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之武是如何击倒秦穆公的?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0-10 08:19:0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小刀说课 系列之二

烛之武是如何击倒秦穆公的?

节选自《左传》的《烛之武退秦师》,以烛之武高超的论辩技巧为核心,向我们展示了“三寸之舌强于百万雄兵”的精彩绝伦,又给我们生动地阐释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外交策略,可谓千古不朽之名篇。

如下,我们来解读一下这篇文章,看看烛之武一个泛泛无名之辈是如何击倒春秋五霸之一的秦穆公的。

烛之武是佚之狐推荐给郑伯的,文章虽然没有详叙,但我们可以推测得知,佚之狐应该是了解烛之武的,他也大约能猜到烛之武会以怎样的方式去劝说秦穆公,但他自己却没有主动承担这个任务,这是为什么呢?

烛之武当时已经年过七十,却还没有什么官衔,据冯梦龙的《东周列国志》而知,烛之武“考城人也,姓烛名武,年过七十,事郑国为圉正,三世不迁官”,可见他当时只是一个未被重用的小官员而已。

佚之狐劝说郑伯任用烛之武去说退秦军,把这样一个重要的任务交给一个无名之辈,实则想通过“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的方式让烛之武被郑国国君重用,可谓用心良苦。

但是烛之武居然拒绝了,为什么呢?他的解释是“我年轻的时候不如人,现在老了,更不行了。”这是牢骚,也是技巧。多少年来不被郑国国君重视,心里当然很郁闷,必须要发泄一下;可发泄不是目的,重要的是凸显自己的价值。要是立刻答应,别人就会轻视于你,只有拿捏一下才能让对方知道自己的重量。姑娘们答应求婚也得有个三番五次呢,一次就答应了,那也太儿戏了。

中国人人性的复杂常在于微妙的人际关系中。如果烛之武欣然允诺,国君等他成功归来,未必会给他高官厚禄,只有稍微推辞一下,才会让国君高看一眼。一来显得谦虚,二来证明这事是你求我的,而不是我求你允许我去做的。烛之武果然“老奸巨猾”。

同类人物,诸位可参考经典传统剧目《二进宫》(又名《大保国》)里的杨侍郎,太后要他发兵救国,他给自己要官不算,还给自己后辈儿孙都把官要到手,这才答应出兵。

郑伯说“我这不是不用你,是我看走眼了,我对不起您,但是郑国灭亡了,先生也没啥好处,你就是不帮我,难道你不愿意救国?”郑伯也贼,他把这个问题上升到了国家利益的高度,这不是个人问题,这事关国家生死存亡,你烛之武要是不愿意到秦国军营去,就是叛国之罪啊!话到这份上了,烛之武只能答应。

所以一般情况下你都说不过领导。你要是给领导讲条件,领导就给你谈牺牲和奉献;等到分红的时候,领导拿大头,你跟领导讲奉献,领导就又会给你讲条件。总之,他都有理。

不管是说不过郑伯,还是确实为郑国当下的危难所驱使,七十多岁高龄的烛之武坐在筐子里出城了。这确实是玩命,因为漆黑的晚上,啥也看不见,敌人要是听见啥声音,箭就射过来了,烛之武非变成刺猬不可。幸亏保密工作做得好,声音控制得也到位,烛之武算是安然进到了秦国的军营。

见到秦穆公之后,他的第一句话是:“秦、晋围郑,郑既知亡矣。”秦国、晋国两大超级大国围困我郑国,一个第三世界、发展中、弹丸小国,我们知道我们玩完了,死定了。

这是“示弱”之策,当你自己明确地知道你根本“不是对手的菜”的时候,请一定记得不要让对手觉得你会反击,那样你会“狗带”得很迅速、很彻底。你一定得让对手知道你绝对不会反击,因为你没有资格,而且你也没有那个准备,这样你才会有和对手斡旋的可能。

秦穆公坐稳了身子,正准备等待烛之武慷慨激昂地说郑国上下齐心,准备与秦晋联军决一死战,不战到最后一兵一卒绝不投降的时候,老烛却说我们知道我们死定了,玩完了。

这个意外让秦穆公险些把刚喝进嘴里的一口水喷出来,“what?”你说啥唻?你说你不行?你要投降啊?费的这个劲儿,早说啊,我大老远跑一趟,人要吃粮,马要吃草,我容易吗?但烛之武这般的低姿态肯定让秦穆公心里美滋滋的,老烛这人不错,你坐下说,慢慢说。

烛之武接着说:“若亡郑而有益于君,敢以烦执事。”这话啥意思呢?说要是您觉得我郑国灭亡对您有利,早说啊,我们自己灭亡自己,劳烦您发兵,太奢侈了!

