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识活佛:密法源自印度教等谬论的回驳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7-31 11:40:4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多识仁波切——甘肃天祝藏族自治县朵什寺第六世寺主活佛,西北民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雪域当代深孚众望的学者、藏汉翻译家和教育工作者,以现代语言为您诠释博大精深的藏传佛教文化!



转弯抹角想从密法的来源上否定密法,为此他们炮制了所谓“密法来源于婆罗门教、印度教”的种种说法。如说:“密咒发源于婆罗教”(见圣严《印度佛教史》);“密宗是佛教和婆罗门教、印度教相结合的一种宗教形态”(见李冀诚,丁明夷《密宗百问》);“密教乃大乘晚期与印度教融合的产物,传入西藏后,又与本土苯教之鬼神崇祀结合,非纯粹正统佛教”。(见陈兵《二十世纪中国佛教》)


以上是比较典型的否定密宗是佛法、正法的观点。如果这些观点能成立,就会得出“密宗不是佛法、正法,而是魔法、是外道”的结论,虽然他们没有直接说出这个结论,但从其所提出的“来源”和“成分”的前提,就会必然推出这样的结论。


很显然,密咒、密宗既然“出于婆罗门教、印度教”,就不可能是佛陀所传的佛教了。婆罗门教、印度教、苯教都是外道,既然密咒、密宗“发源于婆罗门教”,“是与印度教、苯教相结合的产物”,那当然是外道了。既然密乘是外道,打击诽谤就是理所当然的了。可见反密战士挖空心思、拐弯抹角达到目的的战术,何等高明!


但遗憾的是,对方的那些论点,除了说“一般认为”、“我们认为”、“历史传说”之类的理由以外,拿不出令人信服的经典历史资料根据。而这样的缺乏证据的立论,只是说说而已,在学术上既不能破他,也不能自立。


而与此相反,我们可以提出密宗是佛陀亲传、纯真佛教的强有力的证据,予以反驳对方的论点。现一一陈述如下:

()即使是否定大乘佛典是佛说的人也承认小乘佛经是佛说


密咒是“三密”中言密的表现形式,是密法的主要组成部分,既然密咒散见于小乘经典,就足以证明密法是佛陀亲传而并非发源于外道。小乘经典中已发现很多密咒,见如下资料:


1.“所明密法道理及秘密修法《阿含经》里均有含藏”。(见能海《阿含学记》)


2.“部派佛教的四分律卷二十七,十诵律卷四十六等,即有佛陀所许持善咒治疗素食不消、毒蛇、齿痛、腹痛等记载”;“佛在长阿含卷十二大含经中,为了降伏诸天,结了数咒”;“佛在杂阿含卷九·二五二经,也向舍利弗说了毒蛇护身咒,可见密咒的使用,早已出现在原始圣典中了。”(见圣严《印度佛教史》)


()大乘显教经典中有关密乘的记载和密经、密咒的出现


1.“菩萨处胎经卷七的出经品说,佛灭七日,五百罗汉受了大迦叶之命,至十方恒沙刹土,邀集八万四千比丘,以阿难为上首,经集了菩萨藏、声闻藏、戒律藏,将三藏又分作胎化藏、中阴藏、摩诃衍藏、戒律藏,十住菩萨藏、杂藏、金刚藏、佛藏,计为八藏”。(见圣严《印度佛教史》)


2.“《如陀罗尼自在王经》、《金光明经》、《千钵经》,均判为先说有,次说空,后说(真常之)中;理趣经举三藏般若,般若陀罗尼。”(圣严《印度佛教史》)


3.汉译《大般若》六百卷,第十分般若理趣分,明密法教理,为学东密者每日所必诵,与真实名经同为密法要典。(见《能海学记》)


4.《般若心经》中有:“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句。有人说“大乘经典中的密咒是后人加进去的,”难道《心经》中的这些句子也是后人加进去的吗?


5.《般若》、《华严》、《金光明经》、《宝集》等大乘主要经典中均有密咒,有人说这些密咒是后人加进去的,但却提不出任何可信证据。


()藏文密宗经典中有关佛陀传密法的根据


1.佛陀成佛后第二年,在南印度一海岛上米堆塔前应香巴拉国月贤王的请求佛说《时轮本续》,化现法性语自在坛城,灌时轮顶的记载(见《密法源流》)


2.佛陀赴乌杖焉国,向恩扎菩提王与王妃,王子等化现密集坛城,举行灌顶,传授《密集本续》。


3.佛陀为了镇慑印度教湿婆大神及其二十四地眷属部从,化现胜乐坛城,传授母续之王《胜乐本续》,举行灌顶之事。(见《密法源流》)


