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轻言放弃,至少学生需要你——给HM

虞锋的教与学2018-06-12 14:05:01

虞老师,


毕业之后几乎没有什么联系,想和你说说出来半年工作的各种。本来想写书信的,但我更喜欢像现在这种,就像和朋友一样聊聊天,说说话。


2015年6月份,我和所有毕业生一样从学校毕业,和其他人比,我算是幸运的,考上了特岗教师,相比那些出校门就不知道去哪里的同学好很多。时间很快,转眼我来上班一个学期结束,新学期又开始了。我想和你说说上班一学期下来的各种。还有我现在的矛盾,接下来我不知道要怎样去做了。或者可以说心里有很大落差。


2015年9月6日,我独自一人来到我考上的地方报道并准备工作,虽然在来之前已经做好各种心理准备,但真的来到的时候还是接受不了,自己选择的岗位,学校,做为一个外地人,对这些地方完全不了解,所以只能靠运气选岗位,再加上我成绩在后面,几乎是好多人选好我才选,在县选好岗再到乡镇,从乡镇再到村,当时一路来内心几乎是要到崩溃,远,还有就是交通,路特别难走,记得当时我几乎是一路吐到学校,从来没有像那样晕过车,在没有见到学校,没有确定到底有没有女伴和我去同一所学校的那几天我内心都是煎熬的,在要不要留下来徘徊了无数次。


9.6-9.9这几天是在中心学校,当时并没有确定和我同去一所学校的女生,9.9号晚上终于确定我有两个伴,那时心里才有点安稳。我来的这个乡镇总共有5所村校,我在的是最远的一个,也是条件最艰苦,但在没有到学校前,在过的人都说现在比以前好很多了,但到我真的来到,见到一路情况,我一直在想为什么还会有像这样的地方,虽然有心理准备,真的看到那感觉和想的真的不一样。


我不知道刚来我是怎么熬过来的,我记得当时我妈在电话里和我说了一句话,:只要是有人生存的地方,别人都能生活为什么你不能?我当时什么话都没有说,慢慢一个学期已经完了,好多都开始慢慢习惯,也在适应这样的环境工作。觉得年轻人,慢慢来,先吃点苦也没有什么,全当是学习经验。再加上遇到的这几个一起工作的同事都是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还都是外地人,特别好相处,一学期下来,也算是过的不错吧!


但昨天开学来第一天,收到的第一个消息就特别让人不能平静。所有的村校都并到中心学校,独独留下我们这所,就我们五个老师成为特殊了。这让我好不容易平静的心又浮躁起来。从听到这个消息到现在有过无数次要辞职的想法,现在我感觉我做什么都没有心肠,一点兴趣都没有,就在想要不要辞职不干???特别烦躁!我不知道和谁去说这些,就用这样的方式和老师你说了,零零散散,乱七八糟,老师不要介意。


HM




HM,你好啊


还记得毕业你走时给我发了一条长长的短信,转眼间半年多过去了。现在又看到你更长的留言,一面为了解你的情况而高兴,一面也为你这几天的状态而担忧,对自己说要好好写一篇回复给你。


很多没有毕业的学弟学妹是无法料想得到,即使幸运地考上特岗,之后又会是怎样的光景。人生的每一阶段都有各自的难啊,所以我常对身边的在校生说,不要急于跋涉,也不要相信未来就一定会很好,在学校时就要做最值得这个年纪的事,把每一天都过好,仿佛是重新来过那样去经历。


你的情况和心情我特别能理解,因为你的师母和你一样也是一名村小的老师,也被分配到遥远难行的村校,也是一路眩晕和呕吐。很多时候所谓的机会平等不过是骗人的鬼话,一个没有关系的外乡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等待着他的自然是重重困难。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毕业时,我给我们班考上教师岗位的同学们都送上一本我写的小书,里面记录的是我大学毕业后到甘肃一个贫困落后的乡村中学支教的故事。不期待能有多大的启发,但愿只是微小的鼓励和安静的陪伴。


虽然这本小书所写的支教和你现在的特岗有很多不同,但在一个全新的环境里,如何去适应去改变以保持相当的乐观,这种挑战是一样的。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读过,当然就算认真读完,当真实的村校生活发生在你的身上,出现了极大的不适应,也在情理之中,很多事需要亲身经历,才能体悟得更深刻。


我的建议是不要辞职,好不容易一路辛苦得到的工作,怎可以轻易放手,但我不同意你妈妈所说的理由:“只要是有人生存的地方,别人都能生活为什么你不能?”。凭什么别人怎样,我也要怎样,人与人并不同。尽量不要和别人比较,比较就会产生痛苦,不比较才能活得更自由。我们更应该看中的是自己主动的选择,既然当初是无怨无悔参加特岗考试,今天所有的一切都必须自己负责到底。


当然,退一步讲,如果是辞职心切,发现自己真的无法抗拒这种偏远落后的乡村学校,无法胜任一名教师的工作,才可以考虑辞职。但一时间如果没有别的出路,还是先坚持下去吧。一个女孩子能独立担当一份工作,其实是很了不起的。另外,要知道在体制内工作,同时又能够具有随时可以离开体制的能力和机会,并不是朝夕之间的事。


你说所有的村校都并到中心学校,唯独留下你们这所,让你们五个老师成为特殊的群体了。是的,如果是从环境的角度看,你们处在无人问津的边缘,的确很特殊。但如果站在教育和学生的角度看,也有特殊的意义。我更认同的是后者。也许我的要求太高了,但如果我是你,是会努力这样想这样做的。也许学校环境不好,也许教学氛围很差,但至少还有你的学生们那么需要你,展现给他们最好的你吧。


祝好,虞锋

2016.3.3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