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或许艰难,个人经历对自我期望的塑造又是怎么样呢?

卓文文传2018-06-02 11:43:06

2017或许会是很艰难的一年,很多篇文章都说过了的。当然,这种艰难,指的是依靠自己努力生存的人,依托组织生存的人则不在范围内。


当然,每个人对于生活的期望也不尽相同。生活期望不尽相同的人们,对于生活可容忍的底线高低不同,因应面对生活的感受差别不一样。


这里要列举的例子是我的舅舅。他出生在解放前,经受过一切社会颠簸带来的生活动荡流离。幸好在他供职电影院会计退休之后的晚年,能够享受到国家给予离退休人员不菲的退休金。在他看来,生活的每一天都像是在过年。他是很知足的人,对于奢望的东西看的不是那么重,这缘于对以往艰难生活的深刻体味得出的比较。


现在,对于新生代,讲述那些过去的艰难,难免没人愿意听,认为陈旧过时。可这是实实在在存在过的历史,对于个人期望的塑造。即使现在人们生活已经很好,追求更多生活享受和更多的物质需求。


过往的历史,尤其个人亲身经受体会过的生活,会对我们每个人的未来形成怎么样的塑造呢?


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复杂到没有标准答案,因人而异。


再来讲事实,另一种版本的事实,也是历史。


我的外婆,出生在甘肃省甘谷县一个农村地主家庭。因为众所周知的三年自然灾害,到了陕西生活。到晚年,因为一些原因一个人居住,比较孤单。


当年我少不更事,常去外婆家村子的湖边玩耍。然后再到外婆家,和外婆说话,她保留了一口甘肃本地口音,没有改变过来,向我说话,常常听不懂,需要皱起眉头反复向她询问,她再次重复,有时候好几遍,我才能听懂她在说些什么。


因为一个人居住,外婆孤独着,遇到我这一个外孙前来,乐意交流,慰藉她孤独的内心。而这些讲述的内容,现在看来,她的晚年离开自己原生家园流寓于此,显然一直在咀嚼过往经历。也就在那次,通过反复确认得到了一些珍贵的史实。


她说:


“那时候苦啊,没有吃的。全村人都没有吃的。到后来,就人吃人,狗吃狗。我们村一户人家,上午女儿饿死了,下午她的妈妈就把女儿煮了。人吃人,狗吃狗啊。”


“我在村里,饿的肿胀了,躺在床上。没办法,把你妈妈、你舅舅送到海南岛,投靠你舅爷。最后我才到了这里。”


她讲过很多内容,很多因为听不懂,都遗漏掉了。我读高中时候,懵懂年岁,也不知道这些话的价值。那时候也没有记录这些语言的工具。很多,就遗漏过了。只记得,当时很是震撼。这是我先前没有经历和了解到的事实。


外婆后来过世,大约在我读大学时候,已经过去有20个年头了。20年后的今天,我仍然还记得当初听到这些内容时的震撼。尽管后来读到过很多史实,看到过风调雨顺年景里饿死人的记录,然而还是当初外婆对我亲口讲过的“人吃人、狗吃狗”最为清晰真切,也是我看到过那些文字里面从来没有过的描述。


外婆的经历,对于外婆后来人生期望的塑造就是:能吃饱饭就已经很满足了。

我没饿过肚子,我也是农民家庭出身,我的底线和我的亲人们类似:能吃饱饭就很满足了。


2017尽管或许会很艰难,希望大家知足常乐。


友情链接