以上时轮,密集,胜乐等《本续》、《说续》等经典的藏文译本等完整地保存在《甘珠》和《丹珠》部。


这类无上密部的续经,至今没有汉译本,这也许是外部不了解密法深层内涵的一个主要原因。


(四)密宗与印度外道对立的思想文化特征


1.佛教与外道相区别的思想标准是四法印。一切外道、世间宗教都有个共同特点就是追求死后进入天堂——无论对天堂作何种解释。但佛教的根本目的是成就断二障、证遍知、具色法二身的无上佛果。达到此终极目标,就需要有相应的合乎逻辑的理论体系——在这方面密宗与显宗大乘具有相同的根、道、果理论,也有不同的修道方法和成就途径(如无上密),而且密宗教义理论更加精细严密。


科学上把化学成分和分子结构完全相同的事物视为同类事物。那么同理,把在教理上与大乘佛教完全一致而只在方法上有差别的密乘判为非佛外道是站不住脚的。


2.文化现象上的差别异同是各种思想文化有无亲缘关系的一种重要标志。佛教是一种与一切世间外道相对立的思想体系。如反对造物主,反对世间神如梵天、湿婆、维修奴等主宰命运的外道思想,反对杀牲祭神活动等等。


如胜乐脚踩造物主湿婆与时间女神,手持大梵天的血淋淋的首级,大威德脚踩梵天、湿婆、维修奴、因陀罗、六面童子、象头魔、日神、月神等印度教八大天神。


所有密宗佛都脚踩莲花、日月轮。莲花象征离欲,日月象征具悲智,各种兵器象征征服贪、嗔、痴、慢、疑、邪见等恶魔;颅骨钵中盛血,表示饮食五蕴、烦恼、死亡、天子等“四魔”之血;身带六种骨饰,代表身行六度等。


这些佛像法器的象征意义,完全代表佛教思想,与印度外道没有任何共同点。


至于说:“藏传佛教传入西藏后又与本土苯教之鬼神崇祀相结合”也非公允之论。


诚然佛教传入藏地后,在一些文化习俗方面难免染上一些苯教的东西,但在教义上找不到任何受苯教影响的痕迹。表层的文化习俗方面,不仅藏传佛教,汉传佛教也同样受到汉地儒道和老庄等地域思想文化的影响,但不能把汉传佛教说成“非纯粹正统的佛教”,因为,它的基本教义未受地域文化的影响。


()密法诸佛名称并非“于史无证”


有人说:“无上瑜伽部法多称非释迦牟尼所传,大圆满称其法源出于原始法身普贤王如来,大手印等法系以本初佛金刚大持为法主。原始佛、本初佛,不但于史无证,即使大乘佛典,也无出处。”


1.无上瑜伽部中除了大圆满法流之外,都是释迦牟尼所传。密法经典续部明确记载,续部经都是释佛游戏化身——本尊佛所传,并非僧人形象的释佛所传。


所谓“本初佛”(原始佛)、“金刚持”或译“持金刚”是释佛说续时的名称:如释佛传密集时化现阿金刚持;传时轮时化现本初佛时轮金刚持;传胜乐时化现海噜嘎金刚持;传瑜伽部大日续时化现毗卢遮那等等。密法中从来没有把传续经的本尊金刚持和释佛看作是两个人。


如果读过《华严经》,懂得一粒微尘中含藏三千大千世界,三千大千世界等于一粒微尘,诸佛法性平等无二,一佛等于诸佛,诸佛等于一佛的道理的话,就不会怀疑传经的僧人相释迦牟尼和传续的金刚相释迦牟尼非一非二说。


所谓普贤王如来等“不见于经史”之说也是不能成立的。


“普贤”有二义:


一指诸佛慈悲利众行。从这个意义上讲一切佛都是“普贤”,此说见于《因明释量论》及其各种《释量论疏》。


二指愿行第一的“普贤如来”。普贤如来说法见于《华严经·入法界品》。毗卢遮那佛名同样出于华严经。


华严认为,全法界皆是法身佛毗卢遮那的显现,清净法身充满全法界。(语见《印度佛教史》)


不动金刚“阿佛”名见于《般若部》。在汉文资料中异口同声地都说“密法教主是大日如来,一切密法都是大日所传”


从这一说法可以证明,东洋和汉地的研究密法的人,只知道下部密,不知道无上密,因为大日作教主传密续是瑜行二部的说法,无上密中的教主金刚持是不动佛,而不是大日。


从这点可以证明,以往在汉文资料中所谈到的关于密法的问题,大都没有超出下三部(即东密)的范围,在教义的解释上有以局部代替全面、以偏概全的失误。


传递是积善,功德无量!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