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培养得那么优秀,难道是为了成为更好的奴仆么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19 09:51:0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位老司机,纽约老李校长。他的风格很江湖很社会,这种风格的怪咖我觉得很有必要关注他。

他以前是联想的大客户经理,现在是网红,有一家极限运动旅游公司和一家新媒体公司,他喜欢在网上写关于社交,职场,生意方面的老司机经验,一看就是社会实战出来的人,讲话不一样,我觉得我们很有必要多看看他的东西。






努力却得不到回报,正好跟我最近思考关于阶层固化方向一致。

2009年的《新周刊》一期专题:《未富先懒,上行受阻的社会和正在板结的阶层》。




新周刊这篇文章看的我很压抑。

最近关于社会阶层固化的文章是肥肥猫的那篇《城堡的落成:上升通道即将关闭的中国社会》文章,现在做生意了,看这篇文章的心态比较轻松。

我把《城堡的落成:上升通道即将关闭的中国社会》文中最核心的观点用自己的语言重新整理阐述一下:


精英们作为一个整体出现的时候,他们相当于组成了一个城堡,城堡的作用是阻挡其他人进来分享他们的福利和特权。


精英阶层会为自己子女做好很多人生保底的工作。比如:进好的学校,安排就业,买很多套房子,给钱创业。精英的后代人生都有保底的止损线,并且精英阶层互相之间关照对方的子女,帮了别人的子女,也等于帮助了自己的子女,这种互相帮助的潜规则,强化了阶层的固化,城堡高墙也越来越坚固,越来越高。


越是顶层的精英,越是靠血缘来作为防护城墙,这个也就解释我们看到的无论政界或商界精英的子女结婚对象也是名门望族。大家可以百度薄督来出事之前,他的孩子瓜瓜在和哪个豪门家的女儿在拍拖。



而所谓的中产阶级们,只不过是精英阶层的随从,顶层人士靠血缘之间来固化阶层。而中产阶层靠的是学历,靠的是技能成为专业人士后为顶层人士做事然后分享福利好处,中产阶级相当于城堡的外城,只不过中产阶级的外城城墙比较矮,时不时的就会有人翻进来。


外城的外城是乡野,就是平民阶层,为城堡提供大量的劳动力。


肥肥猫的这篇文章,从社会学,政治学的角度把社会阶层固化描绘的形象生动,不过仅仅是描述了现象,我从更加具有操作性的角度,从做生意创业的角度来给大家分析为什么阶层固化,为什么逆袭难。






我试图从生意的角度来讲,为什么从经济上实现阶层的跨越为什么这么困难。


为了方便,我这篇文章继续往下推进,这里也不管科学不科学了,我私自把精英阶层的门槛自己定低些:年入500万以上。


这里不谈通过当官、炒股、炒房、参加超级女生、当体育明显来实现这个收入目标。因为以上我也不懂,没发言权。


首先说走打工路线可能实现年入500万不?我的回答是比较难,你得是联合创始人级别,也就是大股东,那个级别和身份也不能叫打工,叫创业了。


要达到年入500万,可选择的路估计只有生意,并且得上一定规模的生意。


中国大部分的富二代的父母都是通过生意完成财富积累的。


中国改革开放这几十年实现了经济腾飞,是制造业的崛起让中国成为了世界工厂创造了大量的财富,中国从重工业到轻工业建立了完整的工业体系,如果你去珠三角,长三角那里坐动车穿行于城市之间,会发现很多城市之间是工厂连着工厂,到处是厂房,这些个厂房大部分都是私人所有,他们就是城堡的主人。


制造业可以说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就是中国经济的风口,这个风口一直持续到2008年。这个风口起点是邓小平92年南巡讲话后,“关于姓资还是姓社”的讨论后,全民下海经商,开厂的开厂,搞房地产的搞房地产,民营企业家阶层从那个时候崛起了。


像富二代这个词都是伴随着90后崛起而出现的,准确的说都是2008年以后才频频出现在媒体上了。大部分民营企业家老板是90年代开始下海创业,他们结婚成家生子也那个时代完成的。而那个时候大部分80后的父母,不是务农就是正在经历全国性的大规模下岗潮。


