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岁的姑娘,她叫战空空。自驾独闯墨脱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22 13:38:2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昨天发布自驾游记

30岁女汉子,单人单车12000公里37天西藏自驾游

收到很多车友的关注

其实这篇游记出自2015年

川大才女 越野e族四川大队牛人

微信公众号:战空空流浪记


女主角:战空空

性别:女

出生:1985年

男神:徐霞客

座驾:牧马人

简历:单车单人狂奔一万两千公里,穿越四川、西藏、新疆、青海、甘肃五省。

内心独白:一个月时间就完成了男神1/3的路线,但我离男神的成就还差一整个地球吧。



战空空,“空姐”,是越野圈的名人

走南闯北,足迹车辙遍布国内外

这是她春天踏雪到墨脱去看芭蕉的经历



来源:越野e族论坛


墨脱,是隐藏在秘境的莲花,也是许多人的梦想。

这个长久不通公路的地方,驴友们前仆后继的徒步进入,经历磨难,只为心中的莲花。

由于难以到达,所以墨脱就变得神秘而有吸引力。

墨脱的徒步路线有两条:一条是从米林县派乡翻越喜马拉雅山脉的多雄拉山口,沿多雄拉到墨脱的背崩乡后,逆雅鲁藏布江北上至墨脱县城,全程约115千米,步行需4天时间。这条路在每年的6-10月份可以通行;另一条是从波密县沿扎墨公路行走,全程141千米。由于嘎龙山的阻挡,这条路只能在每年的8-10月初山上的冰雪融化后才能通行到80千米处,然后步行两天到墨脱县城,其他时间只能翻越海拔4640米的嘎龙拉山口,正常情况下步行约需5天时间。

自墨脱解放以来,政府曾选定了五条修路路线,并付诸了行动。但因多方原因,最终未能让汽车顺利驶进墨脱。许多专家经多年勘察,得出的结论是:墨脱处于喜马拉雅断裂带和墨脱断裂带上,地质活动频繁,是地震、塌方、泥石流的多发地带,加之墨脱的气候潮湿多雨,使得墨脱实现通车的愿望困难重重。

20世纪90年代,全程141千米的扎墨公路(波密县扎木镇--墨脱)建成,这条耗巨资修成的公路,只开进过一辆汽车就宣布报废,而这辆车开到墨脱后就成了永久的“文物”。公路上长满了灌木和杂草,许多路段路基已坍塌,有的地方已成了巨大的滑坡面,路上架设的桥梁仅剩下一些锈蚀的钢架。2009年4月20日,我国最后一条通县公路--墨脱公路新改建工程奠基仪式在嘎隆拉雪山口举行。

独自旅行时因为好奇树葬而选择住在了波密,而就在桥口,看到了墨脱公路的牌子,心中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牵引一样,决定去墨脱看看。

我看过<莲花>,也知道拉萨有个客栈老板娘因为徒步墨脱而下半身瘫痪,还有骑摩托去墨脱的疯子张小砚。

而我的墨脱,跟他们都不一样,我并没有经历身体的艰辛,我只是去完成一次心愿。

即使是开车进入,也是困难重重。

由于这里的地质环境,新的公路也随时会被雪崩掩埋。

我在波密询问过司机,司机所说了,去墨脱看人品,前天还因雪崩封了山,今天虽然通了,但也只能去碰碰运气,走哪算哪。

谁都不能保证一定可以到达墨脱。

一路从大雪堆起的雪墙比人还高,冷的鼻涕长流,走到穿短袖的墨脱。

因为在波密冷成**了,于是打电话到墨脱问住的地方有没有空调,对方认真的告诉我们,我们旅馆都有风扇的。

啊,感情他们是以为我们怕热啊。

是啊,外面冰天雪地,墨脱里面却是一片春色。

走吧,牵着自己去旅行。


波密到墨脱一共130公里,前面有一顿这样的柏油路。

已经做好了准备,130公里,5个小时能到就不错了。


不一会儿,路边就有积雪了。路上因为有人维护,所以还算很好。


又走了一段,路变这样了。

然后,路就变这样了。

这一段基本只有慢慢走哈。

韩国人和四川人打雪仗的区别:

韩国人打雪仗是优美的,听到的都是女生的尖叫:“阿尼哟阿噻哟~欧巴~阿尼哟~果莫哄哟~”


四川人打雪仗是:“我X,敢弄老子,你给老子等到,哈儿,信不信老子仗SI你。”


在嘎隆拉隧道修通以后,墨脱公路正式通车。可是这里通车以后,它适合同行的时间也是非常少的。

雨季和大雪都有可能造成道路中断。而隧道的恐怖之处在于,有可能一个雪崩,你就出不来了。


路上的雪墙堆的高高的,穿行其中,有点像在哈尔滨看冰雕的感觉。


通过隧道,下山后有个检查站。

由于我们去的时候是敏感时期,所以检查站的小哥要求我们把包全部翻出来检查。

为了表示我们背的不是炸药包,我们只好乖乖照办。


有人要攻略的,我们走的路线是从波密直接进墨脱。

路况还行,就是有积雪的路段容易打滑。


过了冰雪路段,就越走越暖和了。

看到花就快到80K了。


墨脱路上的高山杜鹃是我见过最大的。

参天大树般的杜鹃花开在山谷里,有种空谷幽兰的感觉。


通过80K,基本可以脱衣服了。

越走路越窄,而且塌方滑坡随处可见。


有些滑坡是浇了混凝土加固,有些则是任其发展。

所以墨脱公路虽然路面修的还不错,但是通过性仍然是老天说了算。


而且进去的路非常的窄,基本只有一个车道。

但是修路的考虑还算周到,会在不远处都设立一个会车点的标志。

因为山路很远就能看见来车,所以各位司机提前做好会车的准备。


我们进去的时候车辆很少,所以只会过一两次车。

可是现在墨脱都要变景区了,不晓得要是车多了以后,会车的情况咋个解决。


反正我觉得,这里实在是没有什么收费的理由。

一个县城如何变成了一个景区?


