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池第一位解放军将领刘懋功少将

陕甘星火2018-05-15 16:11:38

刘懋功将军,1916年8月出生在甘肃庆阳柔远镇刘沟村,1934年加入陕北红军的庆阳游击队,参加了陕甘苏区反“围剿”作战。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留在陕北八路军留守兵团庆怀军分区任独立营长,剿过土匪,反过顽军。因此,他没有爬雪山过草地;也没有打过日本。战争年代他最为突出的战绩是扶眉战役中的罗局镇阻击战;和平年代他奉命调空军,为建设空军,保卫领空作出了贡献。最近看了他的自传《梦回吹角连营》,更增加了我们对这段历史的了解。 

41年前的 1949年6月初到7月初,我18兵团、19兵团相继入陕。从根本上改变了西北战场敌我力量的对比,我军已具备同胡宗南集团决战并将其歼灭的条件。在这样的战略形下,同年7月6日,中共一野前委在咸阳召开第七次扩大会议,决定实施“钳马打胡,先胡后马”的作战方针。会后,各部队按计划行动,以相对优势的兵力发动了扶眉战役,一举歼灭敌主力4个军9个师约4.3万人,使西北敌军完全丧失了战役进攻能力。此役,刘懋功指挥4军10师充分发挥了尖刀师的重要作用,连续在酷暑下行军14小时,及时赶到150公里远的战略要地罗局镇,激战12小时,用伤亡2000人的代价,顶住了敌38军、65军的轮番攻击,保证了战役的胜利。战后,一野授予10师30团以“罗局战斗英雄团”的称号;同时授予该团3营和10师29团2营 以“罗局战斗英雄营” 的称号。后来,一野副参谋长王政柱同志在《彭总在西北战场》一文中写道:“这次战役中我二兵团第四军,抢占罗局镇,切断了敌军主力的逃路。为确保这次战役的胜利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因而受到彭总的热情赞扬。自从解放战争以来,彭总表扬一个军还是第一次。”建国后,军事学院编印的《教学参考战例》第一册,编入了《第四军第十师罗局镇地区迂回战斗》。《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役战例选编》则指出:“罗局镇是敌人大部队西逃的重要通道,敌人能否夺取罗局镇是决定敌人命运的主要环节。我军能否坚守罗镇,则是能否消灭胡宗南主力的关键。因此,对罗局镇的争夺战成了战役的发展中心。”刘懋功1947年在延安保卫战中,立大功。      

建国后的1950年6月,军委决定从陆军选取15名年轻师职干部到空军,刘懋功有幸被选上,进第二航校学习飞行。1953年秋入军事学院空军系深造,刘懋功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刘懋功1957年夏天毕业后担任空叁军军长,在空叁军的短短几年里他就带出了两个一类师(空5师、空16师)、每个师都有一个团达到叁种气象作战水平,成为空军战斗力比较高的一个军。1958年7月率领空14、16师入闽,全权指挥北线空战区,进行空战13次,击落敌机14架,击伤敌机9架。1960年6月,赴云南任空军昆明指挥所主任,组建了空50师、雷达兵205团、空军工程兵9总队;调入了空26师、27师、空军工程兵1、2、3、8共4个总队;指挥部队击落无人侦察机8架,F─4C战斗侦察机一架。文革时期,刘懋功参加“支左”,作为驻云南军队“支左”委员会的成员,制止了不少武斗。1968年4月,中央军委改组南空领导班子,被紧急任命为南空司令员兼党委书记,一到任立即劝说群众组织退出了指挥机关,恢复了机场的正常工作秩序,把处于半瘫痪的南空工作逐渐抓了起来。但没多久,情况就起了变化。原南空政委江腾蛟线上的人物先是不再揭发、交代江、王(绍渊)、高(浩平)的问题,后是转而批判刘懋功、于应龙等新任领导犯了方向、路线错误,连一开始对刘懋功很尊重的副司令员周建平、空四军郑军长、空五军白宗善军长、空3师冯师长的态度都变了。自此,一直到“九.一叁”事件爆发,南空约有半数以上师以下部队的主要领导干部被江腾蛟一伙拉下水。怪不得《571工程纪要》称南空的空五军、空四军为其基本力量。林彪的“九.一叁”事件爆发时,正在北京住院治病的刘懋功接总政治部主任李德生电话,要他迅速回南京掌握部队,在许世友的支持下,他把南空机关、空四军和空五军机关干部集中在南京大校场机场办学习班。经过揭、批、查,盘根错节的关系网拆散了,错综复杂的关系理清了,江腾蛟一伙的面目也搞清了。许世友指示刘懋功不要手软:“该点名的要点名,该批判的要批判,不要留什么余地!”清查很有成效,像江腾蛟、王维国(空四军政委)、陈励耘(空五军政委)、周建平等林彪的死党都被逮捕判了徒刑。南空的领导班子也进行了调整,调廖冠贤任南空政委。十几年后,刘懋功伤感地总结说:“我在南空的7年半,是我参加革命以来个人遇到的最困难的时期。”原空军司令员王海回忆说:在空五军,陈励耘、王维国等人以莫须有的罪名对我进行没完没了的批斗。后来我才知道,我得以离开空五军,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南京空军司令员刘懋功。刘懋功是一位陕北老红军。他为人正直,很爱才。“文化大革命”期间,有一次他到北京来汇报南空的运动情况。出于爱护和保护干部的考虑,他在汇报时,向当时的空军司令吴法宪反映意见说:得想办法把王海调出空五军,要不然,闹不好,七斗八斗,可能把王海斗死。由于刘懋功是当面向吴法宪讲的,引起了他的注意,才有了把我调到空军司令部的安排。  

1975年9月,刘懋功与杨焕民对调,任兰空司令兼党委书记。在兰空的8年,刘懋功十分注意抓好飞行部队的战备训练工作,发挥集体领导作用,维护班子的团结,放手让其他年轻一些的同志们干。1979年《解放军报》发表《团结的班子,干实事的班子》一文,表扬了兰空。1983年5月,67岁的刘懋功从兰空司令员的岗位退了下来,告别了“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的军旅生涯。刘懋功1988年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