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学源流之一百二十一篇   六龙官制设立:宪政治理雏形   【伏羲研究(5)】   ——中国历史特质之五

清风庐2018-05-26 07:50:58

孔学源流之一百二十一篇

 

      六龙官制设立:宪政治理雏形

 

【伏羲研究(5)】

 

——中国历史特质之五

 

 

 


中国历史特质之五,中国人在全球文明的黎明时分(距今1万年前后),为了适应新石器时代农耕文明的大发展和治理远古大洪水的经济-社会需要,率先建立了全球史上第一个政治治理制度,使之成为中华文明稳定繁荣的基石,即余所谓“大一统古典宪政”的雏型——远古部落联盟制。

 

史称,伏羲设立六龙、九部等官府治理系统,天下大治。

龙是宇宙生命力的象征,采自天上“龙星”(青龙七宿之一)出现于东方、万物萌生的春天云雨之象,组合马、牛、蛇等动物躯体而成,长期作为伏羲-燧人部族的原始图腾。

伏羲-燧人-女娲部族,以“六龙氏”的名号,组成大一统部落联盟,设立“六龙官府”治理系统,将天下最强有力的部族组织凝聚在一起,从此,中华各民族望“龙”旗下百姓民生治理之完美而纷纷归附之,龙由伏羲图腾,升格为全民族、全天下的最高文明象征;龙之根源、中华文明之根基、血脉,终于找到了!

伏羲以德服天下的文明诀窍、制胜法宝,即在他将各部族的发明家、掌握核心技术的家族,纳入他的“执政团队”、“友人集团”,即“六龙氏”集团

著名史家杜预注《左传集解》、《通鉴外纪》载,“伏羲以龙纪官,命朱襄为飞龙氏,造书契;昊天为潜龙氏,造甲历;大庭为居龙氏,造屋庐;浑沌为降龙氏,驱民害;阴康为土龙氏,治田畴;栗陆为水龙氏,繁滋草木、疏导泉流”。

由此可知,伏羲族创制天下文明的步骤:

首先,伏羲设立了“六龙”即六大官府治理系统:

(1),朱襄-飞龙氏,乃燧人族主持的典礼部族,分掌民政,后世之“司徒”,典礼乐、造书契,代结绳之治,民政井然;

(2),昊天-潜龙氏,夸父族主持的科学部族,专司测天,造六十甲子太阳历(天干地支系统),以时宪治民生;

(3),大庭-居龙氏,女娲族主持的建造部族,分掌建造、治水等工匠事宜,后世之“司空”,造屋宇、水利以利民生;

(4),浑沌-降龙氏,少昊族,伏羲太昊之子所率部属,分掌游牧、畜牧、交通、通讯等部族事务,司牲,驯养野兽、服牛乘马,以蓄养牺牲,利于民生;

(5),阴康-土龙氏,华胥族,伏羲母族所率部属,专司农耕技术,神农氏由此族出,治理田畴以治民食;

(6),栗陆-水龙氏,共工族,熟习水性,擅长捕鱼、煮盐、弄潮等沿海事务,与女娲分别执掌水利工程,以控御洪水、治理河渠,蚩尤、三苗九黎等部族,从此族派生。

伏羲建立的天下龙族(中华)大联盟,之所以能驰骋中原、“无敌于天下”者,乃在伏羲创制的“六龙”官府文治系统整齐规划、组织、协调全国大一统秩序,迎战各种自然环境的巨大挑战,一一克服之;各地部族纷纷加盟,伏羲文明的遗址、遗迹,遂在中华大地的东西南北,纷纷涌现,表明“龙”(寓意“能”)的文明统一体意识,渐次深入中华人心,伏羲建大一统文明尊号为“太昊帝”(以太阳昊天为楷模),并定都(舞阳贾湖、淮阳)。

伏羲研究专家王大有认为,伏羲氏族政权延续2700余年,历经77帝,其中48帝定都贾湖,伏羲诞生于公元前7774年之甘肃成县,前7724年即五十岁时称太昊帝,定都贾湖,传至36帝,因水旱灾害而迁都。前5539年,第63帝荷曲重返贾湖定都,又延续12帝;到公元前5117年,74帝节氏薨,第75-77帝迁都河南宛丘(王大有:《三皇五帝时代》第49-91页,中国社会出版社2000),其说有文献根据,值得重视和详细考释。

