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故事 | 朱维铮先生的最后一课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2-19 10:43:3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这是朱维铮先生整整52年教书生涯的最后一堂课,地点是复旦大学第五教学楼5301室,题目是《历史上的中国与世界》,复旦各个院系有200多位学生聆听了这堂课。在历史系副主任邓志峰和姜鹏博士的陪护下,先生提前到达教学楼,走进教室时,他仍不让人搀扶,而是用了拐杖走上讲台。授课时,先生的声音微弱,但他仍坚持讲完了这将近两小时的课程。“就到这里!”先生讲完这最后四个字,起身退场,他仍坚持着不让学生搀扶,缓缓走进休息室。就在先生退场时,闻讯赶来旁听并录制上海电视台《大师》节目组的所有编导都落下了眼泪。其实了解先生病情的人多少已明白,这很可能是朱先生与大学课堂最后的道别。


十天后,朱维铮先生住进了医院,他再也没能走出来。


我们不妨重温这最后一课,迎接新学期的开始。



朱维铮先生的最后一课(节选)


《大师》栏目组整理


我给你们上过第一节课,第一节课的课题就是中国人、中国史。那一次着重地讨论中国是一个历史的概念,一直到1991年,也就是一百年以前,辛亥革命以后成立了中华民国,中国才变成一个政治概念,也就是说中国人才正式地成为国民。


中国的称谓很早,大概已经有了两千多年这以前,也就是年以前的两千多年里面,中国人一直不是国民。弄清这一条很要紧。什么道理呢?历史上的人,出于各种各样的目的,把自己的大小王朝都叫做中国,或者把皇帝说成是中国的代表。比如说宋朝,从来就不是一个统一的王朝。和宋朝同时存在的有契丹人建立的辽朝、女真人建立的金朝和党项人建立的西夏,另外还有现在云南贵州那里的南诏。两宋时候的人,习惯于把自己叫中国,而把辽、金、西夏、南诏等这些政权说成是非中国,或者叫做夷地,或者干脆叫做外国。这是站在宋朝人的立场上说的,而不是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上说的。同样在两宋时代,因为金朝自以为统治的地方是中国的中心,所以自称是中国,也把宋朝叫做外国。这个问题其实牵涉到孔子讲的夷夏问题。


古代的时候,自称中国的人又自称是华夏。华夏的对立面就是四夷,在孔子的时代有专门的称谓:东边的比较后进的少数民族叫东夷,北边的叫北狄,西边的叫西戎,南边的叫南蛮,我们上海这一带就是属于南蛮。孔子有好几次在《论语》里面提到了所谓夷夏问题,他说:“夷地之有君,不如诸夏之无也。”


孟轲讲了很多夷夏之辨。他特别强调,只可用夏变夷,未闻用夷变夏。但是他又说周公是西夷的后代,因为周文王是西夷之人。舜是东夷之人,“文王,西夷之人也”。他说,到了后来,这些人“得志行乎中国”——志向在中国实现了,他们就变成了圣人。中国与夷狄对举,中国与九夷对举,这是比较早的历史记录。那时候夷狄和中国的区别,主要是一个文明的概念,用我们现在流行的话来说,是先进还是落后的概念。凡是自居为诸夏的,就代表着最先进。


到了战国秦汉的时代,中国开始有区域概念。前次我讲了,中国为什么是区域概念?因为周朝统一了黄河中下游以后东迁,自称都城的地方叫做中国,也自称周朝的皇族和有亲缘关系的族叫做中国。当时的中国人很少,族也很少,没有多少人,以后就扩大了。我已经说过,在西周的时候,楚国是一个很强大的诸侯国,楚王就不承认是周朝的中国人。


