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安丽娟︱一个史诗一般的女人——走进作家萧红

阳关文学2018-04-06 12:55:01


一个史诗一般的女人——走进作家萧红

安丽娟 

萧红,中国近代女作家,“民国四大才女”之一,被誉为“二十世纪30年代的文学洛神”。第一次认识她,不,是听说她,是在大学的近代文学课上,文学老师讲到“东北作家群”的时候,提到“二萧”(即萧红和萧军)。虽然那会有着大把的时间,却没有花时间在她身上。我与她的相识是有点晚,直到我看了电影《萧红》。虽然当时我还没有阅读她的作品,或许由此开始,我便开始着迷这个女人,之后便迫不及待《呼兰河传》《生死场》和《永久的憧憬和追求》。


萧红的一生是坎坷的,又是悲壮的,只可惜现在很少了解她。她出生在一个落没的地主家庭,九岁丧母,有着一个专制而又冷酷无情的父亲。十八岁,唯一疼她的祖父去世了。顽固的父亲将她许配给了一个小官僚之子,为了能继续念书,完成学业,她选择了逃婚,但被迫无奈只好选择与一个她不爱的男人同居。未婚先孕,在三十年代的东北,是何等惊世骇俗,然而,她将陈规旧俗统统抛到脑后。


人的命运好像是上天注定的似的,他与她的相遇便是如此。在她生活最绝望的时候这个男人出现了,这个男人就是上天派来的救星,他将她从苦海里救出来。为了生活,他拼命找工作挣钱为了爱情,他们一起挨饿受冻也不觉得日子有多苦,黑面包加盐巴,就是一顿午餐。他们常常因为无米无柴发愁,常常跟朋友借钱。那段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两人互相扶持,互相鼓励,即便是没有美味大餐,也有爱情的甜蜜、写作的灵感。后来,几经周折到达上海,在鲁迅的帮助下,萧红的《生死场》出版了,名声大噪,他们终于不为一日三餐奔波发愁,萧红也终于可以安心写作了。可平静的生活总会泛起层层涟漪,多才的男人也注定是个多情男人,萧军对爱的理解“爱便爱,不爱便丢开”,甜蜜过后的冷漠,甚至拳脚相加,让这个举目无亲女人再一次伤透了心。她不为衣食忧心,却被情所困。萧军在萧红最无助的时候给了她最温暖的爱,同时也给了她一生最大痛。虽然后来有了端木蕻良,但她只希望过上一个老百姓的正常生活,只可惜,就连这一点,端木也没有实现她的愿望。1942年1月,萧红凄然病逝于香港。


她在香港生病期间,创作了著名的长篇小说《呼兰河传》,呼兰河就是生她养她故乡,在流浪于香港的最后日子里,她最牵挂的是她的故乡。呼兰河,那个贫穷而又美丽,愚昧而又善良的小城,她始终没能看它最后一眼。那里有太多的心酸无奈心酸和无奈,是那个时代给的,正如作者所说“我的家是荒凉的”那里也有无尽的快乐,快乐是祖父给的,“呼兰河这个小城里边住着我的祖父”,“祖父的眼睛是笑盈盈的,祖父的笑,常常笑的跟孩子似的”;她的快乐是后花园给的,蝴蝶蜻蜓蚱蜢,黄瓜韭菜小白菜,祖父的草帽背影,虫鸣鸟叫,让她魂牵梦绕。矛盾赞《呼兰河传》:它是一篇叙事诗,一幅多彩的风土画,一串凄婉的歌谣。

苦难的时代,苦难的人生。


萧红离开我们八十年了,在我的眼里她不仅仅是个作家,更是一名战士,她与专制的家庭斗争着,与那黑暗的洪流抗争着。她追寻着她的爱情,她追寻她的执着。萧红的时代结束了,萧红的时代没有结束;萧红永远离开了我们,但她的作品延续她的生命。萧红与萧军,近代文坛两颗璀璨的明星,照耀着沉静的夜空。

萧红的一生,短短的三十一年,带着无尽的爱和不甘离开了我们,这个悲壮的女人,留给后人无尽的思念,让我们一起铭记这个史诗一般的女人!

(插图由作者提供,特此致谢!

点击查看作者更多文章】

1、【散文】安丽娟︱渐行渐远的记忆

2、【散文】安丽娟︱我的两个同桌

3、【散文】安丽娟︱最后的坚守——记和孩子们共赏经典《百鸟朝凤》

4【散文】安丽娟︱向寺子路口招手

5、


【作者简介】


安丽娟,女,1987年出生,甘肃通渭人,中学语文教师。


【刊名题字】李广志

【本刊主编】成永军

征文启事


为出版亲情散文集《父亲,母亲》,本刊特举办以“父亲”“母亲”为主题的征文活动。有意者请将文章定稿及个人简介(150字以内)、照片、插图等一并发来。

文章要求真情实感,字数在800-3000字之间。格式为每段开头顶格,宋体小四号字体。文章、插图、照片等均需用附件形式发送且小于5M。作者文责自负,请勿将其他微信公众平台发过的文章发来。稿酬为发表一月内读者赞赏总金额的50%(注:限于人力,赞赏总金额低于5元不发放稿酬),其余作为平台维护费用。作者请主动关注本平台并加主编微信ygk13893713797以便联系。

投稿邮箱:616860905@qq.com


《阳关文学》编辑部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