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子 | 秦腔名角齐爱云老师的戏曲人生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9-23 14:02:2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面蓝字  免费关注


原创散文

秦腔名角齐爱云老师的戏曲人生


《穆桂英》选段 齐爱云

 

01


老套的故事,美丽善良的女子为葬父而卖身,落入烟花。


如果她沿着烟花薄命飘摇,游戏风尘、游戏男人,绝不去相信什么一生一世的肤浅对白,或许还不至于要让自己的人生走到打神告庙的声嘶力竭。可是命运总乐于丢给人一个温柔的陷阱,一天,敫桂英去海神庙进香,在雪地里救了一个名叫王魁的男人,一个破落书生。



男才女貌,郎情妾意,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她把一个女人所有的柔情,无限温暖地捧给了全力攻读、一心进取的他,即使后来那无法篡改的结局让她的付出成了取悦自己的谎言。但我们依然要相信男人在那些潦倒寂寞的日子里需要温情需要面包的真诚。


在王魁赴京赶考前,他们二人在海神庙盟誓,互不负心。当人把誓言变作一种获取信任的手段,它的真实性和约束力总是有待考证的。这本是一个怯懦又荒凉的世界。



“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这是崔莺莺的泪,是《莺莺传》里的崔莺莺,而不是《西厢记》里的崔莺莺,所以这泪水的预言性和敫桂英的泪应该是一样的。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是太多爱情凄凉的宿命。


所以,她昼盼夜想,等来的就只能是一纸休书。她没有苏三幸运,因为没有遇到属于自己的王景龙。她也没有秦香莲幸运,碰不到人生中的包文拯,她能想到的唯有那见证了他们誓约的海神。但她悲愤欲绝的哭诉和祈求,换来的只是凄冷和沉默。


她还有什么指望?誓言成了谎言,整个世界都不言不语,茫茫人世只剩了孤独与寒冷,她只能处于一种绝望的癫狂了。神都成了爱富贵向权力的势利眼,她满腔怨恨,怒从心起。信仰土崩瓦解,溃不成军,空悲对寒秋,怨恨悠悠无尽头,她要《打神告庙》。

 


02


戏台上,大幕拉开,背景是古庙的破败、阴气森森。“人心难测天道悔”一声伤心欲绝的叫板,敫桂英七尺水袖,长长地飘拽出来,虚弱难支,圆场奔跑,飘飘荡荡。苦音悠悠,“我本将心向明月,无奈明月照沟壑”的道白,是无奈,是悲叹。水袖左右平抛,有力的“分袖”开门进庙,一声“海神爷”叫的催肝裂胆。“对神灵不由我血泪滚滚……”这大段幽怨悲伤的哭唱,哀音绕梁,忧愁遍地,这回忆又让她在伤痛中艰难地穿行一回。几次祈求“海神爷呀、判官爷呀”的呼号,由弱到强、由慢到快,一声比一声激烈,一声比一声更让观众揪心。



周围没有丝毫的回应,只有死一般的寂静,水袖飞舞,如翻飞的蝴蝶,似浮水的莲花。“卧鱼”倒地,再艰难地站起来。两条如梦似幻的水袖伸缩自如,拖起来飘逸洒脱,抛出去干净利落。


水袖美轮美奂,与剧情、与人物合而为一。单抛、双抛、旋子、抖袖、翻袖、绞袖都是这个被生活抛弃和作弄了的女子内心里的悲苦、激愤、无奈和抗争。


一个弱女子,数次被生活戏剧性的抛弃和作弄,孱弱的肩膀如何能承担如此的凌辱与践踏?