这些民营企业家发展了这么多年,制造业的各个行业都出现了各自行业的巨头企业,这些巨头们形成了行业壁垒,占领了市场,建立了城堡,成为城堡的主人。


为什么逆袭越来越难,原因是现在大学的很多专业设置,还是按照制造业的用人需求设计的,这个也好理解,因为我们是制造业大国,得为各个行业输送人才。


为什么跨越阶层越来越越难,因为平民家的小孩从大学专业设定上就是按照当一名专业人士、一个职员的标准去培养的,不是当随从,就是当劳动力。






上周在我微博付费问答上,有这么一个付费问答:有一个学土木工程的学生不想干土木工程了,跑回西安老家发现别的行业要么工资特别低,要么就不要他,他很迷茫。


我反问他,是不是你大学报考专业的时候,你爹妈亲戚叫你报考土木工程专业,认为土木工程学这个好找工作。


他说是的。


建筑行业土木工程确实好工作,就是工资不高,工作环境差,所在行业一直缺人。


我苦笑一下,想起了21世纪是生物的世纪那个老梗。


阶层的固化最初就是从父母那代人见识开始的,父母眼界高度决定了孩子的命运。

潘石屹的儿子潘瑞也学的是土木工程,微博上天天晒自己跑工地的照片,人家学土木工程是为了解家族的业务,方便日后子承父业。


平民家孩子学这个就是劳动力,能一样吗?


前者如果在土木工程房地产行业想逆袭,想获得潘石屹的万分之一成就,我觉得已经没可能了。


因为风口过了,房地产行业精英们的城堡已经建立好。


可以这么说,中国很多行业里别人的爸爸们已经建立好了城堡,你平民家的孩子进入这个行业就是去打工的,不是去这个行业逆袭的,这个行业没有机会了,人家发展了几十年了。


我再拿我熟悉的电脑行业举例,90年代初电脑行业非常暴利,2万人民币的惠普笔记本利润有1万,我认识的联想甘肃总代理,就是从那个电脑非常暴利的时代开始干起来的,开始他也是一穷二白,现在人家在北京有别墅,开A8。他卖电脑的时候,我爹妈在下岗。


今天单台电脑的利润不到300元,现在谁开个电脑专卖店谁就是脑子进水找死。


电脑行业从一开始充满机会很多人进去就能赚到钱,到现在新人进入就赔钱,这就是中国制造业的缩影,现在中国,你能想象到的行业,从开工厂到开火锅店基本都被人做了。


这些行业存在太久了,积累了20多年,一帮老人在这些行业里坐在你的头上,人家有经验,有资金。城堡的高墙在这些行业越筑越高,你就是拿云梯都翻不过去,制造业的学习曲线非常漫长,不是随便一个人说做就做的。


这个就是创业难的真相,别人做生意做了几十年相当于研究生水平,你一个从没做过生意,只有几年工作经验的人,在生意这门学科里,只相当于小学生水平。很多事情你要从新学习,要交学费,如果你不小心闯入了这些城堡主人已经经营了很多年的领域,你不死,谁死?


都说实体经济难,其实是实体经济里那些弱小的公司日子难,或者说实体经济里打工阶层过的难,工资涨幅慢,甚至没有涨幅。


实体经济各个行业巨头公司的老板们舒服日子并没受影响,他们通过资本市场,通过管理,比如裁员,企业重组灵活的避开风险,保证财富的不断增值。


现在的年轻人想在传统制造业寻找商业机会突破阶层的跨越,这不是30年前了,传统制造行业的创业门槛,生意门槛越来越高。


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为啥风头资本都喜欢投互联网和新的科技?


因为相比巨头林立的制造业,互联网行业还是存在很多可能会出现巨头的空白领域,资本可以通过钱,打造出一个巨头出来。


这几年屌丝的逆袭都是在互联网行业发生了,甭管什么手机游戏还是新媒体行业都出现了很多巨富,并且都是屌丝年轻人。


这几年没听说个哪个年轻的屌丝逆袭是通过开空调工厂,或者生产洗发水逆袭的。


制造业依旧很赚钱,只不过赚钱的还都是些在这个行业泡了几十年的老玩家们,老炮们。那些个老男人,老女人们的城堡早就筑好了,他们的子女们基本上都从美国留学毕业开始继承家业了,城堡传世代。






我今天这篇文章也可以解释为啥上大学你逆袭不了,你再优秀你也逆袭不了,因为你大学所学的专业,你所建立知识结构都不是为了突破阶层而准备的,所有教育和技能训练只是去为了更好做城堡主人们的随从,不是让你去做城堡里的主人的。


你想作城堡主人么?


我忘了从哪里看到的。有问人,穷人怎么才能实现逆袭?有一个回答,去做富人们巨头们搞不懂的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事情,你才有机会,你不能在富人,巨头们擅长的领域去跟他们虎口夺食。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如果你真是当城堡主人的那个命,我说了这么多了,你自己也应该明白接下来该怎么做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




如果你喜欢老李这种风格

去关注他的公众号吧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