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中国的商业领袖,也是跑遍七大洲南北极的极限跑者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5-14 20:37:3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跑步圈有句俗语:路跑的归宿是马拉松,马拉松的归宿是越野跑。邢波说,人类是大自然的孩子,当你在跑步中释放了自己,你会自然而然去和大自然靠得更近。



 
邢波

东软集团副总裁,哈佛商业评论作者,跑遍七大洲南北极的极限跑者



7+2+1

2017年8月4日下午,坐在我面前的邢波,刚刚驱车从外地的项目现场赶回上海,中饭也没顾得上吃一口。多年不见,他的面庞消受,但是整个人的气色状态却很矍铄。话匣子一开,他满脸笑意:原来这一年来,通过跑步他又瘦了十来斤。

在中国的软件圈,邢波的名字人们并不陌生。作为东软集团副总裁,哈佛商业评论的作者以及中欧商学院校友,这些年我跟邢波已经有过4次采访,一次是商业领域的,其他三次都是有关跑步。

早在3年前第一次采访他跑步,他还谦虚地说自己是一介菜鸟,可是这几年,他马不停蹄地完成了七大洲南北极的超长距离马拉松比赛,毕竟作为一个商业领袖,规划好跑步的时间,比起常人要难上加难。看看他的战绩,绝对可圈可点:穿越过世界上最大的非洲撒哈拉沙漠,最干的智利阿塔卡玛沙漠,天气最变化多端的中国戈壁滩,还有最冷的南极洲沙漠……这位商业领袖也让人们看到了其职业背后的另一种坚持。他说:“要通过跑步,影响身边的1000位名人。”三年时间,愿望早已达成。受他影响,开始参加极限跑的都是企业家,这个愿景真正改变了许多人的人生轨迹。


7+2+1,是邢波为自己的极限跑步生涯设定的目标,7是七大洲,2是南北极,1是珠峰海拔四五千米的高海拔越野跑。3年多时间,7+2的目标已经实现,随时等待机会冲向未知的珠穆朗玛峰。在看到“一瓢饮”的系列连载《65岁的无腿英雄,海拔8848之上的灵魂》的报道时,邢波留下这样的感言:“我不敢打开登山的欲望闸门,一旦开始,我的性格就会以珠峰为目标,以各种凶险为目标,我也相信最终我很可能会被某某山峰吞噬,所以我不敢开启登山之门。但是我还是要感谢戈壁长征开始后的生命中的极限越野,感谢软件产业不断面临的快速挑战,感谢生命中遇到的贵人,让我认识到自己各方面的缺陷,撕开并认识不好的自己,才能管理好自己。我谦卑地在平路上,仰望这些神。”

邢波从没有把自己归为一个热爱跑步的人。他只想通过越野跑,告诉所有人这一件事:可能你是一个工作十分忙碌的人,你也不是一个专业跑者,但是你只要一直怀揣目标,并带着无限的热爱,你就能超越自己,做成你永远无法想象的事。他说,“跑步不应该是一种拿来炫耀的资本和社交工具,而是一种你所选择的生活方式。”


即使工作再忙,不定期地出差,邢波仍坚持每两天就跑一个半程(21公里)马拉松,跑步时间定在夜晚十点以后,夜深人静之时。他需要为今年9月底“800流沙极限赛”备战。这是位于甘肃的400公里越野跑,全球仅有30人参赛,被誉为中国最虐的极限越野赛。400公里超长马拉松,全世界也没有多少人能够完成。这个比赛项目,是由邢波参与设计的。一切的初衷,源于好玩。邢波到目前为止,参赛的最长距离是250公里。 而“800流沙”即将创造新的个人之最。这条线路就是玄奘西天取经路上最命运多舛的一段,会经过无人区,没有路标,完全靠导航。对抗凶险的一切能力也成了比赛的一部分。