看这话说的,你从别人家院子走进去了,他们家狗汪汪汪对着你咬,你立刻蹲低了身子,然后说:“狗兄弟,您看您,我这样的小人物来了,还劳烦您叫几声,太费体力了,又打扰主人的清静,很没有必要嘛!像您主人跟我这种人身份的差距,他就是连瞥一眼都是多余的嘛!”

这马屁拍得,秦穆公都要晕了,嬴任好(秦穆公本名)纵横江湖好多年,啥样的马屁都见过,但是拍成这样的,少有啊,顿时有如坐青云之感,飘乎乎的。“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是真理。

烛之武一看情况差不多了,该入正题了,第一波攻势立刻来了,左勾拳命中秦穆公的右脸。“越国以鄙远,君知其难也。焉用亡郑以陪邻?邻之厚,君之薄也。”越过别的国家(晋国),把我们郑国作为您的边境,您知道这太难了,晋国能答应吗?肯定还是把我郑国并入晋国的版图吧?你这个小舅子(晋文公)可不是啥宽宏大量的人,他能放过这个便宜?您为啥要用灭亡我郑国来增加晋国的土地呢?晋国势力增强,您实力受损,这划得来?

秦穆公晃晃身形站住了,唉吆,老家伙,这儿等我着呢,不过老家伙说得有道理啊,我这个小舅子,包括他们晋国那一伙子,惠公、怀公都是些说了不算、贪得无厌的家伙啊,这郑国亡了,确实对我没啥好处啊。可是,我留着你对我有啥用处呢?

大家看电视剧,日本人收汉奸,必须得找对他们有用的。你投诚,但是你屁都没有,我要你还得浪费米饭,当场就给你死啦死啦地。必须说你手里攥着八路的某些短处,有可以利用的价值,你才够资格当个汉奸,所以,平时不努力,卖国都没机会。

烛之武紧接着又使出右勾拳,击中秦穆公的左脸,第二波攻势来了。“若余郑以为东道主,行李之往来,共其乏困,君亦无所害。”这话说得特有水平,意思远不止表面那么简单。如果您把我郑国留着,我可以在东边道路上给您做个看家护院的啊,您那出使的人到我这里来了,可以喝喝水、吃吃饭啊啥的,您也没啥害处。

仅仅如此吗?非也,这还有深层的意思呢,您将来要是和郑国打起来了,怎么办?留着我们作为您的前哨而存在,大军过时,再不济我们还可以提供一些粮草和装备嘛,对不对?

但是能说明了吗?不能!因为晋国也得罪不起,你看烛之武说晋国了吗?他都说邻国,特别隐晦,不挑明,大家聪明人,都懂得即可。几个人背后骂领导,聪明的就是不指名道姓,就说那个谁,那个人,领导听到就说我没说你,误会了,要是名字都带上,这就不好说了,万一有人录音呢?

这一波攻势比上一波猛多了,秦穆公立刻晃开了,他坐不住了,因为这正是他心里隐秘的渴望,现在老烛居然说准了,怎么能不心动呢?

烛之武一看秦穆公的表情,他知道可以发动直接攻势了,“趁你晕,要你命”,我去你的,一记直冲拳,直接命中秦穆公的面门,你给我倒!秦穆公真的倒了,老烛说啥了?

“且君尝为晋君赐矣;许君焦、瑕,朝济而夕设版焉,君之所知也。”您曾经放被俘虏的晋惠公,就是晋文公他哥回国,他曾经给您许下“焦、瑕二地”作为回报,可晋惠公刚一回国就立刻构筑城防准备抵御您的军队,这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啊,说了不算的二五仔啊!就这种货色,您还能信?您忘了他们的无耻和不要碧莲了吗?

