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若水 |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上)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11-26 16:48:2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睡 在 我 上 铺 的 兄 弟

(上   篇)

文/大道若水    主编/鸟叔



我的朋友老牛,是个很好玩的人,用书面上文雅的话说,是个妙人,而换成当前流行语,便只能叫他:逗逼。


【一】


认识老牛,是入大学第一天。

那时,从来没有离开过家乡的我,拖着沉重的行李箱,带着满身疲惫和警戒,踏进学生宿舍,对新环境的不适应,对未来的的莫名的担心,让我整个人处于一种焦虑状态。

这时候,我有幸碰到了老牛。

记得我我刚拖着箱子来到宿舍门口,迎面就是一堵墙,挡住我所有视线和光芒,我下意识退后一步,才看清楚原来是个人。

近乎一米九的老牛刚好站在门口,只比门框低10厘米,而我这个身高勉强到一米七的小矮子,在他面前显得没有任何底气。

老牛穿着一身运动装,篮球鞋,长而卷的黑发散在肩膀上,身体略显瘦削,却并不羸弱,而是很健美。

“哪里的啊?”他居高临下问我。

“甘肃”我有些不自信。

“哎呀,还是老乡啊”他一把搂住我肩膀,将我的旅行箱拖进宿舍,替我收拾起床铺。

没想到几千里之外竟然还能碰到老乡,我也很开心,惊喜地问:“你也是甘肃的啊?”

“我是内蒙的。”

我一口老血喷得稀里哗啦,这是老乡吗?

“甘肃和俺内蒙那嘎达不是接壤嘛,算是半个老乡,怎么,你是看不起我内蒙人怎么的?我的刀呢,让我找找。”说着,他竟真去拉开柜门翻起来。

好吧,在下认输,我被迫认了他这个出身在内蒙又带着东北腔的甘肃老乡。

本来是他睡下铺、我睡上铺的,考虑到我这小身高,每次爬上铺太艰难,他很是豪气地将下铺让给了我,为此我感动涕零,“心甘情愿”请他吃了一周的鸡腿,方才将他的大恩大德报答完毕。


【二】


军训时,老牛是全连唯一一个让教官受伤的学员,以至于军训结束时,教官大人拍着老牛的肩膀说:“兄弟啊,我当兵那么多年,也只流汗流泪,却为你流了血,你这是拿了我的初血啊。”

喝得醉汹汹的老牛使劲一揉教官的头发,豪气干云地说:“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的。”

全连笑尿。

事情是这样的,当时因为大家军姿走不好,教官便罚做俯卧撑,就是那种只趴着,但是不用做的姿势保持着。大部分学生都老老实实很听话,老牛却总是偷偷在后面偷懒,结果被教官发现了。

教官蹲在老牛身边,用一支笔立在老牛命根处,说:“你要是想偷偷爬在地上,你问问你小兄弟同不同意。”

老牛果然吓坏了,一时半会没偷懒。

不过因为他缺乏磨炼,过了没多久实在是坚持不住了,身体就径直朝地上趴去。教官没想到他竟然这么不中用,眼看身子压下来,情急之下急忙用手掌挡住笔锋,结果老牛传宗接代没问题,教官的手掌却被笔戳了个大洞,休息了好多天。

后面的军训,教官再也不会找他麻烦,而他每天就以胃疼为理由,躲在旁边看其他同学的热闹,和一个真正胃疼的家伙一起。

当然,那个真正胃疼的人,就是我。


【三】


作为卖相英俊潇洒,球场风云无限的老牛来说,获得女孩子的喜欢,本就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很快,班上就有女孩向他射箭了。班上一个女孩和我女票是闺蜜,间接也和我关系还算不错,她也喜欢上老牛,因为我和老牛是上下铺,便委托我将她的爱之信号传递给老牛。

传递信号的方法是一份电子邮件。

现在的孩子听到电子邮件自然是认为很简单的事情,轻轻一敲开就好,可那是发生在2003年的时候,当时我们对电脑的理解除了红色警戒、CS,最多也就只有QQ了。至于电子邮箱是什么东西,还真是不知道。

那女孩为老牛申请了电子邮箱,又将自己的爱意以邮件的形式发进去。然后将电子邮箱账号和密码发到我手机上,让我找机会告诉老牛。

记得当时全国在闹非典,学校也封校了。晚上我们关灯很早,关灯之前,我找了机会约老牛在厕所将那女孩的委托转达给他,他先是楞了楞,可能在回想那女孩长的什么样子,因为追他的女孩实在太多了。

“我看还是算了吧,不能耽误人家姑娘啊。”他摇头拒绝。

既然拒绝了,那就算了呗,我们照例熄灯上床睡觉。

正当我要迷迷糊糊睡着时,老牛突然小声问:“喂,你说那谁谁谁会给我说什么啊?”

我的睡意被打扰,很是不耐烦地说:“能有什么,无非就是爱你呗。”

“哦。”他应声,没声响了。

我又开始约会周公,却再次被他吵醒:“你说,那个谁谁到底怎么样?”

“还行吧”我敷衍。

“可我不喜欢她那种类型。”他又将头从上铺缩回去,半天不吭声。

我这次没有再尝试睡觉,我在等他。

果然,他突然从上铺跳下来,坐在我的床沿上说:“兄弟,陪我去网吧,我要去看看她给我写的什么。”

能怎么样呢,那就走起呗。

凌晨三点钟找网吧本来不算难事,但难的是那时候刚好非典,全国的网吧都被关得干干净净。我和老牛翻校园围墙出去,在城市里各处转悠,像准备下手踩点的小偷。最后,终于在一个极为偏僻的小巷子里找到一个只有七台电脑的黑网吧。

老牛按照我手机里的邮箱地址,输错了四遍,才勉强将邮箱输进去,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研究出到底如何打开邮件。邮件其实很简单,是一首那女孩唱的“记事本”。

那夜老牛一连听了很多遍,天亮的时候告诉我:“兄弟,我被感动了,我决定接受她。”

我有些意外,只好笑笑道:“你开心就好,不过不要死在里面。”

我说的时候只是玩笑,没想到老牛这段恋情仅仅只维持了三周,老牛的解释是,他是风一般的男子,而那女孩却只是绿藤,她会缠得他喘不过气来。

可我后来看到那女孩伤心的泪水,觉得老牛这家伙,真是个混蛋。(未完待续)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下篇)》

关注【菜鸟爱生活】微信公众号后回复:兄弟,看老牛如何搂到笑颜温柔的小妖精


大道若水 | 职业:药研院讲师

爱好写文章、写诗,并以此自娱自乐


微信添加公众号【菜鸟爱生活】关注我们

投稿请在微信公众号回复:投稿

(随笔|诗歌|散文|小说|舞蹈|音乐|书画|摄影)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