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八十载(29)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1-16 14:13:5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二部  十年文革


第一章  官罢西山


这总是一段历史吧

    

从1936年长征到达陕北,半个多世纪以来我一直在西北工作,从没有离开过这片贫瘠、荒凉而又质朴、纯真的土地。对自己亲手参加解放的这块土地,我心里一直有一份特殊的感情,有一种扯不开的眷恋。解放以后虽然也有几次调动工作的机会,但我还是选择了留在兰州军区工作。当然,这一方面是服从组织上最后的权衡考虑,另一方面彭总在解放大西北的征途中对我们发出的肺腑之言无时不在我的耳边回想。

    

那还是兰州战役刚刚结束,枪炮声都还没有停息,彭总浑身征尘,布满血丝的疲惫的双眼放射出兴奋的光彩。他说:“我们就要以最快的速度解放大西北了。西北有多大的一块地方啊,但人烟稀少,荒凉贫困……,同志们,大姑娘连遮羞布也没有的时代,应该结束了。解放大西北,建设大西北,这是我们所有在座同志义不容辞的任务!”

    

这些话跟了我一辈子。尤其是58年我响应军委号召下连队当兵体验生活时驻地群众生活的艰辛、62年浮夸风甘肃死了那么多人、66年上半年我在天水农村搞社教时当地老百姓的贫困,这些事实总叫我觉得我们作为党和军队的干部愧对解放这么多年的西北人民。所以几十年来我总想着为西北做些什么事,这实实在在是我在西北工作的由衷。

    

如果不是“文化大革命”,如果不是十年“支左”,我想我的后半生也许是顺理成章地盖棺定论了。但是“文革”使我们这些奉命“支左”并被历史推向“文革”中第一批站出来主持工作的人,都不可避免地成为了有争议的人。十几年来,尽管我为顾全大局保持沉默,尽管我为了协助组织上搞清问题而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写材料,向上级申诉反映情况,但问题一直没有解决。

    

我经过多次考虑,觉得就我个人来讲,事情已经过去十多年了,我作为一个受党培养教育考验六十多年的老党员、老红军战士,为了党和革命事业的需要,任何委屈我个人都可以承受。但是,当我看到听到由于我的问题而使得在兰州军区和甘肃省工作了多年的一批老西北干部和他们的家属子女受到株连,至今还抬不起头,不被信任,蒙受冤屈,甚至仍然背着所谓“冼家帮”等政治包袱,我实在于心不安,总觉得这是个事情,而且又是因为我的问题造成的,所以更觉得有必要如实地向中央反映,请求中央能对我的问题重新审查,作出实事求是的结论和处理,以使其他同志的问题也随之得到解决。

    

我已经是将近八十岁的人了,有着很严重的心脏病,风烛残年,日薄西山了。我从六十多岁等到现在,不可能再等一个十几年了。考虑再三,觉得有些东西还是应该写出来,一吐为快。当然,我只是讲事实,况且这是我的私人回忆录,并不打算公开发表。这是一段历史,等我们这些人都去见马克思了,也就无从考证了。写在纸上,记录下来,或许将来有一天,在不影响党和国家大局的前提下,如果有人有兴趣研究这段历史的话,那么可以供他们去判断、去分析,总是个依据吧。至于孰是孰非,还是让历史去裁决吧!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