揭伤疤这招真的够狠,秦穆公立刻瘫坐在了地上。是啊!是啊,我怎么能忘记呢?这帮晋国人做过的坏事我怎么就不记得了呢?我怎么就贪这么小便宜而忘记了心中永远难以释怀的痛呢?

看着坐在地上的秦穆公,烛之武以七十多岁高龄的身躯往前冲了几步,照他面目再给了一脚,咣!你给我睡下!秦穆公仰面朝天,睡到地上,冲着烛之武说:“老烛啊,好哥们儿,你有啥要求随便提,你是我真哥们儿啊!”

老烛说啥了?“夫晋,何厌之有?既东封郑、又欲肆其西封,若不阙秦,将焉取之?阙秦以利晋,唯君图之。”那不要碧莲的晋国有啥满足之心呢?东面占了郑国的土地,就要在西边占您秦国土地了?要不然他还能乘坐宇宙飞船到火星去占地?您把自己的土地让给您的对手,损己利人,您有那么傻?我看不会吧!

这番说辞,烛之武老汉先两次拍马屁,一次比一次狠,让秦穆公彻底放松,然后使出四种招式,掀起四波攻势,把秦穆公打倒在地,连还手之力都没有,不仅仅撤军离开,还留下将领和士兵护卫郑国。

一夜之前,敌人虎视眈眈,分分秒灭国,一夜之后,敌人变成盟友,不仅不再攻伐,还成为了你的好朋友,替你守卫。这种翻滚过山车一样的国际关系不仅仅是靠烛之武冠绝古今的外交辞令,最重要的是他证明了亘古不变的一个真理:“永恒的只能是利益,而不可能是友谊。”

国性本恶,在国家利益面前,真的没啥太大的道义可言,朋友的敌人是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绝对没有啥永久性的契约。烛之武之所以能够成功的原因,就在于他聪明的洞察了秦晋之间的裂痕并加以利用。“不战而屈人之兵”永远是上上之策(这点儿道理特别值得动辄要求发动战争的喷子一学)。

晋文公在得知这些消息之后,他说了三句话:“因人之力而敝之,不仁;失其所与,不知;以乱易整,不武。吾其还也。”这三句话的决断也相当有水平,晋文公作为春秋五霸之一,绝非晋惠公、晋怀公能比的,他在这里体现出的最大政治素养叫做:隐忍。

国与国之间的较量,绝不是有点冲突就发力,动辄鸡飞狗跳要攻伐,若没有一击得中,致人于死地的能力就该韬光养晦、以待时机,等到时机成熟,再老账新帐一起算,愤怒和叫嚣根本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当然,从晋文公尚且还记得讲仁义,也能窥见春秋时的战争还保有“师出有名”的道德传统。只可惜,随着时代的发展,这种传统已丧失殆尽,国际关系的混乱和翻云覆雨更是成了家常便饭,可为一叹。

这篇文章中,烛之武是郑国的英雄,他以一己之力挽救了就要灭国的郑国,但烛之武的外交胜利显然只能是暂时的,也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郑国的国运。课本(人教版必修1)第17页课后第三题,吕祖谦老师写的《东莱<左传>博议》中有言曰:“他日利有大于烛之武者,吾知秦穆必翻然从之矣!”吾深以为是。

附录一:《烛之武退秦师》原文:

晋侯、秦伯围郑,以其无礼于晋,且贰于楚也。晋军函陵,秦军氾南。佚之狐言于郑伯曰:“国危矣,若使烛之武见秦君,师必退。”公从之。辞曰:“臣之壮也,犹不如人;今老矣,无能为也已。”公曰:“吾不能早用子,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过也。然郑亡,子亦有不利焉!”许之。

夜缒而出。见秦伯曰:“秦、晋围郑,郑既知亡矣。若亡郑而有益于君,敢以烦执事。越国以鄙远,君知其难也。焉用亡郑以陪邻?邻之厚,君之薄也。若余郑以为东道主,行李之往来,共其乏困,君亦无所害。且君尝为晋君赐矣;许君焦、瑕,朝济而夕设版焉,君之所知也。夫晋,何厌之有?既东封郑、又欲肆其西封,若不阙秦,将焉取之?阙秦以利晋,唯君图之。”秦伯说,与郑人盟。使杞子、逢孙、杨孙戍之,乃还。

