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谷文学】张亚军||懵懂少年,迷情香台山

老丁说事2018-05-17 06:12:29



作者简介

作者张亚军,男,30岁,甘谷安远镇何家坪人,外科医生,酷爱写作。现在陇南工作。


懵懂少年,迷情香台山


文/张亚军



香台山位于安远镇的西南方,有古柏苍松映衬,晨钟暮鼓相伴,清溪河与散渡河在山脚下相汇,使伟岸的山峰多了几分灵气,香台山被很多文人赞美,有过七仙女下凡的美丽传说,何平心里向往,踩着清溪河面上凸起的列石过河,紫苏身子一晃,何平要去扶,一脚就踩在了水里,湿了半个鞋面,永刚和紫苏在前面笑,何平在后面也笑。沿着一条小路往香台山走,何平身后留下一湿一干两串脚印,路旁的白杨树嬉笑着说,有人来了!有人来了!树叶在空中窸窸窣窣,窃窃私语。天空中一片白云在追着另一片白云跑,终于在山顶上化成了一朵莲花。

永刚在看天空盘旋的一只鹞子,一坨屎掉在了头上,被何平和紫苏戏称为“天屎”,紫苏绕着白杨树转圈,像一只灵动的兔子,白杨树干上刻满了字,随着树的生长变得歪七扭八,但依稀可以辨认,大多是"xxx爱xxx,或者xx到此一游",紫苏装作老成持重的样子说:这些娃太幼稚,把爱刻在树上就能天长地久了?在某一个瞬间,紫苏却伸出手抚摸了树上刻的那颗心,眼神迷离,有了一种恋爱的冲动。

越靠近山就越觉得山的高大,人的渺小,紫苏觉得自己成了一只蚂蚁,一粒尘埃,最终成了一丝风,飘到屋檐下去摇那只风铃,摇过一只又去摇下一只,叮咚之声不绝于耳,然后去扯香炉里升起的烟,一阵儿把烟扯弯,一阵儿把烟扯散,路过墙顶的时候,顺手摇了一把旗子,旗子就飘摇起来了,旗子上的龙腾飞了。何平在紫苏的肩上拍了一下,说:发啥呆呢?紫苏醒过神来,看着眼前的庙宇,听着屋檐四角的风铃声,一切又是那么的真实。何平和永刚看着紫苏异口同声说:神经病!



去年三月十八,后土娘娘诞辰的时候,请了省内外名角唱戏,四里八乡的人都往香台山涌,摩肩接踵,水泄不通,永刚就混在人群中,前面不远处,他看见了同桌王丽,心里又紧张,又兴奋,下课的时候,他将一张纸条塞在同桌的手里就跑了,上面写着:去香台山,我有事告诉你。

永刚挤过人群,来到王丽跟前,说:这边走,自己就拐到庄稼地里的一条小路上,走过一坐独木桥,是一片柏树林,永刚站在那里等,果然王丽从后面跟着来了,王丽说:你叫我来,要说啥?永刚说:也没啥事,王丽说:没事你叫我来?说着转身要走,永刚说:别走呀,我有话给你说,王丽说:有事你说。永刚说:我说了你不能生气,王丽说:不生气,说吧,永刚说:我,我,我喜欢你!两个人都红了脸,背对着背靠在一棵树上,永刚准备的一堆情意绵绵的话一句也没说出来,手指头在扣树上的一块干树皮,扣着扣着就碰到了王丽的手,王丽迅速的把手抽走了,沿着下山的路跑了,永刚懵了,觉得自己冒犯了王丽,坐在那里很久,一只蚊子落到到腿上,他也不驱赶,任凭蚊子吃饱后飞走,腿上起了一个包,痒痛难耐,吐一口唾沫抹上,跌跌撞撞回到了住的那个小院。

永刚给何平和紫苏讲了他的第一次表白,紫苏说:永刚,肯定王丽也是喜欢你的,永刚说:哎,不说了,都是过去的事了,女人的心思真不懂。紫苏说:你们现在咋样?永刚说:我们和以前一样,是好朋友,朋友比恋人更长久。

三个人又去了永刚表白过的地方,路过那座独木桥的时候,紫苏建议给桥起个名字,何平说:就叫“王丽桥”,紫苏说,俗气,还不如叫“情人桥”呢,永刚说:这是我的伤心地,你们还拿我开心,叫“绝情桥”还差不多。三个人说说笑笑,向山顶的六郎峰爬去了。



何平站在山顶,看着安远镇,心中愤愤,有了诗意,觉着该为这脚下的清溪河写首诗,嚼了口萝卜,喝了半瓶啤酒,“啊!清溪河啊!”,没了下文,他不会写诗,没能把此刻的心绪表达出来。把剩下的啤酒一口喝完,把瓶子扔出老远。三个人一遍又一遍唱着刀郎的《2002年的第一场雪》,躺在青石板上看天空飘过的云,他们就这样一直躺到夕阳西下,这时正好月亮从山上探出头,何平告诉他们月亮是从山头跳出来的,紫苏回过头,月亮已经挂在了天边。

闲下来的时候,何平老想去香台山,约上紫苏和永刚在河湾里捡彩色的石子,在山顶看更远处的山,在草丛里听虫鸣蛙叫,斜躺在树干上吹笛子,歪坐在石头上唱歌,诉说着无来由的闲愁,表达着豪气冲天的壮志。在这个地方他们忘了学习的繁重,忘了生活的窘迫。

那天,牛高兴和红霞来找何平,相约着去香台山,何平想着约上紫苏一起去,跑去叫紫苏,紫苏高兴的答应,一路上何平和红霞聊的很欢乐,一旁的紫苏显得很安静,快到清溪河畔的时候,紫苏说肚子疼,就回去了,何平不明白,刚才好好的怎么就肚子疼,从香台山回来,紫苏关着门,任凭何平怎么叫都不开,何平说:你肚子怎么呢?紫苏说:不用你管,把你们红霞陪好就成了。何平觉得莫名奇妙,心里隐隐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



第二天,紫苏一个人去了香台山,香台山依旧那么静谧,踩着清溪河上突出的列石,想起何平上次一脚踏在水里的样子,又觉得好笑,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看到何平和红霞说话的时候心里有了妒意,这会又觉得自己有些小气,在河道里捡了几颗石子,在山坡上采了几支野花,心情又美好了。

院子里,何平正在炒土豆丝,紫苏进来,手里拿着一束野花,站在何平跟前,说:送你一束花,何平有些不好意思了,想要解释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出来,紫苏和往日一样,调皮,活泼。



精彩回放

永远的父亲      

【人生百态】一代小品巨星,尝尽人间酸苦——且看陈佩斯的坎坷人生

【焦点跟踪】甘谷县这一次在全中国出名了!!甘肃省甘谷县人民医院产妇意外死亡严重事故再引热议

【散文精品】王琪||甘谷罐罐茶

【精品推介】孩子,我已老去……(令多少中国人落泪的文字)

【甘谷文学】李代顺||老王书记和二狗

【乡土文学】丁兴芳||饥饿的眼睛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老丁说事,查看历史消息】

联系主编

电话:15337019918
Q Q:1252276071
微信:dxf196529
地址:甘肃省天水市
邮箱:1252276071@qq.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