通往墨脱的路,整体都是不错的。


只是有些不可避免的塌方路段,一定要注意谨慎驾驶。


越往里走,就越像春天。

我从2月开始进藏,3月到达无人区,一路都冻的鼻水长流,零下20度的气温,大雪封山的山顶,一个人傻兮兮翻山越岭,差点就挂在半山了。

想到去墨脱,也是想去感受一下春天的气息,不然,我的旅程,马上就要开始过夏天了。


请大家进墨脱的时候帮我留意一下这个小店。我注意到,小店的一家三口,全部是右眼瞎的,而且眼睛处有明显的刀疤印。

因为一直被门巴族吓大,所以不敢停下来去看清楚。

可是出了墨脱后,一直有疑惑,这,到底是不是什么奇特的风俗?


傍晚,终于到达墨脱县。

我有点反应不过来,曾经只有在论坛和书里见到的两个字,居然活生生出现在我面前了。

这个时候,我露出了空前绝后的傻笑。


墨脱,以一个完全高大上的姿态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和小伙伴有点惊呆了,怎么这个县城这么现代化,隐匿的莲花,怎么变成了隐匿的莲花白。


后来我猜想,应该是墨脱通了公路以后,就开始发展了吧。


墨脱的桃花是跟内地品种一样。3月,正是桃花开的时候。

一下走到了零上十几度,我们都觉得很轻松愉悦。


县城晃了一圈,肚子饿了,迅速转进一家饭馆。

额,饭馆的饭菜,以高于外界4倍的价格,还是向我们证明了,这确实是不容易到达的地方。


晚上在细雨声中睡的相当舒坦,也不觉得自己身处异地。

早上早早的爬起来,上山去看看。


芭蕉,对于我来说,是很热带的植物。

雪山,对于我来说,是很寒带的事物。

而在墨脱,可以看到芭蕉跟雪山遥相呼应,这就这这个边陲小镇的奇特之处。


地下那些密密麻麻的房子,全部是新建的县城。

对于山里待了太久的我来说,墨脱,已是相当的现代化了。

于是我们准备去背崩乡看看,寻找门巴族。


从墨脱到背崩乡30km。也是通了公路的。


不过这个公路,一样是拼人品的。

好在这个塌方还能解决,把石头和树枝挪开,顺利通过。


到达传说中的背崩乡啊。虽然很怕被下毒,但是内心怎么还是有点小激动呢。

进墨脱的时候,很多朋友都叫我一定要小心。倒不是担心路况,而是怕我被下毒。

千叮万嘱不要和门巴族的人一起吃饭,他们的东西,很可能有毒。


由于林芝地区海拔高,气候湿润,植物非常丰富,而有毒的植物也很丰富。

门巴族的人就采用这些植物炼制毒药,至于成分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通常下毒的人都敬奉毒神,在神前发誓说要炼制毒药,并且要用这种毒药毒死多少人。

当有人到家做客时,他们认为这人很有福气或造化大、甚至是佛相,就把毒药藏在指甲缝里面,趁对方不注意时放进对方的食物或水中,对方死后他全部的福气和造化就转到施毒者的身上。


门巴族人下毒技术非常高超,可以将毒性日期控制在3个月到数年不等,而被下毒的人即使毒发也无法察验。到了毒药发作时,施毒者还要举行隆重的仪式,仪式一般在夜间进行。他们往往披头散发,头顶毛毯,脸上涂满植物汁液,在火堆旁手舞足蹈,口中念念有词,一边祈祷一边感激毒神仁慈的赐予,有时还要不停地吹响牛角号。

但如果这个施毒者不能毒死足够数量的人,完成毒神前的誓言,他就要毒死自己的父母、甚至儿女。

所以,为夺福而下毒的人通常有耐心又有韧性。


更要命的是,这种方式来杀人,还无法取证通过法律制裁。


而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个福气爆棚的人,如果因为运气太好就被毒死,那也太不划算了。


所以在村里逛的时候,我都小心翼翼。

为了造福来不了这里的广大族友,我冒着生命危险拍了几张村里的照片。

这个时候,一个村民走过,对我说,不能拍照。


我当场就吓尿了,里面收拾相机匆忙逃走了。


急忙从村子里逃到解放桥去了。

结果到了桥边,被告知不能过去。

对面右边就是墨脱的徒步路线,我们只是想过去感受一下,无奈兵哥哥不让。

原因是对面左边那条路,走一走就可以直接走到印度啊。

我诧异的看着兵哥哥:啊?原来印度跟这里接壤啊。

估计兵哥哥对于我这个地理知识如此差的驴友,一定相当无语吧。

80K看起来也繁华了许多啊。


回程了。

有的时候,你的经历并不一定就会让你成长为更好的人,它也许只能是你的谈资,而做不了你的向导。

在这场自己对自己的人生旅途中,我更希望,由外向内,把一切盛放都包裹在一颗滚烫的灵魂里。

即使年华渐老,也不让灵魂长满白发。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