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山洼的汉子‖清明雪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22 13:45:4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清明雪 

走出山洼的汉子


         中国四大传统节日之一的清明,是人们用以祭祀扫墓的重要节日。这一节日在古代的时候,并不是怎么的重要,古代与之相媲美的就是清明之前的那个寒食节,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祭祀与扫墓之节。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时代的变迁,人们记住了清明节,反而忘却了寒食节。那寒食节所举行的活动也被清明节所替代。从而在人们的心目中就只有清明节,而没有了寒食节了。但是,有些地方还是按旧俗,于清明之前日上坟扫墓与祭祀,可谁也说不出如此做的真正原因。


         癸巳(2013)年清明,我因病检查之需,顺便回了一趟老家,也是出门在外26年来,第一次在清明节上坟扫墓,但此时未见杜牧《清明》诗所言的景况,更未见那令人断魂消魄的雨丝了,到是在夜间断然飘起雪花,至次日凌晨,雪花仍在翩翩飞舞,天气也变得异常寒冷。


          落了一地的雪,那满山满洼的杏花、果花被雪闹蔫,耷拉起脑袋,垂下了头颅,而那些长出地面探视世间的麦苗,因久逢甘霖的缘故,从此也可以长得更壮、更结实了。


         雪是世间的精灵。作为清明的雪,更是难得滋润田地的甘霖。于是,我便想起1989年初春的那场雪来。那时,我还在甘肃的庄浪,因雪困之因,运输公司的客车停运,眼看上班时间到了,急得就似热锅上的蚂蚁胡乱蹿动。当我终于等到那久违的客运时,却在通渭之华家岭,差点翻了车,真是一个险啊!如今这清明之夜下了雪,薄薄的,不算厚。也许是因了地气的缘故,边落边消融了吧!谁能说得清呢。


          雪是落了一地,而我呢?坐在积石山县城的楼房里,却觉得这积石山是何等的寒冷啊!去年之今日,在这里巧遇连绵之雨,便写下《被雨水浸融的吹麻滩》的诗和散文《听雨》与《积石山畅想》,那是在积石山县所遇到的那些缠绵雨帘的尽情抒怀,也是一种真切的体验与感受。今天,我仍旧是坐在去年的老地方,看着那夜落的雪,浮想联翩,百感交集,只想写下以上的文字,权且是一种记忆吧。


癸巳年二月廿五于吹麻滩2013年4月5日


走出山洼的汉子,甘肃人,在柴达木腹地工作生活了近30年,现已退休,居住陕西西安。诗词散文及教育教研论文被多家报刊与微刊采用刊发、推介。写作理念:抒真情怀,写真心情。

稿约:

◉稿件一经采用,将按文章赞赏额60%给作者付稿费,赞赏金额5元以下100%付给作者,七天一结,七天后不再结。

◉来稿请附个人照、个人简介,微信号。

◉文章题材\体裁不限,字数必须300字以上,诗歌请发多首。来稿文责自负,如15天未推送请自行处理,不再告知。

◉书画、技艺类作品请提供10张以上清晰作品图(书画作品稿件默认进商城,无稿酬,如不进商城请来稿说明)。

1029932204@qq.com

联系QQ:1029932204

唯原创、唯精品|◉真性情、真文章

长按指纹

一键关注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