当她在供桌上一个高位“抢背”落下的时候,刹那间能听到心碎的声响。


 “我该回向哪里?”“哈哈哈”几声癫狂的大笑,只有将自己交给那几尺素洁的白练。朱霞残照,红泪鲛绡,愁在眉梢,恨在心头,穷尽了所有,反噬了自身。


这悲剧性的毁灭淹没在潮水般的掌声中。


整个演出的过程她仿佛在剥去人性中的一件件丑陋的外衣,让绯红的血色暴露在耀眼的阳光下。


戏的美就在于大写意的虚实结合。梦幻灭,生无望,我们看到了“蕴藏的生活”。



03


戏曲界有一句话叫“男怕夜奔,女怕思凡”。原因就是因为这都是独角戏,一出戏,全靠一个人。齐爱云老师的《打神告庙》就是这样一出高难度的独角戏,场上只有一个人,却满场生辉。这不光是她的水袖功夫美妙绝伦、登峰造极,也不光是她的咬字、归韵已值得细细品味,最主要的是你能看到她对戏对生活的一片深情,能看到她的情怀。


深情是我们心中的翅膀,枯燥乏味的生活因为深情而有了丰富的想象,从而使人的生命更加丰满。



情怀就是生命的全息,要在天地长久中去体验。她没有惊人之心,没有取宠之意。以梦为马,以戏为天地。


一眼数春秋,一眸承桑海,在一个角色里她把戏做足了。


这个世界是属于有天赋的人,属于刻苦勤奋默默坚持的人,更属于有大爱大情怀的人。看齐老师的唱戏做人,你就突然明白了一句话——这世上的元素,如果你有机缘喜欢它,它终归会成为你的一种人生。


日月耕耘,风雨历练,她在美中完成穿越。恬淡安静,感恩敬畏,以艺术为生命,走过春花秋月的岑寂,观便俗世红尘涵养的百家气象,然后找到了自己。


光阴沙漏,时时流转。当她一步一步走向秦腔界大师称谓的时候,我们看见的总是她那淡淡的笑容,那笑容是别人学不来的,那笑容流露着她对生活的态度。


看到过很多她的专访,人们评价她最常用的一个词是“德艺双馨”。《世说新语·笺疏》里面说,德成智出,业广惟勤,小胜靠智,大胜靠德。她自己最常说的一句话是先做人,再做戏。


翻遍她的朋友圈,每一句话,都关乎戏,关乎美。


她说,戏曲艺术是在不断塑造自己的过程中再塑造他人,在被无数次的精雕细刻后呈现出来的活灵活现的艺术品。


感谢好友新赐我有趣的名字“下乡女神”其实我就是从乡下走出来的小女子。


我们无法把控现实的种种,但我们可以让自己的灵魂获得自由……


她能在央视的舞台上星光灿烂,也能在乡野的草台上深情演绎;能在大学里精彩演讲,也能在“伶人王中王”激情展现;她时时在感恩自己的恩师,又时时教导着无数的弟子;舞台上有天女散花彩练飘飞的斑斓,生活中有绿裙红巾简单朴素的惊艳;她是女神,也是自己口中的乡下小女子。


今天看见她发的朋友圈,一次次的出发,一次次的放下,一次次的从头再来,一次次不断的雕琢自己,在他人的世界里悲欢生死着。无论殿堂乡野,无论春夏秋冬,都这般不停的演绎着,只为心中那种无法言表的戏曲之美,魅力吸引着……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她已与戏融为一体,戏就是她,她就是戏。当一个人本身已生出禅意的时候,她能听到的只有自己内心的呐喊,她就是自己麦田的守望者,她就是美本身。

 




 我愿和你一起行走,于行走中获得点滴!


  白日耕田夜读书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作者简介



石子,甘肃省秦安县兴国中学教师。常行走在古老的村庄和在散着泥土气息的田野,爱喝浆水酸汤,爱听满腔豪气的秦腔。同事说我永远是甘肃的小土豆,土的掉渣;我说自己是石子,是铺路的。


如果您喜欢就请扫二维码关注吧

(本文系作者原创,文中插图均来自网络,转载或选用均须取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                           


责任编辑   杨靖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建议和精彩的评论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