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利军:谷雨·落花无声

黄河圈子2018-06-12 16:45:20


    春意如水暖似纱,
    雨雪几分打落花。
    一夜浮梦风吟草,
    西厢廊上浅问茶。


    咋暖还寒时候,是风唤醒了熟睡的眼睛,还是木吉它打动了休憩的耳朵。看着写下的这几行文字,不知为何,竟忘了自己的初衷。
    时间左顾右盼,季节前仰后瞻,该进行的却从不蹒跚,就如同花开不能阻止一样,花落也不能阻止。或许是我们习惯了安然,才不适应季节的晚点。如此,看看肆意的过往,就不敢问自己,有多少与自己有关。
    轻寒轻暖,季节的声音不会改变,走出一个,就要走进一个。路边探头的蓝色花儿和远处游来的蜜蜂不会留在季节之外;枝头瑟瑟的零落和一样坚强的绽开不会留在季节之外;异乡寻找的眼神和家里纯真的微笑也不会留在季节之外。他们都在行走,走在一个温暖的梦里,走在一个安静的晨曦,走在谷雨------
     “雨生百谷”,作为春季最后一个节气的谷雨,应该是大自然最崇高的赞誉。万象折服,万物期许,有谷有雨乃生矣。在这一刻,所有的伤春悲秋、说长道短、愤世嫉俗都显得多么于事无补。人是有情绪的动物,当然其他动物也有情绪。与它们相比,人表达情绪的方式要丰富得多、含蓄得多、雅致得多也粗暴得多,但都不如谷雨深情。这是一种不经思考的给予和舍弃,而我,只能用这样无力的文字。
     “清明断雪,谷雨断霜”,谷雨节气的到来意味着寒潮天气基本结束,气温加快回升,百谷乐于生长。谷雨分为三候:“第一候萍始生;第二候鸣鸠拂其羽;第三候为戴胜降于桑。”浮萍这个词的情绪,自古凉薄,而今虽被春意包裹,仍然很落寞。于季节而言,就和开花一样了。萍始生,是水活了,水活而浮花起,一抹春色绿了粼波,多好。接着,布谷鸟开始整理好自己的羽毛,以最姣好的身姿栖上枝头,用最熟悉的声音呼唤最知时的身影,种下因果,多好。田间桑麻事,农人长苦辛。戴胜鸟见证了生长的美好,就如同它的五彩羽冠一样美好。
    我是从田野长大的,和谷苗一样,对于田间的一切太熟悉、太亲切,如今是太怀念。写到这里,好像才找到了初衷,因为谷雨,因为这泥土的味道。走出这味道的队伍很长,我是其中一个,如果我的笔墨里的所有犹豫与无病呻吟是因为这个,我倒不惧怕被人说。在这时候想起我的村庄和田野,想起我的桑槐与鸟儿,该感谢还有这个名字的节气。不知不觉走得太远了,向着一个布满老茧的梦努力一跳,落在一个坚硬的地方,年过一年却心生惶恐。看不见炊烟绕林,听不见布谷鸟叫,怕自己心也变得坚硬了,就感觉不到温暖了。
    四月的雨,说来就来了。大地绿遍无声,粉透无声,落尽也无声。于无声处埋下萌动的种子,波澜不惊,但一刻都不会停,就像谷有雨一样,身前永远都有生机。也如我这般,脚踩着泥土,身后永远都有一个依靠的地方。甜密的笑和苦涩的笑,是看不出来的,笑了就好。是谷总要发芽的,有心就好,是雨总要落下的,温润如此,就会是一片绿意。
    来吧,在萌动撕裂的声响里捕捉流动的暖,在枝头凝结的春色里放开淡去的风,在苇草负重的肩头捡起流逝的颜色,在坚硬如今的都市里种植泥土的味道,不要怕迟到。
    谷雨,新绿如水,落花无声。

台利军,男,甘肃天水人。天水市青年书画家协会会员,天水羲川画院监事长,热爱绘画,喜读文字。有画作参加省、市、区展出并获奖。诗歌、散文见于报刊、杂志。

投稿须知:欢迎广大读者提供新闻线索;欢迎作者赐稿,新闻、小小说、散文、随笔、文艺评论、时事评论、诗歌均可。要求稿件没有在网络上发表过。(附个人简历及照片)

稿酬依靠读者打赏,有打赏则有稿酬,无打赏则无稿酬。打赏的一半为稿费,一半为编辑费。

作者要保证文章的原创。因为文章内容引起的侵权及其他法律责任,由作者个人承担。

黄河圈子微信和QQ号:287008194

投稿邮箱:287008194@QQ.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