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古浪一村支书涉嫌性侵智障幼女被免职刑拘!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10-11 09:05:4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在甘肃古浪县黄羊川镇的大山里,八岁女童蓉蓉(化名)的家人感觉天快塌下来了。小蓉蓉告诉家人,自己被60多岁的村支书多次性侵。

  古浪县属于甘肃省武威市,位于甘肃省中部。沿着土山路,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来到了古浪县黄羊川镇石门山村蓉蓉家,走进陈旧的平房,昏暗的屋内,没有一件像样的电器。蓉蓉面容清秀,走路和说话不太利索,家人说孩子可能是轻微弱智,脑子时好时坏。

  户口簿显示,蓉蓉出生于2007年12月。被问及什么时候发现孩子被性侵时,她的姑姑李兰(化名)说:“前段时间我发现蓉蓉在玩新手机,就问孩子是谁买的手机。”蓉蓉头也不抬:“书记买的!”孩子口中的书记,正是村支书韩国仁。李兰从蓉蓉口中得知,村支书不仅给孩子买零食,还塞给蓉蓉30块钱,让她不要告诉家中的爷爷奶奶。这引起了蓉蓉家人的怀疑,李兰问孩子:“书记摸过你的手没有?”孩子回答:“摸过。”“他亲过你没有?”“亲过。”

  7月31日,李兰带着蓉蓉来到古浪县人民医院做了检查,她告诉记者:“大夫告诉我,蓉蓉的处女膜破裂了,但是检查的结果没让带回去,理由是如果要报案的话,就不让带走检查结果。”

  李兰当时非常气愤,打电话质问韩国仁,李兰说:“韩国仁正好在古浪县城,就打车过来了,他死活不肯承认强奸孩子。我告诉他"干没有干,你心里清楚,我在医院检查了,我要报案去"。之后,韩国仁还跟着我,我告诉他一定都要报案,他才走。”

  两个小时之后,李兰接到了韩国仁的几条短信:“我现在没脸见人了,我死的时候非把你们干掉几个,如果不信我让车碰死。”“你们太不是人了,我把你们一家子全灭了。”李兰回复:“威胁我吗?”韩国仁说:“不是威胁你,没有的事情决没有。”当晚21点左右,李兰带着蓉蓉来当地公安局报案,做了几个小时的笔录,离开公安局的时候已经凌晨1点多了。

  8月3日,李兰接到一条短信:“你于2016年07月31日所报"蓉蓉被强奸案"一案,经过我们初查,确认符合立案条件,现已立案,正在开展侦查调查。特此告知。”

  韩国仁从什么时候对蓉蓉下手呢?李兰告诉记者,7月中旬,蓉蓉的爷爷脑溢血住院,韩国仁来到家里,找其家人要户口簿、身份证、一折通(当地政府给农户发的一本专用存折)。他告诉蓉蓉家人,可以去民政局申请补助。

  当天,只有蓉蓉和她智障的父亲在家。蓉蓉指着家中的炕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书记让爸爸去地里摘豆角,就在这里欺负我的。”“书记把我的裤子脱了,他的裤子也脱了……书记在炕上压在我身上。”蓉蓉断断续续地说。“哪一天要一部手机?”韩国仁事后在炕边问蓉蓉。“明天就要!”不明事理的蓉蓉回答。

  第二天,韩国仁约蓉蓉,以进县城看住院的爷爷为理由,乘坐班车到了古浪县人民医院,“我们就让韩国仁把孩子带回村里,之后还去了公园,韩国仁用手机给蓉蓉拍照。”李兰说,当时他们并没有当回事。


蓉蓉在古浪县城拆迁工地指认现场

   记者看到,杂草丛生,很少有人会经过这里。蓉蓉突然眼睛就红了,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躲到了姑姑李兰身后,显得有些害怕。蓉蓉回忆说,走出“公园”之后,韩国仁又带着蓉蓉来到了距离烈士陵园不远的南街拆迁现场。穿过一堆废墟,蓉蓉给记者指认韩国仁性侵她的地点——在一处正要被拆迁的废弃平房内,当时周围没有人,韩国仁对蓉蓉做了同样的事情。过了几天,韩国仁给蓉蓉在黄羊川镇上买了一部手机,“时间记不清楚了,他把我叫到他家里,插上了大门,就把我欺负了。”

  古浪县委宣传部一位李姓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这位村支书已经被拘留了,黄羊川镇已经将其免职了。”蓉蓉家人给记者提供了一份《中共黄羊川镇委员会关于免去韩国仁石门山村党支部书记职务的通知》通知显示:“根据古浪县公安局2016年8月8日发出的古公(刑)拘字(2016)116号拘留证对犯罪嫌疑人韩国仁执行拘留的决定,经2016年8月8日镇党委会议研究,石门山村党支部书记韩国仁涉嫌违法犯罪,决定免去韩国仁石门山村党支部书记的职务。”


更多甘肃新闻,请关注微信“兰州微事”



来源:中青在线

版权归原作者 如有侵权请联系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