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七月七四章  || 杨湃

新边塞2018-06-12 14:26:44


作者简介:

杨湃,1964年生于甘肃 礼县。18岁从军,35岁回返。是受《葬花辞》启蒙开始写诗的。诗作稀微,曾《飞天》、《诗刊》、《西北军事文学》有登且附诸评。又曾搁笔20年,疲于生计奔波。今年过不惑从劳旧营生是为了高兴吗?非也,实在是救赎。浪得之虚名,一如尘埃抹去不提。





七   月   七    四   章


云  髻


你用煮沸又晾温的芝麻油浸泡透犀角梳子用神泉水洗亮乌发整整一个早晨你数清了头发你扭打成云髻从耳鬓提拢上颅顶编盘花朵绽放芬芳缭绕你推开窗棂折下一缕斜阳由低至高地唱歌伊尔呀嗦哦我的活命山坡的身影似马驹白色的鬃而身为过客我只需小憩只有饥渴暂且止住脉管当中的洪流我还有半途余生好比酿酒之引子彻骨蝉羽之嗡缠恋你的云髻你明天就要在父亲眼里亮相在母亲的针尖上挑破左手的食指右手的腕痕让你巧织梦乡让你明打明地选择男人可是男人你得能骑善射家里有山有川有群马八垧谷子地三头苍鹰然而妙女不告诉你头发是多少心事几回盘伊尔呀嗦哦大野鹿鸣呦呦草盛盐香往日约定就在水中央我有心取下玉簪髻散云落还寻觅什么我一心想要住进你的云髻那是我的故乡






娘   娘


一棵树

人家都居住在树上

娘娘,居住在年轮里

一块石

兽禽都居住在旁侧

娘娘,居住在石头里


草编的身躯披上霓彩

梦幻的眼波冰清玉洁

唇如樱桃透出芳华

眉似青黛风含烟

心里却是乱的

知晓所有苦乐的真谛

女儿们啊

你想开怀生儿女,向她献一穗

谷子。你愿郎君

如何样?要洗净身子

请她看!娘娘啊

娘娘


娘娘的车辕过峡口隘关

娘娘的花轿  帘掩

风苦雨寒

年轮的水,石头的火

请挑一肥臀巨乳的女子

洞悉死活





七    姨


经年蒲团

拂尘漆油


扯起衣襟,月色是七月

子夜的一汪水

远山独行,愿念只求

一柱香,力透长夜之厚

不停的咳,嗓音沙哑着

推窗伸手可及一池荷叶

蛙声

细高个,额头饱而亮

定是莲,莲的卓约


七姨在手帕里咯血了

如在雪地里初潮

一万零九岁的子宫

拧劲地疼

暗红的石桥上,独立

思考着烟雾一般的男人

不是父亲、兄长

不是夫君、家奴


(豹子倒下压住呼吸的人

斧头掷出老远

剁断了水磨的铁索

打转轮盘,是西流的水

这人单跪在秦岭之巅

目遂落日)


天不亮,七姨

就在山路上跺脚

她亲爱众多的姐妹

却无一人亲爱她,可她

仍然在招魂,挽救世界

手持彩虹,在南山

在北山,在浩荡川上

蒲团坐化,一爿花园







坐,或生而有物


娘娘,众神陪伴

坐于香火之中,香火

方圆百里的女子供奉

她们席地而坐

龙爪槐和指甲花摇响了

饷午的阳光。这有何惧

千山万水都走过了

上古的石头磨成今朝的

玉环,这些女子

多少女子身躯穿行而过

狂想与肉体已然浴清

潮着,香水的颗粒

在腹部滚动着

内心的颤动,飞溅火星

双眼微合,耳听得血水

犹如河流奔湧

一手赤色高梁穗

一手黄龙玉里蝎子蛰伏

娘娘啊!在额头抹一缕

宇宙的光

驾驭男人的峥嵘,驾驭

山头,在穹顶之下奔驰

而渴望

而生与俊美匀有凭有据







来稿须知

《新边塞》是纯文学微信平台,旨在“不厚名家、不薄新人,唯质取稿”。我们真诚欢迎大家来稿。来稿要求如下:

        1.原创首发诗歌、散文、小说、评论均可,所投文字要编辑在一个word文档中投送,照片用附件形式单独发送。投稿邮箱:184731670@qq.com

        2.本平台所有来稿文责自负,打赏的费用10元以上的将微信转给作者,10元以内留作平台开展活动使用。有打赏的作品作者请加微信号:jygxzb,将作品应得费用用红包相转。若十五日内平台不刊发,作者可自行处理。

        3.《新边塞》欢迎诗人、作家及文学爱好者关注,投稿。 本平台征稿长期有效。


推荐关注下面微信号

请长按二维码关注“作家联盟”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