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李慧奇︱怀念爷爷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5-15 14:56:3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怀念爷爷


李慧奇


夜已很深了,忙了一天的亲朋好友早已歇息了,明天得早早地起来出殡。我独坐在爷爷的灵堂前,陪他最后一晚。今夜,当目光再一次落在他平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照片上,思绪又回到了他去世的那一天……

爷爷在走完他93年的岁月之后离我们而去了,当我们匆匆忙忙赶回去的时候,他已经被静静地停放在地上的木板上。望着他一如熟睡的样子,家人伤心欲绝,哭声一片,可我当时竟没有一滴眼泪,凝望着他平静的脸一直在想,在几个钟头前即将走完人生最后时刻的他,走得平静吗?难道就没有什么牵挂吗?

从十几岁在外求学至今,一直在外飘泊,很少回家、想家,偶尔回家也只是停留片刻,看看即走。他活着的时候我总说忙,从没想过要好好陪陪他说说话,而此时请了一周的假,陪着的却只是亡灵,此情此景让我潸然泪下……

十多年前随着奶奶的因病去世,漆下儿孙满堂的子孙们也相继一个个离家在外上学、工作、成家立业。劳作了一辈子,现在生活条件好了,该享享清福了,儿孙们多次轮番劝说让他跟我们一起到城里生活,一生都豁达的他坚决不去,说是在城里没事干,闷得慌,左邻右舍、亲朋好友都没想到他在这件事上固执得让人不可理喻,而他却依然摆弄着他的花草、菜园,创造和改造着他的劳动工具(当年水磨的改进和创新还引来了甘肃省邻近几个县的人参观学习,可在他众多儿孙中没人继承他这一点),不为所动。开始几年还有人不停地劝说,后来慢慢的也就没人劝说了。每天只能一个人吃饭、干活,一个人看看电视,夜幕降临时孤独地睡着,天天都这样生着。

此刻我想,繁华的城市对他来说也许是树叶,而偏僻、宁静的小村庄才是他的根,这儿有他熟悉的一草一木,有他一生劳作的土地,有让他能施展才华的劳动工具;还有就是这儿埋葬着他的儿子我的父亲(在我四岁时我的父亲因公牺牲了,听说父亲才真正有他的遗传,心灵手巧,可惜英年早逝)和他的老伴我的奶奶,这也许是他留下来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热闹多年后的寂寞此刻想起来不知爷爷是怎样度过他这最后十几年光阴的,一生都刚强的他不但要忍受寂寞、孤独,还要一直承受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巨大心灵折磨,这种苦衷、伤痛恐怕只有他知道,天能理解了。­

记得几年前的一个周末,爷爷突然捎话让我回去,急忙赶回家,原来是新买的电视图像有雪花点,看不清,让我回去转天线(那时农村没有有线电视)。当时心里就有些不高兴,大老远叫回来就为这。现在回想起这件事,突然觉得爷爷在家一定很寂寞、孤独,叫我回家调电视是真,有这个没有生命的东西可以伴他度过人老了没有磕睡的每个漫漫长夜,也是借口,主要是想和我说说话而已,可我当时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些呢!

我在想,什么样的人会感到寂寞?应该是找不到可以诉说的人吧。因为他的心,一直在漂忽,找不到聆听的人。累的时候,回想起往事的时候,应该就会感到寂寞了。感情从不外露的爷爷应该是这样吧。­

最后一次见爷爷是他托人打电话告诉我想吃肉,最近这段时间老说没胃口,今天忽然想吃东西,急忙去买。当我在市场买肉的时候犹豫了,我那早已满嘴没牙的爷爷,怎么吃啊。用一生勤劳诠释着人要吃饭就得干活的善良的爷爷终于病倒了,脸涨脚肿,这次药物已对他没多大作用了,病情没有明显的好转,只靠吃流食维持着有限的生命。爷爷在世的时间应该用秒来计算了,不容我多想,买了一斤肥一点的熟肉就往家赶。

他只吃了指甲盖大一点就不吃了,说是没胃口,咽不下去。就跟我说起在他生病的这段时间里,有多少在家的和没在家赶回来看他的乡里乡亲,用他依然清醒的大脑给我一一说出人名,满是感激的样子;诉说着他少年的莽撞、青年的贫苦、中年的幸福、老年的心酸,诉说着他90多年走过的人生历程,我只是坐在他的一旁,静静的听他娓娓道来,一句话也没说,仿佛在听一个久远的故事。突然打住了,说你该走了,我说迟一点没关系,他坚持让我走,迟了怕我车骑的快路上不安全,并且要送送我。近一年卧病在炕这次出来只为送我,这让自从病了就回家照管爷爷的婶婶大感意外,而且他态度坚决,婶婶看着我,我不想拂他的心愿,和婶婶一起搀扶着他下了炕,脚肿得鞋只能穿进一半,走出房间的时候能明显的感觉到由于长时间没有走路的缘故,他那走了近百年的脚步就象刚学步的孩子,从房间到大门外不足5米的距离,他却已走得气喘嘘嘘。无情的岁月,让他的走路姿势又回到了起点,靠着大门非得要站着。拉起爷爷浮肿的手,我好像有种不祥的预感,自认为很坚强的我泪已流下来了,急忙转身去擦,怕爷爷看见伤心难过。时间让我不得不又一次要离开他了,一生沉默寡言的他今天的话特别多,临别时把家里的人问了遍,特别是我那五岁的儿子问得很是详细,脸上不时露出生病以来难得一见的笑容,当时真后悔未带他。当我把车骑出一段路后,从倒车镜中仍然看见他拄着拐杖,在婶婶的搀扶下还在望着我,喉咙堵得发慌。没想到这竟是永别。­

鸡叫了,爷爷该上路了,我想在天堂他该有伴了,不再孤独,有人诉说了,他不再寂寞了。

(插图来自网络,与文章内容无关,特此致谢!

点击查看作者更多文章】

1、【散文】李慧奇︱陪着母亲回农校

【作者简介】



李慧奇,男,出生于1974年7月,1995年9月参加工作至今,一直从事三农工作。业余时间喜欢看书,多篇散文在《陕西农业》《陕西农村报》《宝鸡日报》等报刊杂志上发表。


【刊名题字】李广志

【本刊主编】成永军

征文启事


为出版亲情散文集《父亲,母亲》,本刊特举办以“父亲”“母亲”为主题的征文活动。有意者请将文章定稿及个人简介(150字以内)、照片、插图等一并发来。

文章要求真情实感,字数在800-3000字之间。格式为每段开头顶格,宋体小四号字体。文章、插图、照片等均需用附件形式发送且小于5M。作者文责自负,请勿将其他微信公众平台发过的文章发来。稿酬为发表一月内读者赞赏总金额的50%(注:限于人力,赞赏总金额低于5元不发放稿酬),其余作为平台维护费用。作者请主动关注本平台并加主编微信ygk13893713797以便联系。

投稿邮箱:616860905@qq.com


《阳关文学》编辑部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