子犯请击之。公曰:“不可。微夫人之力不及此。因人之力而敝之,不仁;失其所与,不知;以乱易整,不武。吾其还也。”亦去之。

附录二:《烛之武退秦师》译文:

晋文公、秦穆公出兵围攻郑国,因它对晋国无礼,而且在与晋国交好的同时,又私下对晋国的敌人楚国表示友好。晋军驻在函陵,秦军驻在汜南。

郑国大夫佚之狐对郑文公说:“国家很危险了!如果派烛之武去见秦国的国君,秦国的军队必定撤退。”郑文公听从了他的话。烛之武辞谢说:“我在壮年的时候,还比不上别人;现在老了,无能为力啊!”郑文公说:“我不能早早用你,今日情急而求你,这是我的罪过啊。然而,郑国灭亡了,你也有所不利啊!”烛之武答应了他。

深夜,烛之武用绳子吊出城墙。他见到秦穆公说:“秦国与晋国围攻郑国,郑国已明白自己将会灭亡。如果灭亡了郑国而有利于您,怎么敢冒昧地拿亡郑这件事情来麻烦您。跨越晋国,把秦国的边界置于远方,您也知道这有多大困难。怎么可以用灭亡郑国来扩大邻国的疆土呢?邻国越雄厚,您就越薄弱。如果饶恕了郑国,并且把它做为东边大道上的主人,那么秦国使节来往时,我们就可以供给他所缺的东西,您并没有损失什么。何况,您曾经对晋王赏赐过好处,他答应把焦、瑕两地给您。可是,晋王早晨渡过河去,晚上就筑城来防备您,这是您所知道的吧。晋国,哪里有满足的时候呢?它既然能把郑国当成自己东边的国境,那就会肆意扩大他西边的国境。如果不损害秦国,又将从何而去取呢?损害秦国来壮大晋国,就请您认真想想吧。”

秦穆公很高兴,便与郑国订立了盟约,派杞子、逢孙、扬孙守卫那里,自己就回去了。晋国大夫子犯请晋文公追击秦军,晋文公说:“不行。没有那人的力量,我今天也到不了这一地位。依靠别人的力量,而后伤害他,这是不仁义;失去了自己所结盟的力量,真是不明智;利用混乱去改变已有的协调,这并不是威风。我还是回去吧。”于是,也离开了郑国。


小刀说课之一:《鸿门宴》中几个问题的思考


《核桃湾》销售

《核桃湾》面售地址:

1、庆城县智华书店:陇东中学大门南侧,南街邮政营业厅对面,联系电话:0934-3224314。

2、合水县文宝斋:合水县城一中巷新象世纪商城1楼22号,粮食局对面,十字东口附近,联系电话:0934-5524939。

3、合水县城关镇“建国超市”:城关街道中段,老商店斜对面。

4、环县时代书店:面粉厂巷子对面,联系电话:18793425685

镇原县县城、西峰区城区、平凉市市区均可以联系面售详询微信:lvhuxijian;QQ:422432637。

《核桃湾》网售方式:


       手指长时间按住上边的图片,然后点击“识别图中二维码”,可直接进入微店,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也可以进入,利用网络支付方式进行购买。若不会用微支付或使用支付宝等其他网购工具,请直接加我微信lvhuxijian或QQ422432637联系处理。

套餐1  39.8元:作者亲笔签名图书一本。

套餐2  72元:作者亲笔签名图书两本。

套餐3  108元:作者亲笔签名图书三本。

套餐4  168元:作者亲笔签名图书五本。

所有套餐全国包邮,

快递始发地点为甘肃庆阳,

套餐1、2一律使用邮政小包发货,

套餐3、4使用宅急送快递发货。

      再次感谢大家对《核桃湾》及作者铝壶洗剑的支持,目前还有400本书未售,请大家多多传播,介绍给更多朋友,让纯文学得以有生存的空间。

化妆品销售


正品、纯绿色、天然化妆品分享


     手指长时间按住上边的图片,然后点击“识别图中二维码”,可直接添加微信好友,欢迎了解,欢迎垂询,绝对低价,绝对合用。

    特别推荐仟花佰草面膜,美白、补水搭配组合,新品泥膜,美白更彻底,低价优惠,品质保证,欢迎垂询选购。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