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黄粱梦?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31 15:31:0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黄粱一梦”典故来自唐沈既济传奇《枕中记》,唐开元中有卢生进京考试。名落孙山后,怏怏而归,短褐青驹行于邯郸道上,路宿野店。适逢店中有老道吕翁者,与之相谈甚欢。卢生忽长叹曰:“大丈夫生世不谐,困如是也!”


吕翁觉得此生有点怪,看样子精神形态都不错,好端端地谈吐方谐,又哪点不适意了?生曰,我不过苟且偷生耳,还谈什么适不适意。吕翁问他到底咋回事?生回答道,大丈夫在世,应该建功立业,出将入相,使家富族贵,而我虽从小刻苦攻读,立志青云,却到现在还在务农,这不算困算啥?说着说着感觉发困,那时旅店主人正在蒸小米饭(黍,又称黄粱米),吕翁顺手递过来口袋里一只瓷制枕头,对卢生说,睡吧,睡了我这只枕头,会让你如愿以偿的。



于是卢生头枕青瓷,沉沉睡去。觉得枕头两端的洞越来越大,洞里变得很明亮,不觉将身钻入,竟然由枕洞抵家。然后一系列好运纷至沓来。

先是娶清河容色端丽的崔氏女。清河崔氏是北朝时期北方望族,一直到盛唐,其望不衰,一般寒微、甚至以寒微入仕的青年官员都是高攀不上这门亲的,而卢生未仕而两得之,岂不福星高照?靠了妻子陪嫁带来的丰厚钱财,卢生的经济基础打坚实了。明年,卢生中进士,在小京官和外官位置上几次颠簸。卢生好大喜功,在陕西任职期间,凿运河八十里,与民兴利,百姓爱戴,刻石纪其德,于是政声雀起。俄调回中央任京兆尹(相当于现在的北京市长)。

 

那时天子方致力于恢宏方宇,会吐蕃猖獗,连陷唐西北边境重镇瓜州(今甘肃安西县)和沙州(今甘肃敦煌市),遂拜河西节度使,率兵大破吐蕃军,拓地九百里,使边陲安宁,边民立石纪颂。归朝后皇帝优渥甚隆,累迁至户部尚书(财政部长)兼御史大夫(中纪委常委)。



然而卢生的辉煌政功和过于快速的升迁引起了朝中宰相(国务院总理)的嫉妒,他散布飞语中伤卢生,由是生被贬为端州(今广东肇庆,那时属边远地区)刺史。三年后,帝思良臣,再起复为常侍(皇帝办公室的秘书),旋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相当于参与机要的宰相职位,但正式官职比宰相小点),以后和另外两个三省大臣共同执政十余年,帝甚倚之。这一次辉煌政绩,又被同列所害,被诬告与边将图谋不轨,按律当下狱。他部里的下属亲信急忙跑到卢府告警,卢生惶骇于变生不测,对妻说:我原出身山东平民家,有良田五顷,足以抵御冻饿,又何苦汲汲于功名利禄。现在回想起来,还不如当日衣短褐、乘青驹,悠哉游哉地慢行在邯郸道上,好不适意!今悔之晚矣。说罢,遂引刃自刎,妻救之。

 

此案凡主要涉案者全部处死,唯卢生因有太监保护免死,但流放驩州(今北越境内)。后数年,皇帝始知卢生之冤,遂为之平反,于是召回任中书令(正式宰相之一),封燕国公,是为人臣之极。生有五子,皆读书入仕,所娶为望族之女,孙辈达十余人。

后来,卢生年渐衰迈,屡乞骸骨(自请退职,意为请求使骸骨归葬故乡,回老家安度晚年),然帝倚重,不许。病大渐,帝遣中人(太监)探望踵至,又征天下名医会诊。眼见不起,上书说自己本山东布衣,不过时逢盛世,遑缘际会,才得以建诸殊名。所以在弥留之际,特别对皇帝的宠信表达感激涕零。天子答诏,诏书中总结他的功绩是“升平二纪,实卿所赖”。诏书下达后当晚,薨(古代史书上用于公侯死亡专门词),寿逾八十。

文中一本正经地盖棺论定卢生一生,说他两次贬窜,两次权掌中枢,前后宦途长达五十余年,崇欤赫矣!又秉笔公正,不为尊者讳地贬斥他:性好奢荡,尤耽于佚乐,后庭声色,皆第一绮丽,前后赐良田、甲第、佳人、名马,不可胜数。