北宋史家刘恕《通鉴外纪》认为伏羲氏传承1260年,至清,山东章丘尚有伏羲母族赫胥(华胥)氏墓(刘潇瑛:《伏羲文化大揭秘》64页,厦门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

张远山《伏羲之道》从彩陶图案等角度,论证上古天文历法《伏羲连山历》(前6000年,先仰韶文化)创始,不断东扩,至《神农归藏历》(前3000年至前2000年,龙山文化)逐步成熟为山西襄汾陶寺文化(前2200-前2100年,龙山文化晚期)建立的太极(天象观测)台,太阳历(伏羲连山历)与太阴历(神农归藏历)合为阴阳历,仅天文历法创制期就延续4000余年。

 

其次,派儿子少昊率部治理祖居地——鲁地,作为首都(贾湖、淮阳)的战略后援与地缘政治上的纵深空间。

山东泗水流域是伏羲祖居地,远古泗水声势浩大,与江、河、淮合称“四渎”。伏羲族以测日观风为远古科技优胜之族,建王称号,故风姓。伏羲后裔长期生息于此。泗水城西有风后岭、风后庙,乃祭祀先祖之地。风后为伏羲族历代首领(后犹王也,风后乃风族始王之地),后任黄帝宰相,佐黄帝治理天下。

元末大乱,庙毁,民歼灭以尽。明洪武年间,新迁居民,沿袭旧俗,仍称其庄为“风后”,风后庙残碑被砌入墙基。其庄名渐改为“丰后”。清初,有书生见墙石有“风后”字样,欲改庄名,以存旧迹;砌墙之家畏惧窃据神州的满清髡夷警觉怪罪而招致灭门惨祸,私下将残碑“风后”两字刮去,反诬该书生讹诈,诉之于官,官府不敢深究,维持原庄名,连同周边地名——邻村改名封前,风后岭改名“丰厚岭”,满清贼官、贱民狼狈为奸,以泯灭伏羲圣迹,至此,绵延9000-10000年以上之华夏神州之文明正统,泯灭于髡残鞑虏,几乎扫地以尽,山河重整、文明光复,有待后人矣[详见民国学者王献唐(1896-1960)巨著《炎黄氏族文化考》第324-325页,青岛出版社2006年版]!

伏羲之子少昊部族,继承父王伏羲的政治建制,以鸟师(天文历法之观测家)为治理官府,父子文明,一脉传承;少昊率部族自首都(河南舞阳)东扩山东,卒后葬鲁,山东至今有少昊陵、少昊墓等遗迹。

《左传·昭公十七年》(公元前525年)所载剡子对鲁昭公所言:“我高祖少昊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凤鸟氏,历正也;玄鸟氏,司分者也;伯赵氏,司至者也;青鸟氏,司启者也;丹鸟氏,司闭者也。”

峰按:伏羲太昊及其后裔少昊氏等天下部落联盟,均以《河图易经》之天文历法制度之精致,确保中国农耕制度之鼎盛,所以赢得天下各部族的归附,不战不伐而受各族拥戴为天下共主,完全以德服人,故称“皇”;黄帝轩辕氏原先亦为“皇”,因蚩尤之乱而大动干戈,德力并用,故称“帝”;五帝之下,夏商周三王德以召之,力以服之,故称“王”;晚周战国,纯以力胜,故称“霸”;《皇极经世》言之凿凿,毫厘不爽也。

少昊登基之初,凤鸟(大型候鸟群之统称)光降,阳气淋漓,遂以“鸟师”命名官府之民治系统,尤以“凤鸟历正”之官府设为紧要,下设司春分、秋分之玄鸟氏、司夏至、冬至之伯赵氏、司立春、立夏之青鸟氏、司立秋、立冬之丹鸟氏之四大《中华太阳历》世家、河图八卦、八节、二十四节气之精密测天授历系统,与《尚书·尧典》分设伏羲后裔之羲氏、和氏四大家族分掌天下历法之记载完全吻合。

吾中华文明创自伏羲、屹立10000-9000年之伟大史实,昭然若山川之揭晓、灿然若日月星辰之出临,吾辈有幸祖述之、复兴之,何其荣幸也哉!

