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州将军谱之贺炳炎 三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10-12 12:51:3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1934-1937年间中国红军战士肖像


(四)


19358月下旬,红二、六军团乘虚进入石(门)、临(澧)、津(市)、澧(县)、松(滋)地区.开辟了广大的游击区域。就在根据地和红军胜利发展的时候,蒋介石纠集130个团的兵力,对湘鄂川黔根据地发动更大规模的“围剿”。这时,中央红军已长征到川西北。二、六军团策应中央红军转移的任务已经完成,为了保存力量,遂于11月下旬突围,进行战略转移。突围前夕,部队进行整编,新编红五师、红十六师分属二、六军团建制。红五师由鄂川边、龙桑、龙山三个独立团组成,由贺炳炎任师长,谭友林任政治委员。

 

为了摆脱敌人重兵的围追堵截,红二、六军团首先挺进湘中,随后突然改变方向,向贵州疾进。1222日凌晨,在武冈与绥宁之间的瓦屋塘突然与敌陶广纵队两个师遭遇。瓦屋塘是红军入黔必经之地,总指挥部决定迅速将敌击溃,打开通道。二军团四师首先投人战斗,第十二团从正面主攻,第十团从右翼佯攻。六军团绕道金屋塘,拟从后面攻击,不料在这里被敌另一个师截住。敌炮火十分猛烈,我正面部队进展困难。这时,贺龙总指挥与任弼时政委商量决定,调五师从左翼加人战斗。贺炳炎接到命令,立即率部赶赴前沿,迅速指挥部队向敌发起全线冲锋。他不顾警卫员劝阻,右手提着一支花机关冲锋枪,与战士一道,边跑边喊:“冲啊,把敌人压下去!”就在这时,一颗迫击炮弹落在他的身旁。“快卧倒!”警卫员大喊一声,推了他一把,可还没来得及把炮弹踢开,炮弹爆炸了。贺炳炎倒下了,炮弹炸断了他的右臂。由于五师投人战斗,六军团又很快上来,阻敌被迅速击溃。

 

贺炳炎被抬到总指挥部卫生部,卫生部长贺彪一看,伤口骨粉肉泥,血流不止,右臂只剩一点皮连着,若不立即截肢抢救,就有生命危险。可是部队马上要撤,怎么办?贺彪立即派人报告贺龙、关向应。贺、关闻讯即至,在听完贺彪汇报以后,决定推迟转移,马上手术。这时,手术锯已分散各处,来不及收取。贺彪只得用修械所的钢锯给贺炳炎截骨,然后用钢锉将截面锉平。因为麻醉药少,贺彪把一块毛巾塞在贺炳炎口里,让他咬着忍痛。手术完毕时,那块毛巾已经被贺炳炎咬得稀烂。手术刚一结束,部队即开始转移。一到宿营地,贺龙就来看望贺炳炎。贺炳炎眼里含着泪水,对贺龙说:“贺老总,我……我还能打仗吗?”“为什么不能打仗!?你还有一只手嘛!照样可以骑马,可以打枪,可以打仗嘛!”贺龙用手抚摸着贺炳炎的头,擦去他脸颊上的泪水,亲切地安慰他。然后,要来两块他手术时锯下的碎骨,用红绸包好,装进衣服的口袋。后来,贺龙曾多次打开绸布包,告诉人们:“这就是贺炳炎的骨头啊!”

 

由于没有镇痛的药物,贺炳炎伤口的剧烈疼痛实在无法忍受。为了减轻他的痛苦,医生只好用吗啡止痛,有时一天要用十几次。一天,贺龙担心地对医生说:“用这么多吗啡,日后人还有用啊?”躺在隔壁的贺炳炎听到后,一把抓过吗啡药瓶,“砰”的一声摔得粉碎。自此,拒不再用。伤口疼痛起来,他紧咬牙关强忍。实在受不了了,便含块布巾咬住。就这样,他还躺在担架上指挥作战。

 

红二、六军团进人贵州以后,飞跨鸭池河,转战乌蒙山,于19364月下旬抢渡金沙江,摆脱了几十万敌军的围追堵截。四月底,翻过云南西北的玉龙雪山,分两路北上。7月初,到达四川甘孜与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在这里,二、六军团和第三十二军奉命编为红二方面军。贺炳炎调任红六师师长。



1934-1937年间中国红军战士肖像


在红二方面军髙级干部会议上,贺炳炎听了任弼时、贺龙、艾向应揭露张国焘另立党中央、分裂红军罪行的报告。一散会,他就奉命将张国焘发来的反党小册子全部退回指挥部。后来,张国焘又分派3名政治干部到二军团四、五、六师,准备接替这儿个师政治委!的职务。贺炳炎早有警觉,明令那个到六师的十部:只准介绍过草地的经验,不准散布反中央、反毛主席的言论。