《圣丹斯诺言》阐释领袖智慧

“800流沙”这条赛事路线,灵感来源于全世界最有名的越野赛式“巨人之旅”。它是欧洲顶级越野跑,也是唯一一个结合长距离跑及个人风格的跑步赛事:其全长330公里,组织者不设任何强制性阶段,在比赛过程中,参赛选手自己决定他们何时休息,在最短时间内完成比赛的人,即为冠军。

邢波说,策划这个赛事的初衷,就是让选手在几天的连续比赛中,更清晰地认识自己。今年是“800流沙”的第二届。去年,参加这次比赛的30人中,只有18人完赛。邢波问过一些完赛选手,最艰辛的状态是什么时候?没有人回答是伤痛,是累到崩溃。就像参加100公里,可能人们下意识觉得最大的挑战会是坡多,担心自己受伤,30公里撞墙等等。30公里通常是人的体能极限,到达这个临界点,光靠毅力去拼是很难完成的。

完赛“800流沙”的人,都觉得最大的痛苦是到达两三百公里以后,精神上处于极度崩溃期。“跑百公里时,你只需要在精神上提醒自己,体能上继续坚持,千万别乱跑,别受伤。精神会来提醒自己的身体;但是当你跑完两三百公里,体能早已超出负荷,不受掌控,完全就靠精神上的坚持。”


邢波遂想起了商业领域里的一本书——《圣丹斯诺言》,圣丹斯是美国与加拿大相连的山脉,美国久负盛名的领导才能导师史蒂芬·柯维博士每年会带一批企业家走进圣丹斯,关掉手机,只做一件事——观察大自然。把最终在大自然中观察到的变化和感悟相互做交流,从而重新激发以原则为中心的领导者的深邃智慧,这些商业企业的领导哲学均会在大自然的法则中寻找到答案。邢波说,其中提到了一点,究竟你想做十年的企业,还是百年的企业?这些最根本的道理均来自于大自然。

邢波发现,调整训练计划,准备“800流沙”比赛的过程,跟推动企业里一个不太容易实现的目标,如出一辙。“比如,我的大腿小腿肌肉,平时训练的强度还是很不错的。但是你会发现,在超长距离的跑步比赛中,选手退赛,根本不可能是因为大腿小腿肌肉不够强壮,退赛的最大可能是膝盖、脚踝扭伤,甚至异常行为。所以,平时训练时那些健壮的肌肉,根本没有用武之地。而在企业管理中,完全一个道理。并不是你没有最好的员工,没有最有才能的管理者,反而可能是政策变化或者其他一些细小的环节左右企业的命门。”


企业管理的相通之处,邢波更愿意去剖析两点,它会让我们在企业管理中受到启发。“我觉得更重要的一点是,参加极限比赛,我需要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训练模块,而普通的马拉松对我不算挑战。有的人喜欢接受挑战,有的人喜欢收集比赛的数量,积累自己的经验值。对我来讲,当我去迎接那些不太容易完成的目标时,我就需要更积极地备战。我给自己设定的目标都是不太容易完成的目标,我会为新的目标设定新的备战计划。我得学会分解目标,不断去执行,这个过程让我不断训练自己,养成新习惯。如果这种目标养成持续了5-10年,当我和其他人去应对整个大环境的风浪时,我适应新环境、养成新习惯的能力一定比别人强很多,这些优势会让我战胜其他竞争对手。”


让你发掘真实的“本我”

2016年7月,邢波刚在法国参加了177公里的越野跑比赛。“按照惯常理解,在公路上参加越野跑的速度,一定比在山里跑要快。那次比赛不完全是山路,山路也很平坦,我发现自己在公路段速度自然而然就会减慢,当我一进入树林里,反而浑身兴奋,速度也跟着加快。”后来,邢波问自己,为什么一进林子,速度就上来了?他才发现,原来本性里自己是真正热爱户外运动的。“当你真的找到本性中的那部分自己,你的潜能会被调动,也会真正有意识地释放自我。”

这就像我们去读书,绝对不是为了读书本身,而是通过读书与2000年前的古人对话,对话过程中获得更多的感触。通过日积月累,慢慢让你变成全新的自己。邢波说,跑步也会如此,让他与自己对话,也会琢磨明白很多事儿。