 

再次,伏羲组织朱襄-飞龙氏,即燧人族主持下的典礼部族,将民政治理系统细密化,以八卦符号,创造远古文字(书契),取代过往燧人氏的结绳之政,民政秩序大为整齐;又组织昊天-潜龙氏,即夸父族主持下的科学部族,专司测天,取得全球文明史上飞跃式的科技人文进步,创制出以贾湖骨笛-伏羲古髀组合而成的远古测日圭表,进而创制出《河图易经》的天文历法体系,后来渐趋缜密的六十甲子《伏羲太阳历》(以及更细密的“天干地支”历法系统),就在《河图易经》的天文-气象-物候-二十四节气制度的基础上,不断完善,确保了中华文明以天文时宪制度治理农耕、民政等一切民生资源、人口与文明规模的日益壮大。

红日东升,丹鹤翱翔,贾湖骨笛-伏羲古髀组合制成的远古测日圭表,奠定了伏羲文明的科技-人文-哲学水平的高超,奠定了伏羲族治理下的天下部族大联盟的稳固亲密,奠定了中华文明得以多次战胜洪水、雷电、风暴等灾害而巍然屹立的文明根基,奠定了伏羲定都宛丘、建成全球史上第一个大一统国家的统治基础。伏羲文化遍布全国,清晰表明:伏羲文化越出地域范围,成为中国大一统第一个稳固繁盛的文明形态!

贾湖M344墓葬出土的“贾湖圭表”,被配置在人体骨架头部上方的龟甲中,证实了河图、洛书之兽骨、龟甲,是《河图》测天体系的重要器具,而“伏羲-贾湖古髀圭表”上刻画的鸟形(丹顶鹤)图案,清晰呈现了古髀(鸟喙仿制品,又称叉形器)与古圭(骨笛)组合测定冬至夏至、春分秋分之日影长度的整套天文历法科技-人文体系及其背后“仰天而生”的河图哲学信仰!

中华人文主义历史,作为全球人文主义的智慧始祖与文明本源,在伏羲文明中,窈然萌芽,浩如日月,照耀人寰者也!

又再次,伏羲部落依靠“贾湖测日圭表”等远古科技-人文实力,率领天下各部族,战胜数次大洪水,初建中国大一统!

在距今8000年前后的最后一次大洪水的威胁下,伏羲率领的天下部族大联盟,历经千难万险,终于来到河南南部的宛丘,见其地势较高、山林环绕、土壤肥沃,六龙氏向伏羲建议,在此定都,发展农耕、畜牧,建造宫殿屋宇,赢得文明喘息与进步的根基。伏羲命昊天-潜龙氏取出“贾湖圭表”测天,发现此地居“华夏之中”,日影端正,阴阳协调,阳光灿烂,遂定计。伏羲部族联盟竖起“龙”旗号,建造“太极殿”,大兴河渠灌溉,农耕畜牧日益繁盛;与此同时,大兴书契文教,结绳之政,被《河图易经》等天文历数之学、原始文字之学所取代,远近归附者日盛。太极殿告成,龙旗招展,丹顶鹤翩然翱翔天际,伏羲、女娲、六龙氏等,各居其位,伏羲命人弹奏琴与瑟之妙曲清歌《扶来》、《立基》,中华文明生活之“创始、根基”,就此奠定矣!

最后,伏羲部族大联盟的一系列政治建制,确立了伏羲作为天下共主的政治地位,受尊为“太昊帝”和中华“人文初祖”,永受中华民族拥戴、全球人民敬仰。

远古大自然环境的剧烈变迁,在暴风、雷电象征的大洪水泛滥的危急状态下,伏羲部族靠其发明的远古圭表,测日、测风雨、测气候-物候-农耕-畜牧之先的高超科技-人文能力,率广大部族,在全国范围内(东起海岱,西至甘肃大地湾等)一次次成功迁徙,建立多个繁荣的文明聚居区,最终受天下各部族拥戴,尊为太昊帝,即掌握太阳奥秘的首领、领袖,结成中华部族大联盟,都陈,完成了中华大一统国家雏型的第一次凝结,故受尊为“人文初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