那边厢卢公刚刚一薨,这边厢卢生一欠身,却原来是个梦。梦境真实,悠长,事无巨细皆若醒时。而此时吕翁犹在旁边坐着,主人黄粱饭尚未蒸熟。卢生呆了好一阵,才说,这难道是梦吗?仿佛已经知道卢生的全部梦境,吕翁笑对生曰,人生之适意,不过如此也。生感慨良久,对吕翁说,人生的宠辱,穷达,生死的道理,全部都在梦中得到了解答,也就是老先生要了断我欲望念头的宗旨,我怎敢不听教诲?乃再谢而去。

《枕中记》是一部很有意思的小说,构思奇诡。在这么短的时间间隔里,包纳了卢生绵长的一生。把古代社会里(男)人全面、至极的幸福全部给与了梦境里的卢生。举凡俗人所想得到的幸福,卢生都实现并体验到了,如:名门妻,科场得意,高官,真资格的建功立业(刻石立石纪功德),多子且皆显达,耄耋高寿,良田,豪宅,后庭声色佳丽,即便是寿终时也备极哀荣,百无一漏。如此富贵,古今不过郭子仪少数几人能得之。

 

然而作者却没有把天赐幸福简单地停止在普通俗人的富贵乡愿上,最有识见之处,在于安排了卢生“两窜荒徼”,险些中道夭殂,让卢生的一生大起大跌,充满了艰苦奋斗,绚丽的人生起伏。在如此完美的人生造景的结局演完以后,却让读者发现,依托的不过是一场虚幻的梦境,怎能不使可以预料的,一生中仅仅只能取得部分卢生似的成绩,甚至一点也不沾边的读者反躬自问生命意义何在?



《枕中记》在某种意义下开《金瓶梅》、《红楼梦》之先河,那就是把人生看作一场幻梦,即便是功名富贵,驰骋折冲一场,也依然是一场幻梦。作者由此齐物化人生的贫富与穷达,用老庄的虚无观贱视人间众生无论在物质层面上还是在精神层面上的追求,因此否定了思想家、道德家与宗教家们对个体生命存在延续于死后的理性与神性解释。沈既济在《枕中记》里想要读者明白的道理,甚至与现今理性物质主义所思索的生命终结意义暗合,因为,连人类都不能长久存在,又安问蜉蝣般的苍生?


(旁白好心的张老师偷偷地告诉你,这是一个什么都有的人写的。你们千万不要受他的虚无主义欺骗。切切。科科


《枕中记》结构谨严,前后以黄粱照应,以黄粱蒸始,以黄粱未熟终,同时整篇穿插一个高人吕翁点拨,一线贯穿,无滞碍之感。小说采用传奇体和史文结合的方式,其笔法和类似的唐代传奇《南柯太守传》迥异。《南柯太守传》纯用传奇写法,竭尽铺陈之能事,而《枕中记》则兼用史文与传奇写法,尤以史文为重。在描写卢生梦境时,作者完全采用古代史书传记的笔法,酷似《南史》风格,叙事简洁扼要,甚至在梦境快要结束时,适当地插入人物评略,颇切史家体裁。这样,作者也就含蓄地嘲讽了史书列传上达官政绩的虚幻性,以此方式揭露唐代官场的腐败和倾轧,因此《枕中记》又可视为一部讽刺小说。当从梦境返回现实时,写作风格立即转为传奇体的铺叙。由于采用了严肃的史传方式陈述梦境中卢生的一生,使得梦幻带有一定程度的真实,而回返现实生活里的方士异闻,反而变得浮妄,给读者造成了真实和虚幻的错乱感。如果说,《南柯太守传》以其强烈的神怪情节,而可视为一部寓言故事,则《枕中记》已经脱离了六朝志怪框架,这是《枕中记》在唐人传奇里最突出的写作技巧。



在描述卢生梦境时,作者神来的一笔在:当卢生第一次平反,再造辉煌十余年后被倾扎的官场同僚诬陷,身当大狱前夕,忽然间,也在合乎情理之中,回忆起昔年,也就是梦境之外真实的人生时,衣短褐,骑青驹,扑扑于邯郸道上,作为一个普通人,虽不富贵,却也闲适无大凶无大折腾的生活,才感到平淡之可贵。而现在则“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如此巧妙却不露痕迹的插入追忆使故事寓实于虚,也就加强了故事的真实和虚幻的错乱性,更增添了作品瑰丽的艺术魅力。

关注公众号,获得更多精彩文章 红学研究专家张惠 hongxuezhanghui【←长按复制】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