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起兮云飞扬,这里走出了横扫六合的大秦帝国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9-15 15:19:1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方关注“中国国家地理”




地理君说


近些日子

一部《大秦帝国之崛起》刷遍朋友圈

连地理君差点都被圈粉了

甚至还循着去温习了《纵横》和《裂变》



首先感叹这真心是部好剧

然而我们今天讲的却不是剧情本身 

据史料记载

秦人发迹于陇南

由走向关中平原

最终成就霸业

成为横扫六国的秦帝国

今天我们便沿着大秦崛起那些事

探寻早期秦人那段恢弘壮阔的历史



甘肃陇南


南面是山高谷深的岷山

北面是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

西汉水自西北向东南流过

滋养这一方土地

这条全长不到300公里的河流

为嘉陵江一级支流

在陕西省略阳县境内注入嘉陵江

虽然现在西汉水流域的许多地方都呈半干涸状

却曾是秦帝国最初崛起之地

 

西汉水  摄影 / 杜奕星


赢非子受封

开启了秦人的历史


关于秦人的族源,历代都有不同解释,但目前比较公认的说法是,秦人并非甘肃土著,他们是从东方迁徙而来的。至于迁徙原因,则和古时部落争端有关。


据《史记》记载,秦人乃是颛顼之后。颛顼之孙女修,吞食了一只黑鸟的蛋而生大业,大业的儿子大费,因协助大禹治水有功而被大舜赐姓嬴氏。后来,嬴氏家族出了一个叫恶来的大力士,此人是昏君商纣王的宠臣。当从陕西一带崛起的周武王率兵伐纣时,恶来因拥护商纣王被杀。周朝建立后,嬴氏作为周朝的敌人,自然遭到清算。于是,嬴氏不得不从中原向西北进行漫长的迁移。


这件蟠虺纹车轮方车形器出土于礼县圆顶山秦国墓地1号墓,早在3000年前秦人的器物就设计了巧妙的机关。


嬴氏家族一直有善于养马和擅长驾车的优点:比如大费就“调训鸟兽,鸟兽多驯服”,其父也因驾车技术高超,做过周王的“司机”。一个叫嬴非子的嬴氏部落首领,因为高超的养马技术,得到了周王的青睐。也正是因牧马有功,周孝王封嬴非子为附庸。


嬴非子受封却是秦人历史上的一件大事,嬴非子受封之地叫秦,在今天的甘肃清水县秦亭镇。从此,世界上有了秦人之说;而嬴非子又被称为秦非子,他被视作第一个秦人。


弹丸之地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


北起张家川回族自治县,南到西和县,东到麦积山,西到礼县的这片区域,大概就是嬴非子受封之后直到他的四世孙秦庄公时,秦部落所占据的地盘。


周王将嬴非子封于秦,不仅是奖励他牧马之功,还因此时周室衰微,不断受到西戎的侵扰,把嬴非子封到周朝王城以西,就可以作为一支抵抗异族入侵的缓冲力量。从那以后,秦人长期与西戎发生战争,秦人也因此养成了尚武的精神。


摄影/杜雨林


秦人能够和强悍的西戎对阵,固然有秦人尚武的因素,另一大原因则是他们所占据的土地虽然狭小,却异常富庶——麦积牧马滩一带的山间林地,水草丰茂,宜于放牧。


摄影 / 毛树林


在天水,被称作牧马滩、并被认作嬴非子牧马之地的地方并非麦积区这一个。在天水下辖的甘谷县境内,也有一个被称为牧马滩的地方,同样被认作是嬴非子的放马地。


因盐而兴

盐卤资源得天独厚


距牧马滩只有几十里的地方,有一个叫盐官的古镇,这里自古以来就盛产水盐。在科技欠缺、交通闭塞的年代,食盐对一个国家和地区的兴衰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盐官原名卤城,位于礼县东北部,这里有高浓度的卤水自地下涌出。早在两千多年前,这里就已经因盐而兴。


盐官丰富的盐卤资源为秦人的兴旺提供了两个得天独厚的条件。其一,与秦人相邻的其他民族或部落,绝大多数都不掌握食盐资源,但食盐又是生活的必需品,因而得用粮食或其他东西交换,秦人因此致富。其二,盐官有大量从地下涌出的卤水,像人一样,骡马也是需要食盐的,从这养出的骡马才膘肥体壮。历史上,盐官骡马就以个头高、力气大、性情温和而著称。


兵车作为春秋战国时期的主要武力装备,是国家军事实力的象征。秦人以养马立身,最利车战。绘画 / 王可伟


直到上世纪90年代,盐官都是西北地区最大的骡马交易市场,骡马交易者除甘肃本地人外,更有从四川、陕西、宁夏、青海远道而来的。


至此,我们大体可以归纳出一条西汉水流域的秦人由弱到强的发展脉胳:


西汉水流域丰茂的水草、盐官镇丰富的食盐利于畜牧——有良马而能远行——由陇南一隅走向关中平原——虎狼之秦最终问鼎中原。



虎狼之秦

也有温情柔软的一面


不论是嬴非子受封之时,还是秦襄公渐起之日,秦人都处于相对弱势之中:西面是野蛮残忍的西戎,不时举兵进犯,掠夺人口牛羊;东面是高高在上的周王和中原诸侯,他们自视高贵,把秦人视作未开化的野蛮人。为了生存,秦人必须全以力赴,枕戈待旦。在积年的刀光剑影与冲锋陷阵中,这个民族养成了尚武精神。


在长期的拉锯战中,秦人的性格和文化都深受西戎的影响。华夏民族推崇玉器,游牧民族喜爱金饰。绘图/孟凡萌


然而,同样是秦人这个英姿勃发的民族,性情中也有柔软的一面,《诗经》中最炙脍人口的作品——思念心上人的爱情诗《蒹葭》,也是秦人的作品。


两千多年的时光弹指而过,今天的西汉水已不复当年的丰沛与浩大,但宽阔的河床上,依然生长着那些穿越了《诗经》而来的芦苇,寒风过处,白花花的芦苇有一种逼人的苍茫,而《诗经》中的蒹葭正是芦苇。


摄影 / 关诗序


当秦始皇的虎贲大军席卷中原,六国为之胆战心惊时;当我们注视剑拔弩张、气若长虹的兵马俑时,我们确实已经很难想象得到,同样就是这个族群,他们曾经在多年前那个萧索的秋日,面对清冽幽寒的西汉水深情地吟唱: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



本文选编于《中国国家地理》2016年02月

撰文/聂作平      摄影/赵广田 等

责任编辑/康静      图片编辑/马宏杰 


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记得下方留言哦

一周回顾 别错过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