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的家——槐花飘香的地方

马龙的黄土情缘2018-06-19 13:59:32

        甘肃老家的桃花即将盛开,姹紫嫣红的万亩桃园吸引着无数文人墨客,赞美桃花的文章层出不穷,而此时的我却想起了家乡的槐花,总以为在老家数槐花最美,想起那浓郁的馨香就令人陶醉
    每年春夏交接之际,是家乡槐花盛开的时节。槐花一串一串的,白的、粉的,像风铃一般缀满枝头。当你走进村庄,远远地就能闻到醉人的清香,它素雅清爽、朴素纯洁,默默无闻,如同生活在那里的人们一样,没有一丝的妖媚娇艳,没有一点的做作虚伪。槐花没有桃花的粉艳,不比梨花的洁白,它就这么任性、这么无虑,肆意的开放着,撒满了村庄的每一个角落。

    记忆中家乡最多的树种就是槐树,可能是耐干旱耐风寒的缘故吧,村里每家每户的门前屋后都栽种了槐树,每个生产队都有槐树林,人们将它栽种在沟坡之地,既能保持水土又能美化环境给灰色的黄土高坡增添了诸多绿色。儿时的槐树林里有许多野鸡野兔和甘甜清澈的山泉水,学生散学之后,最喜欢跑到槐林里打槐花,轮起长竿用力甩打,一簇簇槐花掉落了下来,摘一串鲜嫩的花蕊放入嘴里,芳香四溢、回味无穷,清香一直从齿唇到心扉。
    村子中央的老槐树高大雄伟、枝繁叶茂,不知栽种于何年,高而扭曲的树干,错落有致的枝杈,自然形成一把绿色的巨伞,是人们纳凉休闲的首选之地。槐花盛开的时候,就是想家的时候,远在他乡的我时常在想,祖先来自于山西洪桐县大槐树底下,先民们在村里栽下这棵槐树,是不是也为了纪念他们的故乡

    到了槐花飘香的季节,大人孩子饭后都喜欢到老槐树下乘凉,三五成群的邻居凑在一起,男人谝闲下象棋,女人们纳鞋底聊家常,孩子们追逐嬉戏,一番怡然自乐的场景。不管是来自川道里挑瓜果换粮食的果农,还是走村串户的货郎,或者补锅箍盆的工匠,摊点总设在老槐树下,吆喝着做买卖,吸引着许多小孩围观,热闹非凡、欢乐无比,显然老槐树已是村庄的象征。
    在那个物质还是很匮乏的年代,家乡的槐树承载着许多重任,它为乡亲们的吃住都做出过巨大的贡献。槐花为缺衣少食的人们增添槐花馍、槐花菜等食物,槐花饼远胜过玫瑰鲜花饼,是真正的绿色食品。那时的老家槐树很多,人们除过食用外还以槐花喂养鸡猪,而绝大部分将飘落点缀大地,即使零落成泥,而清香如故。槐木也是乡亲们盖房必不可少的建筑材料,尽管木质坚硬,但长的总是弯弯曲曲,无奈大家都很贫穷,没钱买更好的松木,只有用槐木将凑盖房了。

    最近几年回家,发现村里的槐树已所剩无几,槐树林早已荡然无存,为家乡做出过贡献的槐树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槐花弥漫的故乡已渐行渐远,同时远去的还有在缕缕槐香里挥洒过的年华。
    走遍千山万水,赏过花开烂漫,魂牵梦绕的还是那沁人心脾的槐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