 

部队从甘孜出发,继续北上,进入雪山草地。行军序列:四方面军在前,二方面军在后,贺炳炎率红六师担任全军后卫。雪山草地的恶劣气候和艰险道路,己经给红军造成难以想象的困难,再加上粮食奇缺,几乎使红军陷于绝境。作为全军后卫的红六师,肩负着比其他部队更重的担子。他们不但要对敌作战,保证全军行进安全,还要收容二、四方面军掉队的同志。贺炳炎经常到走在最后面的第十六团和这个团的后卫连,帮助解决粮食问题,与团、连干部研究收容工作,叮嘱他们要特别照顾好四方面军掉队的同志,不让一个战友再掉队。一次,贺炳炎在去第十六团的路上突然遇到暴风雪,连人带马摔下山,晕了过去。醒来后,他摸到一个村子里,第一件事就是派人上山找第十六团的同志。这时,贺炳炎右臂截肢后尚未痊愈,他却常常将自己的马让给其他伤病员骑。有时一次遇到几个伤病员不能行走,他就用左手将一个伤员扶上马送到前面后,又转回来驮另一个。爬山时,他让重伤员骑在马上,叫轻伤员扶着马身,拉着马尾,自己牵着缰绳,一趟一趟往上转。因为很少骑马行军,贺炳炎的鞋子跟战士们一样,烂得很快。于是,他学着用一只手打草鞋,另一只手的活,完全用嘴代替。后来,他的门牙上,竟因打草鞋咬绳索磨出一个深深的槽痕。

 

部队进人雪山草地前,只筹到很少的粮食,途中又得不到补给,只有靠野菜充饥。而且,大部队走过后,后卫部队连野菜也很难找到了。就在快到阿坝的那天上午,后卫连走到一座小山前,怎么也爬不上去了。他们已经好几天没见过一粒粮食,最近两天,连野菜、草根也没吃上,这天早上行军前,每人只喝了几碗开水。大家刚坐下来休息,面黄肌瘦、精疲力竭的贺炳炎带着骑兵班赶来。连长张先云说:“师长,你们先走吧,我们休息一会儿就跟上来。”贺炳炎说:“我知道,你们的肚子已休息五六天了,昨天晚上连野菜也没吃上,是吧! ”说着,解下干粮袋,把里面仅有的一点炒面倒出来。看到师长的行动,骑兵班的同志们也倒出了自己剩下的干粮。贺炳炎叫宣传科长郑玉宝把干粮集中起来,分给后卫连。可后卫连的同志谁也不肯要,因为他们知道,出发前,师长和他们分的粮食一样多,这点炒面是他省下来的。直到贺炳炎生气地说:“这是命令,不吃不行! ”大家才流着热泪,慢慢地拿出碗来。随后,贺炳炎又和骑兵班的同志一起,用自己的马把后卫连送上了山顶。

 

过了噶曲河,日子更加艰难了。这时,不仅身上再也找不到一点能吃的东西,就是沿途能吃的野草、草根也找不到了。红军只得找些不知名的野菜吃。但有些野菜是有毒的,为了避免中毒,贺炳炎一到宿营地,就和师政委廖汉生一起,漫山遍野找野菜,找到后自己先尝,证明没有毒,再向全师推广。他们还组织各级干部动手找野菜,动口尝百草,摸索鉴别毒草的方法。这些野菜又苦又涩,有的同志吃不下去,贺炳炎就送到他们嘴边,恳切地劝说:“我只有一只手,也要吃野菜,活着去见毛主席,到党中央报到。同志,你有两只手,更要活下去呀!”被劝的同志总是流着眼泪,把野菜吞下去。

 

就在走出草地的前两天,六师的战士们突然发现前面有座喇嘛庙。那个高兴劲儿真是没法提啦,因为那里面有粮食啊!走到庙前,只见他们的师长贺炳炎和军团副政委关向应站在门口。贺炳炎那没有臂膀的右肩头斜挂着马缰,他不停地挥着左手,一遍又一遍地对大家说,前边有野菜,这喇嘛庙里的粮食要留给后面掉队的同志,因为那里头有很多四方面军的同志。

 

193610月,红二、四方面军到达甘肃会宁,与红一方面军胜利会师,完成了伟大的长征。会师后,贺炳炎率部活动于陕甘边一带,参加了山城堡战斗。


未完待续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