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公怀瑾大士|曾国藩教子笔记——英雄诫子弟(二)

尚南精舍2018-06-19 15:00:20

真正的学问能够滋养我们的身 心,变化气质。从知道到理解到做到,不仅要「学」,还要善于「问」。明师的指点,可以让我们少走很多弯路。欢迎关注『尚南精舍』,一起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

西凉李嵩,手令戒诸子:


  “以为从政者,当审慎赏罚,勿任爱憎,近忠正,远佞谀,勿使左右窃弄威福。毁誉之来,当研核真伪。听讼折狱,必和颜任理,慎勿逆诈亿必,轻加声色,务广咨询,勿自专用。吾莅事五年,虽未能息民,然含垢匿瑕,朝为寇雠,夕委心膂,粗无负于新旧。事任公平,坦然无类,初不容怀有所损益。计近则如不足,经远乃为有余。庶亦无愧前人也。” 


      再回到曾国藩的“英雄诫子弟”笔记的本文。他第二个引用的是西凉李嵩的训子故事。


      所谓西凉,时代上是三国之后,吴、蜀、魏相继灭亡 ,所谓三国归于晋,由司马家立国为晋。西晋、东晋共有两三百年,天下非常纷乱,成为军阀割据的局面。此一时期,历史上称作“南北朝” ,而南方有东晋、宋、齐、梁、陈、隋等的所谓六朝。


      李嵩便是在西晋与刘(裕)宋之间,在边区西凉称王的。历史上描写他“秉性沉重” ,很少说话,看起来很老实,头脑非常聪明,器度宽大,学通经史,并熟兵法。如果以现代的地域文化观念来衡量,或许要奇怪,远在甘肃以外的边区地方,怎么会培养出这样饱学的人才来。要知道,在那个时代,现在文化发达的江苏、浙江、福建等地,还是没有完全开发的地区。中国的文化,是由西北发源,经中原而慢慢发展到东南区域来的。所以在那个时候,西北地区的文化水准,还是很高的。  


      最初,李嵩是在那里做地方行政首长。当天下大乱,中央政府失去控制力的时候,他就自己在西凉称王了。李嵩下手令告诫他的好几个儿子当领袖的原则,他在手令中的意思是:


      一个当领导人的人,对于部队的奖励或惩罚,要非常小心谨慎。不可以凭自己的好意,对所喜欢的人多给奖金,或升他的官;对所讨厌的人,就不重用;这都不是用人之道。要亲近忠正的人,疏远那些唯唯诺诺专拍马屁的小人。不要使左右的人“窃弄威福”──这一点很难做得好,左右的得力干部,往往在大老板不知不觉间,掌握了许多的权力。越是精明的领袖,越是容易被左右的大臣专权玩弄,这是作领导人要特别注意的。


      对于毁誉的处理态度,对于别人批评自己的话,听到时要能做到听见如同不曾听见一样,但并不是糊涂,而是情绪不受影响;对于批评的话,是真是假,有理无理,要心里明白。至于恭维的话,差不多都靠不住的,所以毁誉之来,不要轻易受影响,应该自我反省,了解这些批评或恭维,究竟是真是假。至于听到对其他人的批评或赞许,同样要留心,究竟是真的,还是别有用意。


      但有时候,甲乙两人,本来意见不合,而丙对甲说, “乙某说你很好” ,这句话虽然是假的,却可以促进他们之间的和睦,是善意的妄语。反过来,如果老老实实的说“乙某对你有意见” ,那事情的发展,可就会更坏了。


      扩而大之,在处理人事是非的争执之间,在听取部下双方或多方不同意见时,如总务说非要增加某一设施不可,而会计说没有预算一定不给办。这和打官司一样,各有各的理由。身为领导人的,听了双方的意见,到底该办不该办,就非做判断,下决定不可。这时,一定要和颜悦色的来处理这件事。即使某一方面有欺上瞒下,或者犯了什么严重的过失,必须加以处分,但在言辞态度上要尽量和蔼恳切,使对方知道忏悔,改过。甚而听了假话,虽然明知道是假话,也要注意听取,也许其中一两句是真话,同时假话也会反映出真相来。假话如有矛盾,更是找寻真相的线索。所以不可以先有成见,认为说话的人是坏蛋,非判他死刑不可,这就容易冤枉了人。更进一步,能让人尽量说出他想说的话来。问话听话时,还要态度轻松,声音温和,每件事,务必听取多方面的意见,正反不同的意见,千万不可自认绝顶聪明而独断独行,自己想到怎样干,就一意孤行的干了,那就不得了。 


      他继续告诉他的儿子说,他莅事五年——实际上他的从政经验,当然不止五年,这是以他自己挂起招牌称王,计算的年岁——虽然没有做到使老百姓绝对平安,但“含垢匿瑕” 


      一个做领导的人,首先就必须做到“含垢” ,对于一些脏的事情,不但要包容,甚至有时要去挑起来,有时还是冤枉替别人挑的。尤其要替部下挑许多担子,部下错了,宁可让人责备自己。为了培植部下,爱护部下的才具,给他再有努力的机会,领导人就要“含垢” 。这种修养可真不容易,谁都爱脸上有光彩,含垢则是将灰泥抹到自己的脸上,这就要气度恢弘,才能做到。


      “匿瑕” ,是须包容部下的缺点。天下人谁都有缺点,做领导人的,必要包容部下的缺点。如人人求全,则将无人可用。


      由于李嵩有上述的种种优点,所以他能做到“朝为寇雠,夕委心膂” ,这种本事实在难得了。尽管早上还是他的死对头,但是在李嵩道德的感化下,到了下午就成为知心的好朋友,什么都可以坦诚相告。李嵩待人,就有这样的本领,而且不是故意做作,是自然流露,以诚待人,不论新旧,一律公平,坦然无任何区别,既不偏袒,也不会对某方面有所屈抑。


      最后他告诫子弟,宽厚处世,在当时看来,好像没什么出息,显不出作用;但是长远下去,定会得到好处。也就是凡事不要计较目前,眼光、胸襟要放远大,学我这样的处世道理去做,将来或许可以接我的位子,也才不至于愧对历史上的先贤了。


《孟子与离娄》《孟子》一书的整个精神,都以《春秋》责备贤者的立场为出发点。尤其在《离娄》这一章中,重点论述了君臣之道、父子家人相处之道,说明了为君王者治国施政的最高修养境界—--至诚,为人臣者。高官厚禄者的责任—--能格君心之非,为人师者的文化修养和教育的职责—---促成完整的人格,为人子女者事亲尽孝之道—--守身,即坚持一种人格、行为的标准。此外,还讨论了君子修养的目标,即“自得”以恢复“赤子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