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Uer成长录 |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崔秀琳:与志同道合的人做志同道合的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4-07 12:38:3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编者按

在北大这片满载机遇与挑战、熔铸情怀与实干的宽广舞台上,有人醉心科研,助力学术起航;有人广泛实践,蓄积职场力量;有人专注学工,以同侪逐梦;有人寄爱社团,以热爱浇灌感动……四年的大学生涯,他们用成长为自己注脚,当日的此间少年,已成长为北大青年。他们心中有理想,脚下有方向,心系家国天下,书写青春年华。他们经历的北大,是离你最近的北大,他们的青春印记或许会勾勒出你的未来图景,他们最初的选择也定会支撑你对梦想的坚持。且听2016年北京大学毕业生们向你讲述——卓越,是一种选择






崔秀琳,高中毕业于山东省青州二中,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12级本科生,修习中国语言文学系双学位。2013-2014学年绩点名列考古专业第一名,并获得国家奖学金。大学期间曾获北京大学“ESEC”奖学金、新华都奖学金。曾任文物爱好者协会外联部长,先后参加过文物爱好者协会、北大剧社、北大轮滑社、燕园文化遗产保护协会、北京大学服饰文化交流协会等社团,并且多次参与调研活动与志愿活动。本科毕业后,崔秀琳将继续在考古文博学院汉唐考古方向读博深造。




燕园|学习



记者:什么会选择考古专业?

 崔秀琳选择考古专业最初源于高三机缘巧合的一次经历。我是一个典型的文科生,对历史方面也比较感兴趣。有一次我无意中读到了一本关于考古发现的书,其中讲到了河北满城中山王刘胜和在其墓葬中发现的金缕玉衣。汉代人相信人死后有灵魂,希望通过金缕玉衣保持肉体的不腐以达到永生。而发掘后,人们发现金缕玉衣还在,人的骨骼却已经没有了,这样震撼的对比让我觉得考古是一门透着刻骨苍凉与无奈,但又很有意思并且吸引人去探索的一门学科。

后来,我还接触了一些考古书籍和纪录片。高考结束后,央视刚好在播出一部关于新疆鄯善洋海古墓群的系列纪录片,分别从墓葬群的发现,墓葬主人的身份,随葬品所见的社会经济形态,墓葬主人的人种问题及特殊丧葬现象,墓葬所属族群的精神信仰等角度介绍了一个在史书中没有任何记载却延续了上千年的古老族群的社会生活。看完这部纪录片后,我就深深地被考古迷住了,很难想象通过对一个墓葬群的考古发掘和研究居然能复原出如此海量的历史信息,这比我们从有限的史书记载中看到的历史更加真实,也更加有魅力。我感觉到考古真的非常神奇,因此最终就选择了考古专业,希望更好地了解这个学科。


记者:进入北大考古文博学院后,对考古学有了什么新的感受?

 崔秀琳刚进入北大后,我发现自己之前对于考古的认识很感性,单纯觉得它很神秘。通过系统的学习之后,我发现考古不仅很有意思,而且还是非常严谨的一门学科。拥有考古的情怀很好,但我们也应该有一分资料说一分话。考古文博学院一共有四个专业——考古专业、博物馆专业、文物建筑专业、文物保护专业,每个专业都需要学习很多方面的知识。用我们院老师的话来说,学考古就是要“文理兼修,贯通古今”。比方说,文物建筑专业同时就需要你对建筑方面的知识有一定了解,文物保护专业便需要你掌握一些相关的理化知识,而博物馆专业的学习还将涉及到设计、布展、服务等方方面面的知识,可谓包罗万象。

日渐深入的学习让我觉得考古知识真的太丰富了,我也意识到如果想进一步从事考古工作,本科四年的学习只能算是一个入门学习,我还需要更加深入的补充。另外,对北大的感情也让我觉得四年的时间太短了,希望能在这里多呆几年。因此我决定继续在本院读博深造。考古的就业面比较专,我自己考虑过类似于博物馆、考古研究所和高校等工作单位,同时我对科普考古也很感兴趣,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以后能给更多的人推广考古的理念和知识。


记者:为什么会选择中国语言文学系的双学位?

 崔秀琳选择中文双学位出于两方面的原因。一来是从小到大,语文都是我很擅长的一门学科,我对文学也很感兴趣。二来是以后深入学习考古知识和从事考古工作必须要有扎实的文献功底,因此学习古典文学、文献方面的知识对自己主专业的学习发展也很有帮助。北大的中文系很有名,课程都也很有意思,双学位的设置恰好就为我们希望学习中文的同学搭建了一个好的平台。


记者:您曾获国家奖学金,在大学学习方面有哪些心得?

