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用暧昧造句的夜晚(一)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5-11 09:54:0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那些用暧昧造句的夜晚

文|霜月寒蝉


造句

电话号码是阿木给她的。11位阿拉伯数字,在夜里闪烁着诡秘的眼神。阿木说,有事可以给哥哥打电话,然后她似乎看见他那犹豫的眼睛,他的脸上写满了真诚。点点开始一遍一遍的看着那些数字,她觉得它们和他一样让她渴望。

点点可以很常时间不出门,读读写写或者坐在床上想心思。她隐隐地在想阿木,她像一只温顺的猫,希望可以爬在阿木的膝头,但是她努力的做到让阿木不知道。但是她现在却渴望阿木明白,可是那11位数字之后传出的却是盲音。

实在无聊的时候,她就站在窗前看对面二层楼那扇窗,那个楼内住着男人女人。慢慢地,她迷恋上了那扇窗带给她的画面。

一个落地很大的窗户,绿色的窗帘,可是从来不拉。窗外是长长的走廊。点点常常看见男人和女人在走廊上牵着手走。男人和女人看上去都很美。有一年夏天,男人光着膀子,女人给他套上衬衣,站在他对面,给他系扣子的时候亲了一下男人的胸膛,然后脸红红的,男人就开始吻她…….

这样的场景,点点最先喜欢,后来生气。

好像他们一直在用缠绵造句。

用缠绵造句是点点说的。她说,哥哥,我们用暧昧造句吧。她的声音听起来很性感,阿木心动了一下。

点点想,为什么他们不吵架呢?为什么不摔东西,为什么不离家出走呢?

时间一点点过去,他们放在走廊阳台上一盆玫瑰开出了女人嘴唇一样的花,已经是春天了,窗户里的他们依然缠绵,笑容还在,亲昵还在。

点点想,也许他们刚结婚,那种快乐,点点明白为什么?如果再过十年,他们还这么快乐,那就是不可思议。

春天的一个晚上,点点看见那个女人背着包要出门,男人从后面拉住女人。点点看不见他的眼神,但他可以肯定那眼睛里一定是柔情蜜意。女人转过身,和男人拥抱接吻,吻得水深火热。然后,男人突然扛起女人走进了门,绿色的窗帘第一次放了下来。

那一刻,点点的身体一下飞了起来。让男人有力扛的那是什么。她想到阿木,阿木不会扛她,她是他的哥哥。

点点说,有一些细节可以让人一生动情。点点信。就像阿木喝醉的那天晚上,在电话里第一次叫她我的点点,那时候的那种迷醉。

点点想,如果那时候她在他身边,他也许会做点什么。

可是她在电话的这一边。

(待续)


作者:

刘雅琼:网名霜月寒蝉,女,甘肃平凉人,现在平凉市广汇天然气有限责任公司工作。霜月寒蝉得名于《礼记·月令》中“孟秋之月寒蝉鸣,中秋之月鸿雁来,季秋之月霜始降”“哀蝉无留响,征燕鸣云霄”。从小喜欢文字,文字承载我的忧伤与快乐。14岁,在《平凉日报》上发表小诗《哀思》,1990年,诗歌《血的回想》—怀念苏宁,在白银《思想政治教育信息》报上发表,1991年诗歌《瞬间》、《冷和热》入选《女友》大赛纪念奖,1992年,诗歌《格言》在全国新短文学大赛特别赛中获奖。2005年开始上博客,以霜月寒蝉为名,最早在Y客上写文字400余篇,后因网站关闭,许多文字丢失,后到聚友博客里写作,里面有文字570余篇,另在红袖添香网站中也有自己的文集。

那年、那月、那偷来的食物

霜月寒蝉散文:秋日与友登高

小说:边缘 路口 红绿灯

家有顽妻,欢喜多?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