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嘴警察的幸福生活(9)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6-29 14:11:5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长篇幽默警察小说连载


9


亲爱的傻逼

 

甘肃作家雪漠曾“郑重地”研究过女人为什么不喜欢有胡子的男人,并成功得出一个石破天惊的结论:百分之九十四点四五八七的女人不喜欢有胡子的男人,是因为她们自己有胡子;剩下五点五四一三的女人也不喜欢有胡子的男人,是因为她们自己没有胡子。

这说明女人和男人之间的情感事儿存在着某种神仙小鬼儿都搞不懂的辨证关系,我不知道西门慧和我之间是否也存在着如此这般神秘而难解的机缘。

西门慧表现出的对我的喜欢让我有些极不适应。

西门慧先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加她”。

我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夹她”是什么意思,当她将自己的QQ号告诉我时,我才明白。

西门慧特别喜欢上网。

她有一个网名叫“趴在墙头等红杏”,我知道这个名字在网上很流行,全中国不下几百个男人使用这个名字,不知身为女人的西门慧为什么这么偏爱它。

西门慧上网最喜欢的是聊天。

西门慧的本事是能同时和几十个人聊天。如同象棋大师柳大华能同时和几十个棋手搞车轮战。

她的手指飞动,象个张牙舞爪的八爪鱼,每分钟至少可以打200个字,远超专业打字员的水平。我们区政府的小女打字员们为了练打字,常跑去网吧和男人聊天,道行高的一人可同时“对付”七八个男士。西门慧的本事显然还在她们之上。

每次西门慧坐到了电脑屏幕前,我都仿佛看见一只大马哈鱼“呼啦”一下蹦到了水里。我们的老祖宗好象将这种情形称为“如鱼得水”。

除了上班时间之外,西门慧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耗在了网上,这造成了她生活中的交际狭窄。

西门慧甚至不太愿意与我面对面地约会,而更喜欢和我在网上谈恋爱。

她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网虫,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痴迷网络的人。我的感觉是她的最爱应该是电脑和互联网,而不是我们男人。

为了适应西门慧的生活和恋爱方式,我不得不天天上网。

受西门慧网名的影响,我也给自己起了个有趣的网名:“红杏就是不出墙”。

在西门慧的引领之下,我几乎迷上了网上聊天,网聊的美妙就象吸了毒一样让人飘飘欲仙。

我上大学时也经常上网,但从来没有如此迷上过网聊,这次我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

聊天的对象从西门慧开始,逐渐扩大几乎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我体会到了在网上忽悠、逗弄、勾引女孩子是多么地轻而易举,比如有一次。

“你好。”

“你好。”

“我们见面了,妹妹。”

“对,挺想你的,帅哥。”

“上次,我们聊得很过瘾,这次再过瘾一下吧。”

“好啊,这次聊什么?”

“聊聊猪吧,猪很可爱。”

“好的,猪,你是做什么的?”

“我不是猪,我猪的天敌:杀猪的。”

“骗人!”

“真的不骗你。”

“不可能,本姑娘不可能和一个杀猪的聊得这么投机。”

“看你急的,实话告诉你吧,我不是杀猪的,我是一个学生,我正跟着一位名师学习。”

“这才差不多,你的老师是做什么的?”

“我的老师是街上最有名的王屠户。”

“骗人!你跟着他能学到什么?”

“能学杀猪。”

……

只要你说话风趣幽默,在聊天室里就会很有人缘。

有时我会对着电脑屏幕,想象着和我一块聊天的女孩子到底长得什么模样。我希望对方能是个美女,而不是个恐龙。虽然我曾是别人以貌取人的受害者,但在骨子里,我也仍然是个以貌取人者。也许对于我而言,美貌就像美德一样,只能要求别人,却不能要求自己。

每当我说有自己的公司和别墅,常开着跑车出去旅游时,绝大多数的女孩都会对我发生兴趣,并主动邀请我见面。

我还冒充过外国留学生和女人聊天。我的家族曾是沙特阿拉伯的王族、英国的皇室、巴基斯坦的部落酋长或美国的银行家、日本株式会社的董事长,那些小娘们弱智极了,个个都深信不疑。

在电脑面前,只要不视频,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

冒充外国人太容易了,只要话不好好说,打乱语序,多用倒装句,一切就都OK了。

做一个外国人比享受国民待遇的本土人要实惠多了,数不清的小娘们向我表达想到国外定居的良好愿景,尽管她们连ABCDE都不会说,连あいうえお都不认识,连АБВГД都没见过。

我喜欢的老外网名是:“你忠实的哈维尔·唐姆”。

在这张面具之下,我会称呼那些小娘们儿为“SB”,并告诉她们“SB”的意思是“萨宝”——来自意大利的一种民间说法,是对未婚女孩的昵称。其实我的本意是骂她们“傻逼”。对于功利动机过于明显的小娘们儿我还会“亲切地”称她们为“FCSB”,这是“非常傻逼”的意思,她们却能自发地联想到“发财萨宝”。

不过,很快我就突破了不与女孩进行视频聊天的底线,因为一些漂亮的女孩子对网聊对象的要求也高,只和帅哥聊天。

很不幸,男人喜欢猎艳,有时却也成为猎物。

在视频之前,我往往会说一句话,作为开场白,最常用的一句是:“虽然我长得象杀猪的,但其实我是写诗的。”

我的目的是给女网友打一剂预防针,就象人被狗咬了之后,要注射狂犬病疫苗一样,可以有效预防一些不良后果。

大多数情况下,我的第一句话也就是最后一句话,因为视频会在几秒钟后结束。脆弱的现代妇女和女孩们承受不了“见光死”的喀嚓。

少数眼神不好的会聊得时间长些,并能温柔地提醒我:“请不要戴着那么丑的面具说话,这里不是化状舞会。”

通常来讲,网聊的话题五花八门,无所不包,但聊到最后,就会不可避免地归结到两个方面——爱情与性。女人们很喜欢聊“情”的部分,而男人们则直奔性而去。

才一个月后,我就厌倦了,虚无飘渺的网恋一点没有人间的烟火气息,恋得再长再深说不定对方只是一条狗。我只想要现实中的感情,温暖而实在,见得了阳光。


未完待续



声明:此作品经作者授权发布。




微信平台:今夜无警事
微信号:hanshan101
有一些故事 需要与人分享

  



PS. 

交流、意见,请加微信号:dhl15819508258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