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星河】柴松和山菇的灵性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25 14:45:3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秦禾,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理事,陕西省作家协会理事。多次在文学奖赛中获多类奖项。


柴松和山菇的灵性

富县西川这条清澈见底的葫芦河,从子午岭东南边缘的崇山峻岭中不舍昼夜地地流淌了出来,从远古一直流淌到今。河流蜿蜒迂回,一步三回头,俨然是初次离家出山的少年,割舍不下恋母情结。河水拍击着两岸,就若贪吃的婴儿,使出浑身的劲力,吮吸着母亲丰沛的乳汁……

是的,是母亲山子午岭孕育了葫芦河川的神奇和富饶。子午岭横跨甘肃、陕西腹地,是中国黄土高原上面积最大、植被最好的天然林区,面积大到了有213万公顷;乔、灌、草层次分明,用专业术语讲,植被好到了“郁闭度”达百分之七十至九十的程度。乔木树种主要有辽东栎、油松、山杨、白桦、侧柏等二百多种用材和经济林木;林下灌木有胡枝子、绣线菊、连翘、黄蔷薇、山楂、虎榛子、狼牙刺、酸刺、多花拘子等;草本有羊胡子草、四季青、篙类等。林区内不仅遍野生长着苦参、串地龙、柴胡、秦艽、黄芩等上乘药材,林区还栖息着豹、狍鹿、灵猫、黑鹳、野猪、野鸡等一百五十多种野生动物……

这个天然林库里,狍鹿(当地俗称“羊鹿子”)是有灵性的动物,而柴松、野山菌却是有“灵性”的植物——因为这些山珍,记忆了葫芦河川一段凄凉的史话,融进了大山那颗祈福百姓永远安宁的向善的灵魂……

原始柴松林位于桥北林业局和尚塬林场大麦秸管护区内,面积仅五千多亩。柴松有着“树体高大通直、结果繁多、单位面积蓄积量大”等许多优良特质。柴松的罕见之处在于它是油松的变型,是黄土高原上极为珍贵的优良树种。据二00七年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林学院的专家测定,大麦秸内这片天然次森林柴松平均树龄只有一百零五年。“只有一百零五年”呀!随便翻翻全球物种退化的资料,就知道这片柴松有多么珍贵了。据二00五年的一份科技资料载:“由于人类活动的强烈干扰,近代物种的丧失速度比自然灭绝速度快一千倍,比物种形成速度快一百万倍,物种的丧失速度由一个世纪前的大约每天一个物种加快到近年来的每小时一个物种。”就在全球物种以这样的速度丧失时,大麦秸的山林里却在一个世纪前萌发了油松的变型种柴松,这不能不说是自然界的奇迹吧!

然而,这又是一个多么悲壮的“奇迹”呀,柴松以凤凰涅槃般地新生,戏剧性地讽刺了斯川一段悲惨的历史——原来,大自然有时也是会嘲讽历史的!一个民间传说,道出了这个“奇迹”的渊源:“这片柴松是清朝同治年间战乱中被杀戮的百姓的亡灵所变!”这次战乱史实,有地方志、有斯川张家湾沟里的一座白骨塔古迹佐证,在此不想赘言。但令人惊叹的是,这片世间罕见的柴松怎么就赫赫然地萌生在战乱的白骨堆里了呢?林业学也许这样解释:“柴松根植于黑庐土地带、腐殖质层比较厚……子午岭优良的自然环境很适合柴松生长”云云,我们以为这些解释都是“科学”的,但疑惑终究免不了:子午岭到处都有这样的自然环境和土壤,为什么仅有的一块柴松林偏偏出现在尸骨地处?再则,如果柴松萌生在此次战乱之前的若干年,民间传说的真实性就会大打折扣的,可柴松恰好萌生在战乱后不久呀?至今当地百姓依然持续着“柴松有灵性”的民间传说,因为百姓们虽然不懂历史和自然“同频”发生的巧合,但百姓心里这杆称的“定盘星”是牢固的:祈求永远的平安、和睦,不再有战乱,不再有杀戮……

我对野山菌情有独钟。上世纪八十年代有一个暑假,我曾在深山的一个土窑洞里住了几天,专事拣木耳挣学费——后来我竟然把这段经历写在了小说里。葫芦河川不愧是物华天宝,大山里生长着很多名贵的“真菌类”野山珍,如食用类的蘑菇、木耳、羊肚菌等。羊肚菌和柴松一样有“灵性”,因为只在最近十多年,羊肚菌才不声不响地从山里的杨树洼上萌发了出来——我向葫芦河保证,从我在葫芦河川出生到跑山拣木耳的这段年代里,绝对未见过、也未听老年人说过这个宝物。我由此就想,又是大山这颗向善的灵魂,冥冥之中侵润了羊肚菌的灵性吧,一定是羊肚菌在祈福着山川百姓富足吧?

我确信羊肚菌是黄土高原罕见的宝物,因为我学过微生物学,知道这个野生食用菌一般是生长在南方山区的,例如湖南省隆回县瑶族居住地的虎形山一带,就广泛出产这种真菌;北方山区也生长这个野生菌,应该算作黄土高原上自然界的又一大奇迹。羊肚菌表面状若羊肚,故而得名;我倒觉着它的整体形状更像一个圆锥形或棒槌状的蜂巢。羊肚菌有很强的药用价值,《中华本草》载:羊肚菌消食和胃,化痰理气,主治消化不良,痰多咳嗽。它同时还有防癌抗癌、预防感冒、增加人体免疫力的效果。羊肚菌也是当今世界范围内很珍贵的食用菌——位居世界四大野生名菌之首,价格也很昂贵——网络报道目前干品的市场价在每公斤一千至两千元不等,鲜品每公斤也达到了二百多元。近年来食用羊肚菌在西式欧国家极为盛行,在法国的高档餐馆中,羊肚菌像鲍鱼一样,是不可或缺的招牌菜肴。近年,来葫芦河川旅游的游客,对这个佳肴也是垂涎三尺,它柔嫩的口感、难以描述的美味、再加上那艺术品般独特的外形,吃上一次恐怕一辈子都难以忘记。顺便说一点,直罗镇的农民近年人工种植香菇取得了成功,如果也能成功种植羊肚菌的话,我觉着也是农民致富的一条途径。乡亲富足,吾心慰也。

 猴头菇”据传说是子午岭山中最为珍馐的天然药材——遗憾的是仅停留在传说里,几乎没人真正见过这个镇山之宝。传说中的猴头菇和猴子一样精明,不但会跑,而且是一公一母出现的:此地发现一只“公猴”,它的脸部正对的附近甚至是对面山上的某个位置必然有一只“母猴”;山民要捉住“猴子”,先发现的一只就得用红线绑住,要不然取到另外一只返回时,先发现这只和后取到的这一对“猴子”都会不翼而飞……传说中的猴头菇更有灵性呀。

其实,以羊肚菌萌发为例,大家心里很清楚这是天然林保护等政策实施后自然环境优化的必然结果。但我依旧演绎葫芦河川的山珍有灵性的传说,祈祷富县的父老乡亲永远平安和幸福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