崔秀琳大学的学习和以前非常不一样,很多时候要靠自己平时多下功夫。就我自己的经历而言,想要在大学的学习取得满意的结果,一方面是要对自己学习的知识感兴趣,这样能大大提高自己的效率,另一方面自己要更加勤奋刻苦,对自己严格要求。在北大的校园里,你的身边会有很多优秀的人,如果你慢下来,就会跟不上大家的队伍。但从另一个角度想,大家相互促进、共同进步也是北大为我们提供的很好的机会。

关于读书,我读的书大多是课程衍生的书籍,还会读一些文学、考古、历史方面比较有意思的书。比如顾颉刚先生的《秦汉的方士与儒生》,这部书用自己独特的语言描绘除了一个社会群体,与教科书不同,这部书的可读性更强,也能够让你对于这个群体有更为生动的认识。


燕园|生活


记者您为什么会选择参加调研和志愿活动?这些活动给自己带来了哪些收获?

   崔秀琳:我们院有一个老牌社团——文物爱好者协会,它是院里的前辈们为对文物、考古、历史感兴趣的同学打造的一个平台。我也曾在协会中担任干事,参与了一些社会实践活动,去到甘肃、贵州等地进行文化遗产保护及利用现状相关的调研。在调研的过程中,我了解到了文物的历史演变的过程和现状,及其当时所处的大的环境风貌,对于文化遗产有了更为深入的了解。更重要的是,参与这些活动让我有机会和志同道合的人做志同道合的事,这是非常开心与宝贵的经历。

关于志愿活动,我参加的都是比较偏考古方向的活动。暑期有一个中学生考古夏令营,给对考古感兴趣的中学生们搭建了一个平台。一方面,我觉得活动很精彩,优秀的老师和工作人员会亲自为大家讲解,真的能让我接触到当地震撼的考古文化。另一方面,在志愿活动中交朋友和推广考古的过程本身就非常有趣。



记者您参与了包括文物、汉服、话剧、绘画、轮滑等很多方面的社团,那么在大学的社团里,有哪些难忘的经历呢?

   崔秀琳:刚进入大学,我看到了很多有趣的社团,结合自己的兴趣方向,我加入了一些社团。时间久了,我就发现自己最喜欢哪些地方。让我最难忘的应该是在北大剧社的经历。在这个地方,我们组成剧组,通过磨合,最终向大家呈现精彩的话剧。社团的魅力就在于,你除了自己的专业学习之外,还能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去做快乐的事情。在剧社,我就充分体会到了这一点。我还记得曾经有一次我们在法学院的地下室排练《老友记》,排练到了凌晨一点,发现法学院的大门已经锁了,而且外面还下着雨。最后是我们的导演师兄拿到了钥匙把我们“解救”出来,大家共同打着几把伞,聊着那天排话剧比较精彩的场面,回来的路上看到光华楼门前的银杏树叶被雨水冲刷着显得格外的美——那次经历让我非常难忘。


燕园|感悟


记者您对如何做出自己真正喜欢的选择有何心得?

   崔秀琳:北大给我们每个人都提供了很多选择,我的建议是多尝试。刚进入大学时,我也比较迷茫,报名了很多社团。但渐渐地,我发现有一些社团不太适合自己,也渐渐地筛选出了自己内心真正喜欢的几个社团。当然,我们还是要把握好一个度的问题,有一分能力做一分事。身边有的人能够在学工、学习、社团等多个领域中表现出色,能者多劳的人固然也让我们心生羡慕。但是每个人还是要了解自己的能力,看自己能做多少事情。有的时候也需要给自己一些压力,如此才能知道自己有多大的潜力。


记者回首四年大学生活,您觉得北大给自己带来了哪些收获?

崔秀琳:北大给人最大的一点就是情怀,真的是像“爱国进步、民主科学”中所说的那样,让人非常激动。有一次我轮滑训练到了晚上12点以后,回去的路上路过百周年纪念讲堂门口,看到有的学生在拍着乐器唱着歌,让我非常有触动——北大人就是这样,有情怀,憧憬自由。

另外,北大教会了我既要尊重权威,又要敢于质疑权威。在这个园子里,我听过不同的讲座,感受过不同观点的碰撞。身边的同学们并不是对所有的观点完全认同,他们会有自己的想法,也会向老师提出疑问,进行更加深入的讨论。

还有一点就是北大给予我了自信心。曹文轩老师就曾讲过这样一次经历,他出去吃饭没有带钱,向服务员说下次带钱过来,并且说自己是北大的老师,对方便非常客气地对亮出身份的曹老师说没有问题。这就是北大给予我们的自豪感。每个进入北大的学生在接触到优秀的师生之后会更有底气,也会被赋予一种特有的自豪感


记者请师姐给师弟师妹们一句寄语吧。

   崔秀琳:我想对师弟师妹们说,“云层之上,全是阳光”。当你处于比较低的位置时,会觉得身边全是乌云,让你喘不过气来。但是这个时候你不能气馁,而是要不断地往上爬,当你过了一个高度后,你会发现周围光芒万丈。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在高中这个比较困难的时期坚定地往上爬,苦心人天不负,你们的努力也一定会有回报的。我在北大等着你们!


记者 | 尚用馨

编辑 | 黄婕

责任编辑丨汪嘉倩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