到村里宣传抗日救国,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全村自愿报名参军的青壮年就有50余人,为国捐躯的烈士4人,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有梁三小、梁海科、白瑞云三人。

长生口中心街

村西戏楼

梁氏族谱大明成化老祖

范俊青古民居

樊建庭公益店铺

文:井陉县文联、天长镇长生口村

摄影:梁志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