他举了一个特别简单的例子:当你在马路边上,看到有人摔倒,你的本我可能会触发你毫不犹豫地去扶起摔倒的人,关切地询问一句:“你感觉怎么样? ”并帮他去拦车送医。这个讨论并非道德意义上,那些举动应该是一个受到良好教育的你或者说经过社会化包装之下的你“应该”呈现出来的选择。这个过程也许还有很多动机:也可能你正在追求身边的女生,为了表现自己,你会去扶起摔倒的人。也许,你并没有想去帮助摔倒的人,但是通过帮助他,你能在女友面前表现自己为人友善的一面。我们做任何事情都有一定的动机。这些动机之下的表现,也是我,但它未必是“本我”。


而在极限跑之中发现的“本我”,让邢波意识到一个“陌生”的自己:“跑步真的不是让我变得更好,但是它可以让我意识到自己在某些场景之下,我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2013年3月,南美智利,地球的另一端,7天250公里,邢波一个人穿越地球上最干的沙漠阿塔卡玛,成为此次极地长征沙漠赛中国内地的唯一一人。他挑战酷热、体能、恐惧,在种种绝望中挣扎,完成了一场孤独的关于自我的对话。有一天,跑到半路上,邢波正巧遇到了一个外国选手,这位选手整个人坐在地上。此时,四下寂静,空旷的沙漠中,前后左右除了邢波就只有这个外国选手。大太阳底下,气温足有40-50℃,无任何遮拦,看样子这位选手也坚持不了多久。

邢波上前,问他怎么样?他说,自己从一个大石头上跳下来,脚受伤。这已是赛程的第三天,每个选手身体超出负荷,处于最脆弱的边缘。邢波说,这个时期,如果不好好维护身体状态的话,很容易“熄火”。这位选手告诉他,自己这次肯定要退赛了。邢波在他无助的眼神中,看到了求救的信号。

邢波开始犹豫不决:那段路不通车,势必需要一个人搀扶着他离开现场。他纠结的原因倒不是要不要帮他,而是选择怎样的方式帮他。如果往回走,返回上一个赛点,只需要半小时;到那里再折返向前,就要浪费自己一个小时的比赛时间。如果往前去下一个赛点,路上需要两个钟头,好处就是不会耽误自己既定的参赛时间,属于“顺便”帮人。可是达到下一个赛点,派人返过来救助他,前后就需要4个钟头。这个选手在烈日之下等得起吗?摆在邢波面前的选择就是:究竟他重要,还是我重要

幸好,两个人聊天时,邢波发现后面有人过来,根据那个人的打扮确定是工作人员。于是,邢波快马加鞭,只返回了一小段路程去喊人帮忙。最终也就耽误了自己30分钟时间。

⬆  跑步中被全副武装的脚趾


接受自己不好的一面

“在这种极限比赛中,多走一步可能都是艰难的。”邢波后来反思:其实,这个过程并没有让他自己变得更好,而是更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原来我碰到一个很艰难的选择时,会如此犹豫不决。在这之前,管理企业,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执行力很强,雷厉风行的人。然而这件事,却让我重新认识自己。” 邢波说,这件事就算发生了,下次遇到他还是会犹豫,所以这并没有让他变成更好的人,只是在那个时间点上把他的“本我”暴露出来。当你更了解自己以后,你才能懂得如何更好管理自己。他发现,企业行舟亦是如此。跑完比赛,回到企业,邢波告诉自己东软的同事:“如果在执行项目中,发现我犹豫的时候,千万别等着,赶紧在后头推我一把。”
 