楚王自称是蛮夷。现在考古发现,还有根据历史记录来看,到了西周晚期的时候,楚国已经是文明程度很高的一个诸侯国。所以到这个时候,“中国”就不是一个文明的观念,而是一个空间的观念,有些人把它变成族群的概念。其实到了秦汉以后,“中国”就变成一个统治王朝中心的观念。我们知道,秦朝的统治者不是所谓华夏,是西戎,是几个在现在的陕西、山西、甘肃这一带的民族混合而成的,我们姑且叫做秦族。 


我们现在看到它的文明程度是相当高的,现在秦始皇的墓还没有挖出来,但是秦始皇的墓边上挖出来的东西已经让世界震惊了。比如那么多兵马俑,我们地球上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东西,它的文明程度已经很高了。但是当时征服太行山以东六国,在六国的眼光里,秦国就是夷狄或者蛮戎这样的国度。这时中国已变得不是一个纯粹的空间观念,而是族群的观念。在某种程度上,这变成了一个很大的偏见。 


到了秦汉时代,中国已经变成在中原统治的王朝的称谓。秦汉自称是诸夏的中心。夷狄也是这样。最厉害的是匈奴,匈奴很强大。连秦始皇那么强悍的人,没有办法,只好去铸一条长城,希望挡住它的马队。当然没有能够挡住。 


到了北朝隋唐以后,特别是北朝的那些王朝,统治的地方就是原来秦汉统治的中心地带,现在的陕西、山西南部,还有河南、山东这一带。以前北方的一批大族被赶到南方,变成了所谓的南朝。当时两方面都自称中国。北方北朝为什么会自称中国?你的统治中心被我占领了,所以我就是中国。到了隋朝唐朝,隋朝皇室的祖先、唐朝皇室的祖先,分明都是突厥人,但是他们都自称是华夏。


唐朝的三教论证,其实就是争夺统治性的意识形态。这里面就牵涉到中国,也牵涉到谁是华夏。因为隋朝、唐朝 的皇室都分明是过去所谓的夷狄——东夷、北狄,他们分明是夷狄,但是他们自称是华夏。这就引起一个问题——谁是真的华夏族的祖先?在唐朝吵了很久,最 后到了公元八九世纪,韩愈写了一个东西,里面讲到了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夷狄而诸夏,则诸夏之;诸夏而夷狄,则夷狄之。”就是说完全看文化。即使是夷狄,用了诸夏的文化,就应该看成是华夏族。如果是华夏族,用了夷狄的文化,就应该看成是夷狄。


到了后来所谓的宋明理学,他们都尊崇韩愈,韩愈是宋明理学真正的开山祖。他们尊崇韩愈,变成一个什么呢?变成一个后来我们所解释的夷夏之辨,这个辨,最主要的就是文化概念。结果反而使得人忘记了我们中国是个多民族国家,我们这个多民族国家不是只有一种文化,也不是只有汉文化。


中国百分之九十几的人是汉族,但是我们不知道汉族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在“文革”以前,我们史学界有五大讨论, 其中一个讨论汉民族形成问题。我以为汉民族形成问题讨论是值得注意的,什么道理?证明了一条,所谓汉族不是汉朝就有的统治民族。汉族是到北朝时才形成的民族概念。所谓胡汉,北朝把汉人贬得很低,胡人在前,汉人在后。但是隋唐的统治者自认为是汉族,结果就混合了。到了韩愈,变成了一个文化概念。所以从观念史的角度来说,我们汉族的形成比较晚,我们中华民族的形成应当是在近代的时期。 


现在我们的中华民族里面,经过民族认同的有56个民族,其实未必止于这些民族,因为现在还有一些没有民族认同的族群。56个民族都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但是我们很多人在讲中国史、在讲中国人的时候,忘记了这一点。 


所以我要求你们各位要学点历史, 懂得一点历史上的中国与世界的区别: 第一个要区别的是,历史上的中国是一个族类的概念;第二,历史上的中国是一个空间概念;第三,历史上的中国后来变成了一个文化概念,这个文化概念和统治中心是联系在一起的。



摘自《东方早报》2012年3月11日


本文编辑:周程祎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