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的家——十月十五,请你赴一场神的盛会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1-27 14:02:2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经常听见这样的话,中国人没有信仰。乍一听似乎也对,就世界三大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而言,我们国家信仰的人少之又少。细想一下也不全对,外国人遇到灾难时,会祈求上帝保佑、真主保佑、佛祖保佑,而我们遇到困难时,也会祈求神灵保佑。从这个层面讲,神就是我们的信仰。

    在甘肃老家,很多文化活动都是围绕神而开展,如唱戏、跳神、社火等等。
    文革期间除四旧,家乡的许多庙宇、神像、戏楼都被摧毁,官方认为它是封建迷信、
牛鬼蛇身,那就应该废除。国家通过废除“牛鬼蛇身,以强制的手段促使人们由原来对神的信仰转变为对以共产主义的信仰。曾以为到了共产主义,整个社会很富有,物资供大于求,实行按需分配,不要付出劳动和金钱,只要有需求都会无偿供应,人人衣食无忧、幸福平安可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人们对共产主义的宣传逐渐在减少,也很少有人再提按需分配。


    共产主义宣传的逐渐淡化,使我们重拾对神的信仰,文革期间被摧毁的“
牛鬼蛇身”又重新恢复。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化,国家对意识形态的管制也逐步放开,家乡开始修戏台、建庙宇、塑神像。费用按照人口数量挨家逐户分摊,当然也不乏捐款的人们。村民们对待这些事情都很积极,尽管有些人家很贫穷,但在对敬神这件事上还是很尽心,人人都不敢马虎,家家都很重视。

    八十年代末,我们村开始重塑杨四爷和元君爷神像几百年以来,祖辈们都敬奉这两位神。相传元君爷是玉皇大帝的大女儿,那自然是神,有天神保佑,村子一定会平平安安。而杨四爷更有一段传奇经历,传说中他曾救过汉光武帝刘秀的命。两汉交替时,刘秀被敌军追杀,突然被一条滔滔江水挡住了去路,正苦苦发愁无计可施时,遇见一个十二三岁的放羊娃,万般无奈的刘秀求助于他,只见他挥动放羊鞭,宽阔的江面顿时出现了一条平坦的道路,刘秀顺利过江,当追兵到来时,江水又恢复了原样。后来刘秀建立东汉政权,当皇帝以后回头寻找当年救过命的放羊娃,可再也见不到其踪影,无奈光武皇帝在原地建了庙宇,让老百姓敬奉他。所以两千多年来,杨四爷仍是一张娃娃脸。

    好之后,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迎神,意同道教的开光。即是通过开光将神的灵性注入到泥塑像身上,从此神开始显灵,人们也开始供奉。记得迎神的前一天晚上,我和伙伴们激动的一晚上都没合眼,藏在麦草垛里等那个神圣的时刻到来。天亮之后,大人们抬着神像到处游走,当看见了自由飞翔的两只鸽子,意为已经迎到了神,神的灵性也已经注入了泥像的躯干。迎神时的鸽子是否与代表和平的鸽子相呼应,无法得知,或许希望和平是人类的共性,慈爱、博爱、和平是所有宗教的真谪。


    老家从正月初一就开展对神的敬奉活动,杀鸡献盘,烧香做辑,祈求平安,求神护佑,直到大年三十,敬神活动都不会停止。
古时候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很落后,面对自然灾害和疾病时很无助只有通过祈求神灵保佑来消除这种恐惧感,以寻求心里上的安慰。
    
一般来说,家乡敬神的主要活动有两项,唱戏和跳神。前半年唱戏的居多,从年初一直到麦收季节,庙会不停,唱戏不停,敬神更不能停。到了后半年,敬神则以跳神为主。农历七月份,人们刚从收的农忙时节闲下来,随即开始另一项重要活动——跳神。在我们老家,跳神的人叫师公,大约十几个人,每人手里持一把羊皮扇鼓,边跳边唱边打鼓,秋日月夜,烛光荧荧彩旗飘飘,鼓声喧天,甚为欢庆。到了这一天,亲戚朋友都会被请来看神,热闹场面不压于一场大戏。自从九十年代离开家乡,已经有二三十年没看过跳神,小时候也没注意师公到底唱的什么,猜想大概意思是祈求神灵保佑一方平安吧。我们村每年农历十月十五跳神,这时候已经没有多少农活,是个看神的好季节,但要遇上好天气,如遇下雪天不但苦了看神的人,更苦了师公,当然也会苦了神。


    从小到大,经常会听到某某神很灵,版本很多、故事很多。讲故事的人往往还会杜撰一些神显灵的事,讲的人绘声绘色、出神入化,听的人不停点头、信以为真。
还有人说某某村供养毛鬼神,专门用来害人,要我说,如果真有那才叫好,谁惹我我让他永世不得翻身,甚至将其打发到美国日本去,彻底搞夸那些帝国主义列强。

    敬神是家乡的民俗,老祖宗保留下来的传统,也可以说是穷人的信仰。千百年来,人们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对未来的希望寄托在神身上,到了今天,我们已经没有必要说它是“牛鬼蛇身”,更没必要计较它灵不灵,也不必在乎有求必应只需将它当成一种传统继承下去,虔诚地敬奉即可。只要精神上有了寄托,生活也就了有希望。

    农历十月十五,请你来我们村赴一场神的盛会!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