刚开始发现这些弱点时,邢波还是很难过的。当然我们也会看到,在这种极限恶劣的条件下,有些人会闪耀着人性的光辉,而有些人则会表现得极为自私。人在求生本能下,放大了人性中最卑劣,最自私的一面。这种状态下,我们很难去做出评判,究竟哪种是善,哪种是恶?他们所暴露出来的都是“本我”,那种本我闪耀的光辉,确实值得人们传颂,值得钦佩;如果他暴露出是特别自私的一面呢?曾经中国某位商业领袖在攀登珠峰时,表现出了自私的一面,这是人性的弱点,但是在商界未尝不是一个企业家的优势,善于进攻,善于掠夺。所以我们很难用某一种价值观去评判一件事的好与坏。我们需要让心静下来,客观地去看待自己

但是有一点,却让我十分钦佩邢波,他去世界各地参加的每一次极限跑步,都是个人行为,每次动辄二三十万的开销以及“生死契约”都只对自己负责,并不是像某些人是以企业宣传为噱头的。



真正经历死亡的“恐惧”

在极限比赛中,真正让邢波感到恐惧的有两次经历,一次在戈壁滩,一次在南极。

戈壁滩的那条路就是“800流沙地”:有10级沙尘暴、穿越无人区、全世界风速频率最快的地方,“你会发现,飞沙走石的情景是真实存在的。”邢波遭遇10级大风,是在去年的戈壁滩路上。当时,他作为志愿者负责收尾,随队带了20多名队员。邢波走过十多次戈壁滩,只有这一次感到了深深地恐惧。这些队员完全没有经验,都是第一次上戈壁,而戈壁上的10级大风,邢波也是头一回遇到。身处无人区,能辨识方向的路标有限。其能见度,几乎到了伸手不见五指。邢波相信,当时每个队员的脑海里一定都闪现过“死亡”。一个团队的问题在于,如果按照一定的速度往前,一定会有人掉队,原地等待救援,又担心能量补给不够。

之后,邢波迅速做出决定,把大部队四人一组,分成了若干小队,分散开来的小队必须抱团共同进退。如此一来,就不是邢波一个人管理20多人的大部队,而是分派了不同人管理小队。风速最大时,所有人躲在一辆等待救援的吉普车后面,等风小一点儿了,就尽快往营地里赶。那时,邢波把队伍的大旗绑在自己的背包上,所有人的精神支柱都在这面旗帜上,这是一面“救命”的大旗。


⬆  邢波在阿根廷最南端的乌斯怀亚小镇街道晨跑



⬆  登船,驶向南极洲比赛地



⬆  邢波在世界最南端的邮局跑步


南极的恐惧,却是在路上。当轻型破冰船从阿根廷最南端的小镇乌斯怀亚出发,通过“死亡之谷”德雷克海峡,需要两天时间。过海峡时,破冰船倾斜45度,左右摇摆。几秒钟所有人滚到左侧,再过几秒钟所有人则被赶到右侧。跟邢波同一个房间,登过珠峰的哥们金飞豹,在床上睡着睡着,就被摔到了床下。这样的摇晃,要持续两天,简直是非人折磨。

当时,邢波很担心船会翻,这属于外界不可抗力。海水零下,船翻了,人一定无药可救,那一刻,邢波脑海中立刻浮现了泰坦尼克号的画面。这种恐惧和在戈壁滩那次还不一样,戈壁滩上只要坚持信念,希望依旧在。但是,在德雷克海峡,这种外力非人力所能控制, 一旦翻船将无力回天。

邢波记忆深刻的是,在破冰船上,晃动得不能自持,他问身旁的一个老外,船翻了怎么办?老外只送他了两个词:“so,so!”既然无法避免,索性什么也不要想。所幸,最终有惊无险,团队成员顺利抵达比赛地。

记得几年前,邢波在撒哈拉沙漠里独自奔跑,他一低头,惊奇地发现,脚下的沙子其实并不是沙子,而是贝壳经过几百万年时间的磨砺,变成了沙子一般细小的颗粒。他恍然大悟,原来沙漠是由那么多的贝壳慢慢演变成了沙砾。那一刻,沧海一粟,人类如此渺小,却没有丝毫恐惧感。
 

- the end -


点击下方图片延伸阅读
65岁的无腿英雄,海拔8848之上的灵魂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