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友回家过年不受法律保护

獬豸新闻2018-04-16 11:02:46
法治周刊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迫于父母的压力,每逢过年前便有一些未婚青年租朋友回家。网上类似的帖子连篇累牍,不仅如此,网上还贴出了北京、上海、深圳等十大城市租友回家的市场价格,最高的一天3000元,最低的则只有300元。

    

租友回家表面上喜气洋洋,但背后却也暗藏危险,更有甚者,因租友回家而上当受骗。



引狼入室


温州青年陈某才20出头,父母就催促其尽快谈婚。匆忙之中,陈某只能租一名女朋友饶某回家,没想到饶某竟然是个小偷,其在为陈某做租用女友期间,见利忘义,以身试法,屡屡在陈某家偷盗财物。

    

陈某的父亲开了一家小超市,起先,饶某就顺手牵羊,不时从超市收银机里偷钱,陈某的父母还以为陈某因为恋爱花钱多而从收银机里拿钱,也就没太在意。没想到,饶某变本加厉,一次竟然从陈某父母放在家中的10000元中偷了6000多元。陈某的父亲因此过问陈某,陈某自然矢口否认,陈某的父亲以为儿子拿了钱不认账,就狠狠地打了儿子两个耳光。饶某见陈某被打,只能加以收敛。但时隔不久,饶某又在帮忙收银时顺手牵羊,偷走了500元。陈某的父亲即向公安机关报案。事已至此,饶某只能对屡次三番偷窃陈家现金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此时,陈某所谓的女朋友也露出真面目,原来饶某不仅冒充陈某的女朋友,还冒充某公司的职员,其实她根本就没有任何职业。陈某租用女朋友回家,不仅没有给父母带来喜讯,反而弄巧成拙,平添了许多麻烦。



收礼引纠纷



此外,租朋友回家,无论上门的是儿子的女朋友,还是女儿的男朋友,出于礼节,亲属朋友都要给见面礼,甚至数目不菲。针对收取的礼金,租用双方也容易发生纠纷。

    

周某、李某都是郑州某工厂的工人,为应付父母的催婚,周某花钱雇佣同厂女工李某冒充女朋友回家,李某欣然答应了。李某在周某家得到许多礼金,对于这些礼金,周某、李某产生了分歧。周某认为只能按约定的200元付酬,李某则认为自己比原来约定的时间多待了四天,应该另行结算。而且,礼金都是自己的劳动所得,应该归自己所有。两人因此在路边吵打起来,路人遂向公安机关报案。好在都是同厂工人,经警察调解后,李某表示4700元礼金自己分文不要,全部归还给了周某。

    

租朋友回家,不仅因为礼金容易发生纠纷,就是针对租金本身也会发生纠纷。上海的一位大龄女郎,为了应付父母的催婚,花钱租男朋友回家。孰料假的真不了,租来的男朋友因为演技不佳而被父母当场识破。女方因此恼羞成怒,拒绝向对方付款。对方数次上门索要报酬,双方不依不饶,当街发生纠缠。


法律分析


众所周知,租赁合同的对象只能是物,而不能是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条规定“民事活动应当尊重社会公德,不得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破坏国家经济计划,扰乱社会经济秩序。”第五十五条规定,“民事法律行为应当具备下列条件:行为人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意思表示真实;不违反法律或者社会公共利益。”第五十八条规定,无效民事行为包括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所为的;违反法律或者社会公共利益的;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无效的民事行为,从行为开始起就没有法律约束力。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条规定,“本法所称合同是平等主体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之间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权利义务关系的协议。婚姻、收养、监护等有关身份关系的协议,适用其他法律的规定。”第七条规定,“当事人订立、履行合同,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尊重社会公德,不得扰乱社会经济秩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可见,所谓租友协议,即使名目再冠冕堂皇,内容再丰富多彩,也因为违背国家法律而于法无据,不受法律的保护。

    

假的真不了,租来的朋友最终也是昙花一现,自欺欺人。明智的做法,只能是正确对待婚姻问题,及时处理婚姻大事。可怜天下父母心,对于父母的婚姻催促,子女要积极倾听,认真对待。当然,欲速则不达,父母也要理性对待子女的婚姻大事,不要盲目催促,而要讲究方式方法,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否则就可能会弄巧成拙。

   

(作者单位为甘肃省民勤县人民法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