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10-10 06:34:3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有条路永远有归途,只要你累了,那就放下一切,跟着心的方向走,那便是家。那里有坐落了几十年没扫干净的尘埃,还有从记事以来用到现在也没扔掉的“洋瓷碗”;这些让人垂泪又不忍在外无所获而归的日子,也许是过节,也许圆月,更多是年末的“腊月”。


离家的时候已经是荠麦青青,那油菜花海正与蜜蜂陶醉的三月。特别是雨,那种绵绵无期,或许是不舍,但还是得大小行囊,背井离乡,年轻的时候说是“梦想”,现在想想,就是生活罢了。太多的期许就像那想留住的雨,更是绵绵无期,一路到河西走廊的广阔无垠,和一眼无边。


一年未归是漂泊的常态,无论是职工还是农民工,谈起“家”,无疑成最为凝重的话题。提及上有老下有小,又是无比沉重的压力,但是一切为了家都是开心的,何尝不是呢!对于甘肃人来说,最想念的还是那碗“酸菜拌汤”跟“包谷面散饭”,饮食是种习惯,然在外就很难吃的到。


在单位上班,除了更多的职工,偶尔也会有农民工的身影;蓝色与迷彩是区别,唯一个相同点都是满脸都是油腻跟灰尘。至于衣服是汗水印与灰尘的混合,这是劳作的地图。


矿区的冬天完全是毫不留情,放肆以至于肆意的寒冷,今天有外来工作的民工,听口音不是本地人。给他们吃饭很是客气,但是天色已晚回不了市区,两个人只好挤在车内,外加寒冷与漫漫长夜,这种心情只好跟很沉重的两个字联系在一起,“养家”。


纷扰的生活,就像一锅烩菜,里边什么都有,同样,什么都得面对。前日家人来电说村子里今年有社火,“社火”是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是在甘肃最为常见,过年的时候才有,当然,那年庄稼收获很多,农民有钱的时候才有的。然而这一次,时隔10年久矣。永远不知道电话那头这一年苍老了多少,但是最为沉重的一句还是,早点回家。


又一年春运的开始,每个人带着自己的故事,自己的人生,又开始在路上。那些回不了家的浪子,就像那弯月边的星星,永远在另一边的陪伴;然而提及“家”,永远是幸福的,都是在为家在努力奋战。


越到年关,越是幸福感倍增的时刻,那些暖意的气息正在冬日萌发。若在快到家的路上,向外看吧,又是荠麦青青,山云水雾……(王海玉/西沟矿   投稿)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